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浪漫言情>

      乔思瑜看着手机上的微博。

      在她的旁边,柳旭面色不善,将手中的杯子狠狠地砸在桌面之上,嘴里骂骂咧咧,显得气愤。

      “一群贱人,一个个都蹦哒了出来,要在12月发歌,这是摆明了要针对我们,真让人不爽。”

      “行了,柳姐,消消气。”

      乔思瑜看着她,表情保持着寻常的冷漠,但,她的手正死死地握着杯子ᙜ,骨节发白,显然,她的心情也并不怎么美丽。

      影响她的不仅仅是那群人。

      眼前的柳旭加深了她心中的焦灼魠。

      졯 长叹了一口气,她喝着茶,쁣有点怀念起以前的经纪人。

      这首歌对她很重要,成绩的好坏,关乎到她新专辑的发售,而新专辑,将是她准备更ⵥ进一步的ꝙ基石,从小天后到天后,一字之差,千差万别。

      艺人其实一直以来,都分为两种。

      一种뛰需要隐藏自我,满足公司对自篖己的슽包装和定位,满足粉䖕丝们的期待;而另㿷一种不需要。

      而乔思瑜的目标,显然是成为第二种。

      这是她想要成为订的明星。

      享受着舞台,但不受鰼约束,뤸更加自由,她希望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而不是成为一个工业时代的商品。

      “除了这几个一线之外,还有其他人吗?”乔思瑜闻着,将眼睛闭上,一种孤独如同潮水般涌来,让她分外心累。

      “没有。”

      柳旭说着,沿着昏暗的世界向前回溯,她知道,对于很多人而言,没有人希望创娱又多一位天后,为自瘸己的音㞥乐帝国添砖加瓦,更上一层楼。

      “对了,䄠说来也是奇怪,章若那边,居然还没有官宣,不知道他们那边怎么安排的,按我之前得到的消息来讲,᪊她12月是准备发新歌的。”

      “可能是因为没有遇到好歌吧。”

      乔思瑜说着,把头偏ꧦ向另一핁边,闭目养神。

      “其实吧,既然这么多人选择在12月发歌,我觉得,这未尝不是ꪨ一件好事情。”

      “怎么说?”

      㟰 柳旭有些不明白。

      漀“他们来䱰的人越多,岂不是意味着,我登顶的含金量越大。”

      乔思瑜说着,显得霸气侧漏。

      让一旁的柳旭都不禁为这种自信所感染。

      当然。

      内心的担忧并未减少䵷。

      …… 屜

      ……

      章若把头从窗边移开,感觉自己的头发有点乱⻉,她仔细理了理,接着打开B站,在首页中,给她推荐了各种各样的赶海视频,她随手点开ᦨ一个,显得悠然自得。

      赶海人。

      赶海魂。

      赶海都是人上人。Ⰰ

      뙞 蛏子螃蟹猫眼螺,那都是常见物种。

      正当视频之中的up主挖到一个新奇玩意之际,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期待。

      屏幕上跳出来铤三个字。

      经纪人。

      刚按下接㊫听键,她ﳙ经纪人的咆哮声直接冲出屏幕,如同河东狮吼。

      “姐,你告诉我,你阑还想不想干了?你要是真不想干了,我明天就和徐董说一声,距离12月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咱们,现在这没办法交差啊,你再不回来准备录音,我告诉你,我可要罢工了。”

      章若悻悻然地将手机放在远处,直到她的经纪人噼里啪啦地说完,她方才回答。

      “这不是还有一个月吗?不着急,心急吃不끇了热豆腐。”

      “我明天就去找徐董控诉你的行档为。”

      “诶,别别别,你放心,我后天就回来,到时候便开始宣传,可以吧?”

      “真的?”

      “真的,比黄金还真。”

      Ე“现在市面上的假黄金还少吗?”

      经纪ɸ人对章若的保证保持着高度࿇的怀疑,没办法,谁让章若有着诸多前科,实在让她无法百ﲢ分百信任。

      “我向你保证,好吧。”

      章麟若长叹了一声,双手抱着膝盖,看着自己的白皙的脚丫子。Ṓ

      “那行,我再相信你一次。”

      범 饾 放下手机。

      一时间,章若发现赶海都没了兴致。

      打开微博,她正准备看看有没有什么瓜吃,훽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渘 好家伙。

      从乔思瑜到许磊,前前后后有着三四位一㳉线歌ᵑ手发歌?一下子,她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上了许多。

      毕竟。

      闝人多了,成为炮灰便没有那么丢人。

      大家都是炮灰,谁比谁高人一等?

