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txt全集下载

      “要封锁医院吗?व我们可以最快速度联络芝加哥市长申请封锁权。”歌턺莉娅掏出了手机。

      “不,不用,这样打草惊蛇会让他惊惧于我们的能量。”릛施耐德阻止了她,踏过警戒线飱走进了病房,铁灰色的眼眸冷峻的扫过每一个쯛房间的细节,最终在踱步之间,他停在굟了房间角落的窗帘前。

      歌莉娅和莱德看见施耐德厌站的位置下意识的伸手摸到了风衣下的配枪上,这间病房的位置向阳所以窗帘选쓄用了厚实的梙印花厚布窗帘,垂落及地宽大无比的窗帘后藏一个人总该够了吧?难道凶手真的自信到了这◨种地步,又或者之前的Chicag㾼o P.D业务能力吃屎到了连现场躲着的犯人都发现不了的地步?

      ɞ施耐德面无表情的鄓掀开了窗帘,在后面并没有藏着一个嗜血的杀人凶手,他视线所触的地方正躺着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

      那正是安德鲁的脑袋。

      “愜是被踢到这里来的。”施耐德回头看了一眼尸体的位置,又抬头望了一眼粘血的天花板:“凶手在把他斩首后,一脚把涗头颅当球一样踹到了这个角落,脖颈喷射的血液泝掩盖掉了滚动的血迹,㍱Chiшcago P.D的人没有太敢动我们的现场所以没有发现它在这॓里。”

      歌莉娅和莱德眼中的愤怒几乎化作了实质,栟一个执行部的专员无论是在死前还✆是死后∢都不应该慊得到这种对待,凶手在杀掉安德鲁后对其表达ɐ出了无比的轻蔑!

      㵼“这是好事,先生们。”施耐德放下了窗帘遮住了那颗头颅好似意喻着给予安息,他暌抬首冷眸掠过两人:“这种轻蔑正意味着我们的敌人并不清楚我们真正的手腕和力量,所以今夜过后就算我们不封锁这家医院他⺛也不会选择仓皇逃뜍串,而是要等到自己心满᜼意足地亲手剥下猎物的脸皮时,他才会选择动身离开这里找寻下一个目标。”

      “部长,我们该怎么做?凰”웼歌莉娅低声问,她的手指在微微发抖,不是恐惧而是压抑不住愤怒。庂

      “尽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对执行部的专员表达了滁轻蔑,所以这种人很适合公开处刑。”施耐德说:“通知学院本部,就说大一的战争实践课可以提前开始了䑭。”폂

      䨽“ᜂ战争实践课?”莱德和ღ歌莉娅都愣住了。

      “你们似乎有很大牣的疑惑,难道你们在大一的时候没有上过战争实践课么?”施耐德扫了两人一眼平淡地濚问。

      “不...不是,只是这次任务目标是否핳太危险了一些?安德鲁算得上是资深专员,可面对凶手他甚至只来得及开一枪,而且大概率还打空了...”莱德试图劝阻施耐德拿凶手给大一⭄新生练舂手的危险宨想法。

      禡“不,不是打空了。”施䳗耐德打断了莱德倇的话,他双眸盯住天花板:“看上面。”

      莱德和歌莉娅下意识抬头,两人出色的视力在认真审视施耐德所凝视的地方时,惊异地发现在天花板上居然留有一个漆黑的弹孔。

      “他不是打空了,而是在死前只来得及对空放一枪。”熠施耐德低头看着无头겊尸体淡淡地说:“在踏进屋子的一苃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死定了,躲闪、逃跑、释放言灵都是无用功,懼他清楚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不是救ꉆ下自己的命,而是救下屋子里那个女孩的命。” 굠

      “所以他把唯一能开出的一枪漨用来鸣枪示警,⟸放弃了自保从而吸引来了巡夜的保安,救下了病房里那个女孩的命,不然凶手在杀了他之后大有时间剥下女孩的脸再逃离这里。”施耐德微垂目光。

      莱德和歌莉娅深吸了口气后,发ꯦ出了沉重的喘息,他们似乎能感受到这间如同屠宰场一样的病房里地上这个男人留下的最后觉悟。

      “既然如此就更不该让大솧一摄入其中了,在安德鲁追踪时执行部预估对方为‘B’级混血仛种,但就现在来看敌人很有可能到达了‘A’级뻉的水准,哘这次任㇋务应该全权由执行部专员处理,让大一的新生插手太过于危险了!”歌莉娅低声说。

      “不,就这样决눤定了,我说过骵,这次的任务目标适合公开处刑。”ඐ施耐德冷冷地说,歌莉娅还想说什么,但瞥嬢见了执行部部长眼中择人而噬的锐意后最终选择了䶸沉默。

      “部长,四楼303号病房的遇害者似乎酽清醒一些了。”这时,在耳麦中有专员在频道里汇报。

      ꉹ “马上来。”施耐德按住耳쒒麦沉声回道。

      莱德从尸体旁站起了身,歌莉娅侧身让几开了出门的路,施耐德㒜跨越了无头尸体走向了门外,在一只脚跨出门前忽然问:ﴱ“有谁知道他的故乡在哪里吗?”

      ꘰ “安德鲁吗?”歌莉娅顿了一下回头看向地上的尸首轻声旆回答:“我记得是在洪都拉斯,那里依山傍水,有珊瑚礁,鲸鲨、海马,算是个春暖花开的地方。” ꭥ

      施耐德听后一言不发地点了点头,沉默着离开了病房。 謶

      离开了歌莉娅和安德鲁,施耐德穿过走廊从电梯上到了四楼,四楼上不少病房ꛎ的擓灯是点亮着的,原本早该熟睡的病人们似乎被之前芝加哥警署带来的喧闹吵醒了,纷纷议论纷纷着探๪头探脑地看向走廊的尽头,电梯里下来的施耐德并没有引起关注,偶尔有人瞥他一眼只会以为拖着氧气瓶小车的他是个普通的病人。

      捗施耐德飰一路穿麊过人群来到了走廊尽头,῱在那里几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藬人守在一间鵄病房的门口,在看见他之后纷纷垂首让开了路,走廊里一直关注着这边的病人们也错愕地看着比起是探员更像是重病病患的施耐德跃过了那些冷峻的黑䞟超。

      “人就在里面吗?”施耐德站在门前冷冷地问。

      “是的,她已经稍微恢复一些镇定了。”守门的专员点头。

      衷 施耐德颔首推开了病房的门,他抬首看向里面的病床,在看见床上坐着的女孩的瞬ꏩ间블,这位铁血的执行部部长很明显愣住了那么一刹那。

      因퍸为在这一瞬间㤀,施耐德大概明白了为何那个犯人会如此执着的不惜冒险ᡇ也要留下活口只等着下次光临,那铁灰色的眼眸中刟倒影出的足以让整个医院䑿夜晚的晦暗为弩之一亮的昜美丽面容已经说明了一切。

       㕒 没错的,就凭뺧这读个女孩,血䠵脸杀手一定还会回来的。

      ﳙ 但那时执行部必然᭛就会让他用生命来偿还对秘党权威挑衅以及对死者的亵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