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的颜色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唐家辉神色慌张,半天都找不到一个合嬓适的措辞。

      皝“你去祠堂面壁思过,没我的允许不许出来!”

      老爷子吩咐道。

      那一双浑浊精明的眼睛,划过一抹算计,这样的人实在不配做家主。

      整个唐家落到了他的手⽉上,只怕会被他挥霍一空,最后的结局也只有一个空架子。

      好在这一切被他䣱发现,还不算썥晚,还有补救的余地。

      맧“是。”

      쑥唐家辉不敢反抗,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只要他还是家伢主,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就有东山蕄再起的얯一天。

      不过确实也纳闷,这一次他闯了这么大的祸,老爷子只是轻描淡写的让他面壁思过,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在这个过程中,阿强絻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另外一边,奔牛拿着合同,範屁颠屁颠的走到了萧天的身边。

      “老大,你猜的不错,那老爷子费劲心思想要救స的人,就是一个窝囊废,根本经不萤起一丝一毫的风浪。”

      ᨪ 他只不过是稍微吓唬,都还没有动真格,那家伙就吓得半死,实在是难堪大任。

      脆 “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唐家搒老爷子估计得换家主。”

      囫萧天拿着手里的合同,看见对方落下的书面,弯弯曲曲的样魽子,就知道当时确们实被吓得不轻。

      “换了也好,唐家辉做的那些事儿,可没有✼一件是人干的出来的。”

      奔牛拧调查了对方的底子,用人渣这两个字来形容都不为过。

      披ᣉ着人的外套,不干人事,㠓但凡是所有丧尽天良的事,全让他做了个遍。

      “明天冢拿着这份合同,去公司里面转转。” 뢩

      萧天就是成心的。

      “好勒!”

      奔牛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第二天一大早,萧天直奔唐氏集趆团而去。

      他手里面握着百分之三十的股份,쎯也算得上里面的大股东,要知道现⦲在的董事长,也只有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而已。

      “请问二굢位找谁?”

      前台人员客气地问道。

      䃲 “懺不找人,听说要开董事会,所以我过来看看됦。”

      萧天往旁边的电梯垶走,䀯前台人员跑着上来。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如果没有预约的话,您是不可以进去的。”

      “我是这里的股东,为何不能进去?”

      萧天反问。

      “呵!”

      身后传来一声冷笑,只见一个身高一米五的男人,面露不屑的表情。

      他耸头上染着一撮小绿帽,宽大的西装也遮挡不住他凸起的肚子,手上戴囥的大金表,蒐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眼。

      他身边站着一个清秀美丽的女子,个头足足比他高了一个头,仅仅只是往那里一站,就有了一个很好的形쫏容词。

      鲜花插在了牛粪㕭上!

      男人的ঀ右眼上,有一块黑色的胎记,呈现出金三角的模样。

      䂊真是不ߩ是ᢗ冤家不聚帕头。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在孤儿园里面,经常欺负他的那个男人。

      虽然每次都没讨到便宜,可单单是那一张脸,往那里一放就让人感觉到无尽的恶心。 擎

      “***?”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金华禄瞬间炸开了花。

      “不许你这么叫老子。”

      ﭭ这三个字是他永远不能提的痛。

      金华禄反应过来之后,一双手颤抖的指着他,连话都说ꆫ不利膎索。

      “你怎么知道我的绰号?”

      以前在孤儿院呆着,除了那个小鳖孙之外,没有人敢这么称呼他。

      “你是萧天?”这么多年过去,这小子依旧是风流倜傥,长的那叫一个帅气。

      当初在孤儿院,牠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偏偏那个女孩子对他爱搭不理,就喜欢萧天这个小子。

      不仅如此,孤儿院里最好看的七个女孩子,全部都围着歐他转。

      “没想到在흑这里퉠碰见了你,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一样的穷酸。”

      ᕮ Ṗ 他毫不客荐气的嘲讽,心里面那就一个高兴。

      老天爷总算是公平的一次。

      䐹 有良好的外貌又如何?

      在这个只认今天的年代,好看不过是一张皮囊,屁用都不顶。

      但是他不一样,他铼现在翻身一变,縘直接成了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跟这小子有着뱆天差地别。

      想到这里,他心情那叫一뛫个愉悦和舒畅૎。

      “这样吧,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你跪着爬过来,给我把脚上的皮鞋舔干净,我就在市中心赏你一套房子。” ︞ 檵

      他得意洋洋的说道。

      他给出了足够诱惑的条件,几乎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

      尊严这种东西,跟现实的生活比起来,不⺂足一提。

      有多少人为了一套房子,在大城市里打拼的头破血流,最终也덹没能拼得属于自己的一砖一瓦。

      “怎么样?还不过来?”

      见对方站着不动,他有些不耐烦的催促。

      “应该有好几年了吧,你这脑袋还是䑗跟小时候一样婳,不是倒ﺧ了浆糊,就是装了翔。”

      萧天摇头笑道。

      “你说什么呢你?”

      协“说的就是你,***!”

      “不酠许갳你这么叫我!”

      金鷺华禄气得浑身쵷发抖,拎起手中的黑色皮包㪘,照着他的脑䔂袋就砸了过蛂去。

      奔牛纵身一跃,一个回旋踢将包踢了回去。

      砰!

      那包说重不重,可뜛砸在他的脑门上,瞬间起了一个大包。 摪

      “你竟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媂谁?”

      ֚ “***!”

      綏꥕“我可是白老爷子的干儿子,你敢动我,你等死吧你。”

      金华禄不敢再冲上前去,带着旁边的女朋友,快速的朝电梯走去。

       他今天过来,是代表白家过来谈判,只可成功,不许失败。

      萧天也带着人跟着走了햟过去。

      两个⼭人直奔董事长的办公室,在门口碰见。

      “你想干什么?蟻”

      金华禄心慌的不行,对方身手了得⥪,真要打起来,他怀疑保安都来不及锺跑上来,他就已经被打倒在地。

      “放心,你还没资格让我动手。”

      余萧天⏰拿着合同推门而入。

      办公室里坐着的,就是唐家老爷子。

      ᔅ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装,站在落地窗旁边,看着东边的太阳缓缓升起。

      金灿灿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他的身上,颇有ヰ一种道骨仙风的感퇬觉。

      听到紖门口响动,回头一看,脸上的严肃立ᨧ马被愤怒取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