异界之无所不能

      令狐冲心中有愧,更担心仪琳的安危。

      “仪琳,你也快进来。”

      仪琳果断拒绝,她跟着进去的话,就不能保护令狐冲的安危了。

      “不。”

      “我还得把曲洋引开,不能让他们发现你。”

      哗哐。

      暗门关闭,仪琳独自应付曲洋。

      曲洋这货,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呢,站都还没站起来。

      “鬼大爷,别吓我了…。”

      偷偷摸摸岂是名门正派所为,仪琳现身讽刺。

      “我还以为恒山派进了贼呢,原来是曲洋长老你呀,有何贵干?”

      铿。

      曲洋如梦初醒,啊了一声,蹬的一下起身,圆月弯刀对敲了一下。

      “仪琳?”

      “我明白了。”

      “又是你在捉弄我,好,上次的帐还没跟你算呢。”

      仪琳看着被长布卷住的曲洋,笑的抚媚动人、婀娜多姿。

      “曲洋大哥,呵哈哈…想穿新衣就说嘛,何必这么偷偷摸摸的呢,我来给你绣啊。”

      嘶。…

      曲洋是唯一一个对仪琳美色毫不动心的人,一把扯下身上的长布,不拐弯抹角,直奔主题。

      “哈哈…乖乖交出令狐冲和北斗七星兽吧。”

      仪琳轻哼了一声,丝毫不惧。

      “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

      曲洋转动着圆月弯刀,双目逐渐狠辣,杀心已动。

      “我的小乖乖,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抢占先机,仪琳旋转着将随身披帛甩向曲洋。

      “放马过来。”

      “四象掌!”

      这招曲洋再熟悉不过了,他以前看日月神教已故教主夫人-雪心用过,没想到仪琳之手法和她有异曲同工之妙。

      “啊…是流云飞袖。”

      扑通!

      高手过招,稍有分神就会中招,曲洋就被仪琳捆成一团,再松开,转了好几圈,脑袋都懵了,倒地口吐白沫。

      “呃啊…晕死我了。”

      仪琳掩嘴轻笑,鄙夷之色溢于言表。

      “呵呵呵…曲洋长老,你就这么点本事啊?”

      啪。

      曲洋顿时就被激怒了,拍地起身,挥舞圆月弯刀杀向仪琳。

      “好你个乖乖,气死我啦。”

      “黑白分明!”

      铿!

      “连环腿!”

      嘭!…

      仪琳并不打算和曲洋拼个你死我活,而是边打边退、来回周旋,将他引开。

      曲洋一顿瞎打,仪琳躲哪去了都不知道。

      “我再砍、我再砍…。”

      “人呢?”

      眼前尽是长布,视野受阻,仪琳身形飘忽以迷惑曲洋,陡然出手。

      “接招!”

      嘭!

      啪!…

      凭借着地形熟悉,仪琳就把曲洋耍的团团转,只有挨打的份。

      “哈哈…就凭你这几招就想强闯我们恒山派?”

      咔嚓!

      嘭!…

      曲洋甩了甩迷糊糊的脑袋,圆月弯刀一顿乱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见什么砍什么。

      “啊…气死老子了。”

      “喝啊…。”

      整座大殿虽然还未倒塌,但内部已被曲洋毁的七七八八了,一片开阔。

      “哈哈…这回你跑不了啦,看刀!”

      仪琳手握一大堆长布,一跃而起,甩向曲洋。

      “天长剑法!”

      曲洋被仪琳的一心多用吓到了,这小娘皮还真有两下子。

      嘶!…

      “怎么越砍越多?”

      长布用尽后,仪琳亦是一点不慌,颇有大家风范。

      “呵哈哈…曲洋,你就知难而退吧你。”

      铿。

      圆月弯刀对敲了一下,曲洋明白只靠自己一个人是收拾不了仪琳的。

      “好你个乖乖,气死我啦。”

      “来呀!”

      嘭。…

      一群看戏的日月神教教众齐声应是后,冲了进来,人手一把弓箭,对准仪琳。

      嘭啪。

      曲洋推开身前的两名手下,已然胜券在握。

      “别挡着。”

      “哈哈…怎么样?”

      仪琳仍是一边笑,一边绣图案,临危不乱。

      瞬息之间,仪琳便将所绣图案呈现在众人面前,正是曲洋最狼狈的那一刻的画面。

      这么短的时间内,仪琳竟然绣出来了,无论是记忆力还是绣画功底,真乃当世顶尖。

      仪琳一手掩嘴轻笑,一手提着绣画。

      “呵哈哈…曲洋长老,这像不像你呀?”

      曲洋气的火冒三丈,把仪琳大卸八块的心都有了。

      “好你个乖乖,看来不给你点厉害瞧瞧是不行了。”

      “小的们,给我上!”

      咻!…

      一轮漫天箭雨,逼的仪琳使出恒山派绝技“锦里藏针”。

      铿!…

      箭针相击之下,配合仪琳的“佛光普照”身法,日月神教的这一波攻击,没有对她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曲洋大惊,远程攻击不行,那就只好贴身肉搏了,挥舞圆月弯刀,第一个冲了过去。

      “高山流水!”

      仪琳身形旋转后撤拉开距离,“锦里藏针”一化四,射向曲洋。

      “雕虫小技,看招!”

      “金顶绵针!”

      曲洋上回是被长布裹住,这回是被无数针线捆住四肢,行动受限。

      “呃…放开我、放开我。”

      嗖。

      第二次被折磨,还是一样的招数,直接就把曲洋逼急眼了,一咬牙,将圆月弯刀甩向仪琳。

      咔嚓!

      仪琳翻身后撤,险险躲过,但身后的木桌却被劈碎。

      咔嘭!

      终归是丝线,困的住曲洋一时,困不了他一世,没多久就断了。

      扑通!

      “呃…。”针线崩断,仪琳遭到反噬,脱力倒地。

      扑通。

      曲洋的情况可好上了许多,虽然也摔倒了,但立马就能站起来,别的不说抗打可是一流。

      本着小心谨慎的原则,曲洋没有立即过去对付仪琳,而是双目微眯,挥刀下命令。

      “给我射!”

      “射!”

      咻!…

      又是一轮漫天箭雨,仪琳也顾不上休息了,慌忙起身,左躲右闪。

      咻嘭!

      终究是人多势众,仪琳右臂不慎被箭头划过,血液飞溅。

      曲洋见仪琳负伤,举刀大笑,现在也该自己上去单打独斗了,免的传出去说他曲洋以多欺少、胜之不武。

      “停。”

      “哈哈…。”

      可突然,一名手下呈上了一条带血的纱布。

      “长老,我找到了这个。”

      遭了,要出事,仪琳暗呼不妙,都怪自己刚才不小心。

      曲洋拿过纱布,定睛一看,心中更是了然。

      “哈哈…好你个仪琳,这是给令狐冲那小子疗伤用的吧?”

      事已至此,证据确凿,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立头功要紧,曲洋一改想法,打算群起而攻之。

      “上,给我上!”

      “乖乖,你就快把令狐冲和北斗七星兽给我交出来!”

      咔嚓!

      仪琳不自觉的后退数步,拾起地上的一支弓箭,当场折断,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哼,妄想!”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