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史 法国

       叶焱一口唾沫吐出两三米,此时已缓过一口气来,有道是趁他病要他命,看着紫衣强者气息不顺,脚下猛的一发컅力,碎石飞溅,大吼道:“老梆子,纳命来。”

      紫衣强者反应不可谓不快,一个埈懒驴打滚就躲삗过这迎面一刀,걏起身回了一拳,那拳头上一片血똡光幻影飞出,擦着叶焱脸颊带起一丝血花。

      鵼叶焱心里暗道不妙,紫衣长老的气息不顺是装出来的,心里如走马观灯一般回忆自己会的所有招式灵机一骠动。

      只见叶焱侧身挥刀,斜斩一记开天,却是趁着开天埞刀式惯性来了个鹞子翻身,身子在翻转过程中正了过来,‘葬地无限击’

      紫衣长老堪堪躲过开天,身形狼狈半跪于地强行ⱺ接了叶焱第一刀葬地,他闷哼一声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来不及起身叶焱万钧葬地的第二刀就顺势又劈了錻下来。

      “老梆子,我让你狂,看看这仙人刀法到底多厉害。”说话间叶焱已是劈出第三刀,势大力沉,明明紫衣长老没用武器,两帢相接触之下却发出金铁交鸣之音。

      长老心里暗苦,一刀比一刀力量大,自己跪在地上膝盖都快被压碎了,两三秒已经劈出第四刀,逃又逃不掉只能硬接,运起体内所有内力覆于拳头之上,勉力朝叶焱㢯刀口轰去。

      暴雨越下越大,天晴一直想尝⛾试反攻,可那魔主近身战斗属实厉害万分,天晴有心已伤换伤打破僵局都找不到合鷸适的机会,魔主的短刺每一击都是天晴要害,如果击中必然会倒地不起。

      Ⲩ辗转腾挪的防守中终于鞏是抓住眨眼时间,抽身急退十余米斥道:“老杂毛,你要比速度我就跟你比速度,开天十八闪。”

      同样的武功在不㦸同人手里展现的威力也是不同,叶焱是一刀ઽ比一刀强,刀式连绵不绝,而天晴受那招葬地连击的启发,结合自己刚领悟到的空⑄间䛅之力,已凝丹境修为强行催动出一招惊天动地ꌃ的招式。

      只见原地的天晴消散在暴雨里ꊑ,同一秒围绕魔主出现了十八个天晴,每个天晴都做着相同的动作,朝魔主撩出一刀开天。

      十八道刀光封死了魔主所有退路,真真是上天入地都逃不出这刀气牢笼,每一道刀气极端危险,仅凭魔主肉身是万万防不住天晴这新的招式的。

      远处的阿飞神识一直在关注两个孩䏷子,叶天晴使㓤出这一刀的时候他心里也鄁是一惊,这一招有簙点自己绝招的影子,可又完全不同,运用空间的活跃性让自己达到鬼魅般豰的身法效果。

      䬙 常人想要高速移动需要用大法力破开空蟺间,连阿飞也是如此,可叶天晴哪里是用大法力破开空间束缚,完全是空间主动为他让路的感觉。

      如果传说中的天命之子真的存在ꌉ,那必厺然是孤儿▐院一行小孩了,阿飞就没见过有哪个凝丹境界的修士能如此使用空间之力的,就连那初入仙境的魔主也只能勉强循着空间适规律让自己身法更灵动一些,连长时飞行都做不到。

      뢗 看似叶天晴劈出十騜八刀是⮩在同一刻,其实也分先后,只是这先后以微秒计算,完全可以忽略不焰计。这一招与阿飞绝招不同的地方在于分先后,阿飞的绝招却是在时间之⸵力腣的作用下ﻧ完全不分先后。

      被困在ﺰ刀阵中心的魔主强力施为,运起Ō全身内力薄薄的覆于自己体表,要害处略厚,心想能挡一刀挡一刀。

      ㆞ 十八道刀气全部击在魔主身上,或上或下或左或右,넙深軹深浅浅的伤口遍布魔主全身,左腿齐根而断,右小腿也断了,左臂骨头被斩断只有一些肌肉连着,魔主惨哼一声从空中掉下。

      他在天晴的绝招下彻底失了战斗能力,一切说来缓慢,实则只不过区区两秒时间,天晴也从空中跌下,一口鲜血咳出,强力施为也是内伤不轻,可却依然站立不倒。

      ꑜ他双眸通红看着在地上痛苦蠕矏动的魔主斥道:“自作孽不可活,今天我一刀一刀劈了你,让你尝尽痛苦而死。”

      䐖暴雨冲刷了一切血腥,魔主因为齐根而断的左腿鲜血婏大量流失,已是进气多出气少了,身体无意识的颤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只是虚弱的回道:“少侠饶命···饶··命。”

      天晴哪里会在这时心软,哪怕他天性善良,可也不是愚善,手起刀落五㜊六刀,最后一刀斩了魔主头颅,大口喘息着仰面倒婴下,“被他们害死的哥哥姐姐们,安息吧。”一句轻声细语嘟囔着说完,就沉沉睡了过去,哪怕满地泥泞,哪怕暴雨倾盆。

      紫衣强者七孔都流出鲜血,乍一看上去好不吓人,此刻腰身都被叶焱势大力沉먖的刀式压入山地里,他的拳越来越弱,叶焱的刀则越来越猛。

      ꭪叶焱只觉得有一股极大的力量在⺨体内冲刷经脉,不吐不快,吼道:“啊啊啊,葬地连击十六刀。”

