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老农的女鬼

      滴答滴答……

      一滴滴血液顺着陈湖颤抖的右手指间滴落,面色平静的陈湖目视前方,仿佛手上的伤痕不存在앸一般。

      这就是陈湖为自己准备的战法,以伤换伤。

      战斗开始喝下去的药酒的作用迅速瀵发挥,没一会儿功夫,陈湖手上的伤口便已经止血,开始缓缓结痂。

      除髭了恢复体力外掴,药酒葫芦同样可以加速伤口愈合。

      这才是陈湖敢以伤换伤的最大依㮖仗。

      “我输了。”神色复杂的杨川站了起来,苍白的脸上说不出是尊敬还是害怕,最后一刻铁爪与拳头相撞。陈湖决绝的目光让他胆寒。

      哪怕对方的魂力比自己高,杨川也输的心服口服。

      “自己找个地方坐着修炼吧,如果还有新来的,就ϙ有你秺去考验。”

      这时,场中唯一的成人开口说道,声音不大,却有一股不容置疑的权威。

      和陈湖闻言走到大厅的一个角落,盘腿坐下进入冥想状态,开始修炼阾。

      夜离渊目光落在陈湖身上,双眸明显露出一抹欣赏之色,随即闭眼假寐起驸来。

      ၰ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没多久,大厅的门再次被打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陈湖身上。쿴

      㾭 陈湖手上珂的伤瞼已经结痂,但很明显短时间内动手的话,肯定会导致伤口的뱘结痂破裂。

      夜离渊没有开口,陈湖也没有说话,走到刚才杨川站立的位置,周围都没有孩子,很明显,这是故意留出来的战场。

      傗 陈湖的目鱤光看向大厅门口,来人是一个娇瘦的女孩儿,个子不高,五官却很精致,漆黑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很吸引人的注意。女孩儿穿着只有武魂殿人员才拥有⸖的特制服装,胸口间有一枚刻画两柄剑埦的徽章,女孩儿赫然是一名魂师。

      塚武魂殿招收的虽然都是天才,有资格进入斯诺武魂学院的更是天才中的天才,但想要在觉醒武魂三个月内成为一名魂师,仍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大部分的学员的魂力都停留在八级左右,像陈湖这种达到九级的,已经是佼佼者。

      “你好,我叫陈湖,九级魂士,武魂药酒葫芦,你想要得到我们所有人的认可,必须要与我打一架才行。”陈湖按照之前杨川介绍的方式向新来的女孩儿打招呼。

      女孩儿べ听₝到陈湖的话,脸上流露出几分兴奋,显然是一个好战的,不过女孩儿随即又露出一抹担忧:“我叫林小小,武魂是霸王枪,十一级战魂师,你只是ꨝ一名魂士,要不你们换一个更厉害的?뜃”

      林小小话音落下,大굧厅内瞬间沸腾起来陻:

      “今天是짰什歉么日子,刚来一个不怕死的辅助类魂师,又来一个六岁多的真正的魂师。”

      “没错,不过马上就有好戏看了,这两个人对上,一定是一场有趣的战斗。晴”

      ᒰ 閠 “有趣,不一定吧,魂士面对魂师,结局几乎可以预见,就算魂力等级相差不大,有魂环和没有魂环可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䜙”

      没错,魂师之间虽然有可能出现越级挑战的情况,但从来没有出现在魂士与魂师阶跄段。

      䭆如果说,魂士是有踏入超凡的资格的话,魂师便代表着真正意义上的超凡。

      以“魂师”这个称呼作为职业的名称,也代表着这个称号的❉不平凡。

      “林小小,六岁샽,先天魂力九级巅峰,武魂霸王枪,评价:S。ꜷ”

      “陈湖,六岁,῜先天魂力七级윇巅峰,武魂药酒葫芦(辅助类),评价:S-。”

      假寐的夜离渊脑海中出现这两份资料,在这一届甚至更上两届,林小小和陈湖都是天赋最好䪄的两人,夜离渊也想看看,这两个人之间的第一次相遇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不用了,准备开始吧!”陈湖也绣想酏看看自己和真正的战魂师的差距有多大,斗志已经燃烧,撕碎衣袖,用力缠住右手的伤口,喝道:“药到命除酒葫芦。”

      青色的光芒流转,药酒葫芦出现在手中,放肆的大口大口灌入腹中,化作一团暖流炸开捕,陈湖的脸色像是煮熟了的红虾,红的吓人。

      “好吧,那你可要小心了,霸王枪。”

      林小小低喝一声,一杆七尺霸王枪出现在手中ᰍ,因龹为林小小的个头很矮,七尺的霸王枪看起来比她的身高还高出两倍有余,一手握住枪柄,枪头长长的拖在地上,看起来很是违和。

      霸王枪一出现,林小小身上的气质也有了天翻地覆ᴹ的改变,那股娇柔的气质瞬间散去,转而浮现的是一股舍我其谁的霸气,如同霸뼹王再世。

      黄色的魂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毫궪无疑问,林小小的第一瘗枚魂环是百年的。

      “你等级比我低,我让你先出手。”林小小目ఢ光睥睨,娇声娇气又霸气十足的道。

      陈湖不䉈语,紧握拳头,接连上前三大步,步步接近林小小,等到近身林小小两米左右时,肌肉紧绷,速度陡然更上一层楼,切入林小小身前,一拳轰出。

      旺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 林小小的霸王枪是长兵器,大开大合所向披靡,但短兵蘇交接必ᛎ定有所不足,所以陈湖决定贴身近战,让林小小发挥不出武魂的优势。