      嘿嘿。

      ⵃ 如此想着,章若原本滋生出来的一分焦灼逐渐ꙭ散开,继续打开了B站。

      ……

      県……

      邱木正在播放着章若的一些代表作。

      章若的气息均匀,在不逼紧声带的前提下进行声带自振,声音的颤抖频率较快,非常优美,可以说是声带的紧与声音的松完美地结合,而且,声音丰富。

      让邱木下意识地联想到前世的一位歌手,两者有着很大程度的相似。

      至于章若的风格,的确如她所言,酣兼容并包,并没有一个瓆非常固定的框架,这样能增加他的搬배运空间。 專 鲴 䒢 想了想。

      他打开了章若的微信,敲着键盘。

      찬 “你对表现形脾式有什么想法没有?”

      “都可以。”

      “大歌星,咱能别这Ⴛ么佛系吗?”

      邱木믴摸了摸后脑勺,有些无奈,很大程度上来讲,没有任何要求的甲方爸爸,往往是要求抖最多的甲方爸爸。

      这和免费的便是最뗷贵的,一个道理。

      懂得都懂硥。

      章若想了想,回道。

      “我挺喜欢你在隐秘的角落中所表现聳出来的黑暗、沉重、压抑的风뙴格的。”

      䬑邱木不禁翻了个白眼,苦笑一声。

      癠 “我听了你的歌,貌似,有一半都是情歌吧?”

      “你确定要改变这陚么大?”

      疑惑.jpg。

      “没关系,况且,情歌的话,那你也可ꁕ以整一个黑暗、沉重、压抑的情歌,我觉得可以。”

      黑暗的情歌?

      你咋不쬬上天呢?

      邱木皱了皱眉头,放在手机洢上的手突然停滞了一下。

      脑子里,灵光乍现。

      뻃他想到了一首歌,貌似,符睗合章若的要求?暗黑、压抑、残酷、而且还有着些许病态。

      而且,这首歌还很炫技。

      后껀半段高潮迭起,从F3-F5的真声八度高音转换,到最后假音bB5的极限高音,分外完美。

      躺在沙发上的邱木不鏶禁唰地跳了起来。

      抄起一侧的笔纸,开始还原着这首歌的歌词,还有曲谱。

      嗯。

      媍这首歌,便是华语天后张惠妹在《阿密特Ỉ2》中的一首歌,《血腥爱情故事》。 薘

      不说别的。

      这首歌,绝对算是完美的情歌,还很变态。

      似乎,还隐隐约约地贴切着邱木现有的人设。

      想当年。

      邱鼀木仅仅只是听了前几句歌词,便爱上了它。

      你尝过的那些甜头

      都是寂寞的果实

      那是活生生从心头里割下的我

       一块肉像一个赠品

      从来都不假思索

      结束着쉛工作。

      邱木率先给杨谦打了个电话,让他给《血腥爱情故事》进行版权注册,这是关键。

      防ꡔ患于未然。

      䘢 第三天。

      章若看着邱木递给自己的曲谱,还有歌词,双眼之中,写满了“警惕”二字。

      娥 她当时只是随口一说。

      不曾想,邱木行动力如此惊人?弌

      这首歌,完美地触蓫发了她想演唱的欲望。

      只是,隐隐约约的。

      她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为什么扯上犯罪、血腥、变态的东西,邱木能这么쳛熟练?

      “怎么样?”

      邱木端着咖虨啡,看着章若的表情。

      “嗯。”

      沉吟了一声。

      章若点了点头。

      “砪这首歌我很满意,你开个价吧?”

      邱木笑了笑,给章若递了一张名片,开口说道。

      “这是我的经纪人电话,我觉得吧,谈生意,还是뽍交给经纪人去㘅谈,你觉得呢?”

      避免伤了和气。

      这句话,邱ƀ木没有说出来。

      接过名片。

      章若看着邱木老半晌,嘴唇微启,说了一个字。

      懨 ⳁ+ “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