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app无限制ios

      林梦宁回到江浦后,公司高层经过仔细推敲和反复论证后,决定下一阶段以卢行长原先提出过的思路为基础,寻找合适的协作伙伴,以各自发挥优势的方式,有策略地介入住宅楼盘的开发。同时,对已有髇的房屋中介业务进行分拆与重构,其中将分出一块专鯖业做新住宅楼盘楐的销售代理业务。另一块则通过结构重组,以股份合作制的方式组建一家由若干方共同参与的专业公司,继续从事二手房买卖的中介业务。

      此外,积极筹备和推进另一块新业务,即通过购买合适的物业,或者푎采用场地租赁加相关合作等方式,开设集中式的“电脑卖场”,并努力整合市场上有关的专业ᙘ力量,联喕手做好必须的经营发展。

      ⩫ 至此,江浦公司正式进入了一个新的賴发展阶段。

      免 ……

      曾瑛瑛又给林梦宁打来了电话,再次明确表示希望将她原先参与的房屋置换中介业务的相关份额,能尽快转让给林梦宁。

      林梦宁正式答应了号曾瑛瑛的ﵔ要求,并请她抓紧来江浦谈定细节后办理必要的手续。可曾瑛瑛以她在㵟京城有重要的事情,近日实在不方便臉分身为由,希望能在京城与林梦宁抓紧见面商定细节。

      放鮙下电话后,林梦宁来到了乔凡雨的办公室。

      乔凡雨听后说:“曾瑛瑛的这个要求有点不合常理,她一定有什么目赘的。我意见续叫上核心成员,大家一起商࢘量一下。”

      林梦Ꝅ宁却说:“商量一下是对的,可我觉得现在没有必要去猜谜语。因为目前我们情况不明,很难进行有针对性的商量,再说我们也不能给她牵着走。我认为她现在一ᑰ定是急着要钱,而且也不想见到公౪司的高层,至于她为什么要这样?我们似හ乎没必要去多琢磨。所以我准备告诉她,如果要等我过去斫也可以,굎那得到下个月才行,要是她等不及,就得抓紧过来。如此,她的反应会带出相关信息的,我们再做判断就会有的放矢了。你认为怎么样?”

      乔凡雨思考后说:“这样可以,我们静观她的反궿应吧。”

      林梦宁又说道:另外,哥哥,我有个想法,冰冰是个很干练也很聪明的人,以后是可以重用的。那个焦㚓娇也很不错,我想让她们两人接触一下曾瑛瑛,也许顝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筣

      乔凡雨笑了:“阎王好求,小鬼难缠。林妹妹的这一招,偻实在有点阴险。”

      林梦宁笑道:“光目的正怋确녕不⒯够,ὑ还要藽过程对才⌌行。所以我准备把袁菁再弄到江浦来长驻,她要是和冰케冰、焦娇搭档在一起,这三个女人绝对是一台戏,很有得看的ଚ。而且我的身份不太合适过分地冲在前面,尤其是有些话我不方便说,她们就没有这个问题。今天畮晚上我就ꪫ给妈打电话,调袁菁重新回江浦,东京那坟边有得是可用的人,守好–一个不大的新両摊子,做些循规皚蹈矩的业务᮷,一点蠙不会有问题的。”ᇼ

      “林妹妹已然是玩心眼的高手咯,我得提防着点,不要被你算计了。”乔凡雨打趣道。

      伡 “呸!我是近櫶墨者黑,这辈子算是完蛋了,还᜹没有地方去讲媥理。哎,哥哥,我突然想혿到,这次让袁菁抓癏紧从东京直接飞京城,让她代表我先找曾瑛瑛谈,曾瑛瑛对她很头痛锔的,再加上冰冰和焦娇那两个小姑奶奶,绝对够那个老女人喝一壶的㯵。而且这样一来,最起码在交易价格上能谈下来不少,能省钱的地方,我们干吗不省,对吗?”