      ᱲ 在陈湖即将与林小小近身的一刻,林小小⪾动了,垂下的左手握拳,与陈湖的拳头撞在一起。

      痛。

       极致的疼痛从皲裂的伤口传来,伤口缠绕的讓绷꬘带被꾹鲜血染红,陈湖却顾不得担忧,因为伴随着痛苦的,还有无所匹敌鈞的狉霸道力量。쇚

      一般来说,除了左撇ᇜ子外,人类右手的鍚力量都比左手要大得多。

      林小小右手握枪,单单左手贑的砪力量陈湖都陷些抵挡屟不住。

      陈湖的战斗经验很少,但也明白现在的情况绝对不能后退,以林小小钝的力量,再加上大开大合的霸王枪,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抵挡的住的,到时候,自己就算想要以伤换伤的资格都没有。

      右手手臂微微后撤,蓄势待发的左手已经接肘而至,换拳的涌动作一˱气呵成,显然是蚀要有预计。

      林小小左手劲力已失,正是旧力尽去新力未生之际,淕不得已之下只藽能松开握住霸王枪的右手,以拳对拳。

       夜离渊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的欣赏,很明显,战斗的节奏已经掌握在陈湖手中,可惜,二᪢者的实力差距太过巨大。

      放开霸王枪的林小小像是解开了束缚,小小的拳头接二连三的轰来,拳头上传来的力量也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

      ⃓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两人就对了十多拳,这种全力以赴的对拳,无论是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对体力的巨大消耗。

      可是,场中뮷的两人除了稍微有些气喘之外,没有半分疲惫之色。

      “这……这真的ᔌ是两个器魂师之间的战∪斗?这种体力,就算是我们武魂附体的兽武魂魂师也没有吧。”一名觉醒兽武魂的孩子忍不住惊骇的道。

      夜离渊的眸中也闪过几分惊讶,不是对林小小,而是对陈湖。要知道,陈湖只是一个辅助系魂师啊,什么时候辅助系魂师也有与战魂师正面碰撞的能力了。

      夜离渊的目光越来越专注,漆黑的光芒与双眸中流转,注意着陈湖动作中的每一个细节。

      陈湖这种辅助系魂师的异类,哪怕是对他来说,也很有研땬究价值。

      场外的情况陈湖并不知道,每一拳挥洒出去,腹中的暖流都会融入身钴体一分,下一ꘋ次挥出去的力量也更强悍几分。

      ᬘ “萁这个家伙都没有极限的吗?”林小小暗付,明明自己才是力量更加强大的一方,陈湖也在自己的攻势下不断后退,但林小小却៵感觉到越来越吃力了。

      “第一魂技,霸王之力。”林小小低喝一声,黄色魂环骤然散发出读耀眼的光芒,玄黑色的光芒从林小小娇小的身躯内爆发出䒙来,一股强大的气势自林小小身上爆发出来。

      轰。

      ᙍ 林小小娇小的拳头与陈湖的拳头相撞,下一刻,陈湖就被一股气浪震飞出去,血肉模糊的双手不断的有一滴又一滴的鲜血落下。

      林小小的攻势并没有到此为止,逼开陈湖之后,双手再无束缚,霸王枪在手,双手握枪,믇简单的一式泰山压顶直扑而来。

      “好强大的气势,这才是她真正的力量吗?”陈湖喃喃自语,双手下意识的挡在胸前,想要依靠双臂的力量来挡住这泰山压顶的一枪。

      一道黑影一闪而逝,林小小手中的霸王枪并没有落下来。

      “可以了,你赢了。”冷淡的声音传来,陈湖才发现挡在自己面前的,正是大厅内唯一的成赍人,夜离渊。

      正是夜离渊判断出来陈湖无法接垍住林小小的霸王枪,才于千钧一发之际救下陈湖。

      林小小眼中的战意逐渐散去,霸王枪消失不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道䪨:“不,我是魂师,ṇ在动用魂技的那一刻,我就已经输了,所以这场比试,我才是输的一方。”

      穯 林小小话音落下,大厅中顿时响起一阵掌声,是对林小小实力的认可,也是对于林小小所表现出气概的尊敬。

      当然,也许也有对읞陈፸湖的表现的鼓励与认可,没有人知道。

      只是,陈湖与林小됛小的身影被在场中的所有人都记㍮住了。

      陈湖沉默一瞬,摇了摇头道:“不,你我都是同样的年纪᩸,能够获得魂环本来就是你的实力킲,没有什么不公平的,输了就是输了,我输的起,更不怕输,下一次,我一定会努力的赢回来。”

      林小小微微一怔儦,笑道䑖:“好,这场就算我赢了,我等着你。”

      明明是女孩子,林小小身上却有一种男孩子都不具备的豪迈宐之气,或许是因为武魂的缘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