      体内传来轰一声巨响,原本在体内㐝流淌如水般的刀⎏气猛的收缩在丹田,变成紁一셴枚半透明的水滴状晶体,刀气原本在经脉里流淌如线,现在却是如筷头一般粗壮。

      借着第十六刀的威势,叶焱成功破入凝丹境界,紫衣老者无力奟的挥拳挡不住叶焱可葬庪地灭神的一刀,拳头从中间破开,衣服片片凋落,一条血线顺着身体纹理渗出血来,叶焱长啸出声,紫衣强者这时才分为两半。

      “老梆子倒是厉害,累死小爷了。”叶焱长出一口气,虽是破入凝⠖丹䒽境界,杀了大半夜却也是真的脱力了,连手指都不愿动,暴雨依然未停。

      阿飞时刻用神识观察着两个孩子,他俩节奏异常相似,几乎是同一刻结束战斗,阿飞从体内逼出两道仙力,飞也似的去接引两个孩笥子回来,仙力接引的同时还可以温养孩子身体,阿飞也是个心细的男子。

      要是粗枝大叶,只见聚拢孩子Բ周围的灵气也可以把孩子托着回来,但那样势必会给两个苦战的小孩留下暗伤。

      眼看孩子已经被仙力驮着回来了,阿飞抬头看了下山脉外的天空自言自㢧语道“唔,接下来就是我的战斗了,欧阳家的小子若是伤天害理퐐,我倒巚是要帮他清理门户的。”

      阿飞挥手又发出一道➏仙力,那仙力就在熟睡的两人头上形成一个三米见方的罩子,说来也奇怪,明明是气形成的透明罩子,却能阻拦雨水的侵入,哪怕雨水再大,也丝毫流不촭尽这罩子。

      只见阿飞纵身一跃飞入空中,下一刻已是出现在大山外面,迎面却是来了一个老者,仙箤风道骨长眉垂下,脸色红润精气饱满,滘眉心还有一点红印,那红色印记仿佛是绝世美女最喜欢的口红色号般鲜艳。

      阿飞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斥道:“小子沋,你是来给魔门出头的覞?”

      老者来到近前,鞠了一躬才道:“敢问是哪位前辈停留׀在这个星球,我是来收尸的。”

      阿飞一笑:“我叫阿飞,李寻欢二弟,你收的什么尸,你倒是说说看,说的不好我也要治你一个管教不力的罪行。”

      老者又鞠了一甬躬解释道:“阿飞前辈容禀,我来收魔门全门尸体,当年老祖传下魔门传承却是留下祖训,强者恒强当为百姓念,若有一天턮圣教名存实亡后世子働孙要清理门户。”

      老者似乎是鞠躬上瘾,腰身更加低了继续说道:“元末明初之时圣教更名为明教,张无忌为教主确实以百姓为念,张无忌带着老祖传的心法莫名失踪后举荐朱元璋为明教教主,后来成了明朝开国皇帝。”

      阿飞不耐烦打断道:“你直接说重点,历史我一路看着过来的,清楚的很。”

      老者连连弯腰点头继续道:“近代时候ꮕ这圣教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修为极高,经历了三灾五难打入欧阳ꢈ家祠堂,取走了老祖留下的鎏軷金镗渫并把我击成重伤武破虚空而去,从此圣教改为魔教,百年时间变化,我二十年前伤势稍微好了™一点,才又把魔教收归管辖,阿飞前辈请깍看。”

      欧阳老者说话间拉开胸口长袍,一道从胸口到腹间的巨大伤口泛着黑气,不流血也没有长拢。

      阿飞看了一眼啧啧称奇道:“你这伤势是道伤啊,还留下了规则,是有多大仇-啊,看来近代这个人是你家祖宗的仇人啊,既然你把魔教收拢了,雡那为何现在擆混乱如斯?”

      尹 “阿飞前辈想必对以前的事知道的很清楚,十八年前魔门又出了挾一个盖世天才,又闯进我欧阳家屠戮一番,这一次鸡犬不留,唯独我逃得一命,前辈请看。”

      老者索性秇脱掉了袍子背过身去,一条血色伤口贯穿后背,隐约能看见内里脏器蠕动,阿飞倒吸一口凉气道:“小子命硬,又一条道伤,这伤一时半刻好不了的,还有≙性命之忧。”

      欧阳老者点头称是:“前辈,不是我有心放纵,实在是几年前收拢了魔门以后我就匆匆寻了一닱灵气充裕之地疗伤,如果不是祖传命牌一直贴身放着⇪,这两道伤痕早就要了我的性命,十八年前的那个盖世天才在我家院内用鲜血写了一句话可能与今晚有关澴,等我回去的时候只剩下半句。”

      阿飞来了兴趣询问是什么话,老者回答道:“暴雨倾盆之夜魔门覆灭,北斗大亮,九星黯淡,日月同出祭·····”

      说话间天光大亮,却不是太阳的光芒,而是悬于天际的北斗七星绽放毫光,亮的甚至照亮了山林。오

      与此同时,这颗星球各地连续震动,无数的折叠空间冒了出来,原本一城离隔壁城市只有百里,现在却突然变成了千里,灵气如井喷般爆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