      乔凡雨哈哈大笑了起来。

      ⚵ ……

      ዗ 京城,东华门附近的一家高档酒楼包房内,袁菁正与焦娇和冰冰聊得很开心,芳芳坐在边上听她们高谈똱阔论。

      曾瑛瑛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走进了房꣪间,她看见袁菁后,脸上划过了一愣的表情,随后笑容满面地说道:“你们早到啦?不好意思,我晚了。”

      冰冰笑嘻嘻地说:“没关系。路上堵车,现在全北京凡是迟到的人,都统一使用这个说法,很管用的,挺好。”

      接着,冰冰站起身来到曾瑛瑛面前说:“我就是那个打电话约你的冰冰,我们在江浦见过,曾总不会贵人多忘쵂事儿吧?来Ặ,你坐袁姐边上,我坐这儿,袁姐今天可是冲着你专门从东京飞过来的,你们得好好聊聊。”

      曾瑛瑛被冰冰拉着坐到了袁菁身边。

      ⋎ 焦娇开口说道:“曾老板,今天我也要和你认真谈谈。你和那个台Ნ湾人不够意思呀快,你们在广东集资就集资,扯上我们公司干吗?那个陈浩华也真是的,想干吗呀?真要说起来,你们三个人的年龄加䧋起来二百岁也许没有,可一百六七十岁绝对有吧?怎么能这么做事呀?所以我今天必须要和你好好说说这事样儿。”

      袁菁浅笑着说:“黛茜,没想到在这里没看见林老师,却看见我了,心里很那个吧?林老师和你一样,忙넡,忙得一塌糊涂,一点也走不开。而我是她的特别팇助理,这你肯定记得的,对吗?所以为了不耽误你的事儿,我就来了,还是专门从윀东京赶过来的。我们释谈也一样,你不会反对吧?”

      曾瑛瑛听后只能笑笑。

       芳芳起身给曾瑛瑛斟쭴了茶,然后问:“曾总,你吃点什么?

      冰冰将菜单转到了曾瑛瑛面前说:“曾总,你点菜,这酒楼太黑暗了,一碟花生米就要好几十,真跟抢钱差不多,我是不敢点菜。说实话,也여就你这样的老板敢在这﹑儿请我们吃饭,来,你点菜,吃什么你说了算캣,我们客随主便,什么都行。” 

      焦娇一本正经地接口说道:“这个地方我是第一次来,进门后才知道,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地黑暗。不过,我这个人挺贪小的,只要自己不花钱,别人就是请客喝⛹敌敌畏,我也觉得酸甜酸甜的。傻孩子숥出身的人,就是这么没出息,所以都二十好几了,还嫁不崧出去,弄得我妈整天在屋里团团转。”

      ﰺ曾瑛瑛哭笑不得地问冰冰:“你电话里不是说随便找个地方吃便饭吗?这儿一点不随便吧?”

      冰冰气愤地说:“这人要倒霉,真是喝口凉水也塞牙。要说东华门,这么一狗屁地方,马路上一长秾溜行跡可疑的人,在摆摊卖乱七八糟的小吃,边上的王府井,更是乡亲们进城的必到之地,能有什么高档的꨼模样?可真没想到这儿的老板良心大大的坏,敢开出这么一家挺黑暗的店,看来绝鎔对是个万恶的资暈本家,我们今天中了鏢鬼子的埋伏,掉坑里豥了。曾总,㯗你不会佱因为开始心疼钱了,就后悔请我们吃饭了吧?”

      焦娇说:“冰冰,曾老板也是人,基本上属于比较普通的一般人,心疼钱很正常的。要不这样吧,今天我们每个人吃的饭,不用曾老板付钱了,费用自理。至于菜钱嘛,那还是得麻烦曾老板给结了。这样比较合理,我们也不算完全吃白食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此时,芳芳实在忍不住了,很想笑,因此赶紧䊜推说去洗手间,走向了门口。

      只听见冰冰在身后说:“芳芳总,这儿有洗手间,大概是可以免费用的。您要是想去外面的那个,如果要收钱的话,您告诉看厕所的,帐记在这儿的菜单上,回头曾总会一起结的。”

      槒 芳芳只能转身走进了房间里的洗手间,关上门后,芳芳赶紧打开水笼头,并用手捂紧了嘴巴,笑得流妴出棭了眼泪。

      此刻,曾瑛瑛心里郁闷到了极点。袁菁是她很头痛的人,说起话来一针见㛡血,很不给情面,是个不好对付的人。而那两个北京룬的小女人绝对是活宝,≂更不是省油的灯,嘴巴太尖酸刻薄了,还能一本正经地胡搅蛮缠。真没想到,京城的小女人也这么油嘴滑舌,极难对付,看来今天真是宴无好宴。尤其可恶的是,那两个小女人一上来就吃死了要自己请客,实在是撞见鬼了。

      曾瑛䟙瑛的心绪被搅킊乱了。

      今天来这㪰儿之前,芳芳给冰冰和焦娇出的主意,效果显出来了。

      曾瑛瑛纵然算是老到的人,可面对冰簗冰和焦娇张詥口就来的能说会道,以及煞有介事地胡说八道,她认不认输都已经不是问题了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