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z228未亡人在线观看

      刚入午时,阳光正媚,冷风飒飒。

      孔安国送走司匡之后,꽁一刻也不敢耽搁,直接向胡毋生居住之地奔去。

      在段仲的引领下퐽,他成功地᯺见到了公羊学派第二人。

      胡毋生穿着一身朴素的儒衣,一副老态龙钟的浡模样,端正的跪坐于床上。

      他双眸中的阴翳,比半个月之前,又增了一分,脸上的皱纹,也更密了。

      见到来人,立刻颤䂷巍巍地放下手中的竹简,面南而坐。

      随着笑容绽放,他ﲧ眼角的褶子都展开了。牲

      饦脸上的皱纹上下卷롉动,耷拉着的皮肤ള一颤一颤的,头上的银发也很随着颤抖,来回晃动。

      他挥挥手,招呼着。

      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开,沙哑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安国,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快来。”

      孔安国先是跪地,小心翼翼地叩首。

      随后,才起身。

      再次拱푣手,九十度弯腰,高呼,“拜见胡子。”

      他是孔子的十世孙,按照辈分,比胡毋生整整低了四辈。【世孙中的孙并不是孙子,而是指后代。例如:儿子是一世孙,孙子是二世孙,以此类推。】

      公羊ී学派传承自子夏。

      子夏作为孔门十哲,所传内容,㖠自然是儒家正统之一。

      而子夏传拁道于公羊高。

      之后,经过多次传承,到达了胡毋生这里。

      【公羊高→公羊地→公沯羊敢→公羊寿→飣胡毋子都(生)】

      总的来说,胡毋生属于第六传멙弟子了。

      不论儒家各派是否认可公羊学派的内容,他们都无法否认一件事:胡毋生是烨当世仅存,辈分最大的一个儒生。

      哪怕是孔安国爷爷来了,按照辈分,也得在胡毋生面前,恭恭럄敬敬的喊一声师公。

      这是符合儒家传承的“礼”道的。

      因此,孔安国每次和胡毋生对话,都深感压力,无比惶恐。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真的不想来。

       ᄬ拱手结束。

      孔安国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走到床边,站在左边,与段仲一同侍奉。

      胡毋生双手放在大腿上,脸上的笑容,很灿烂,“你不在家中治《尚书》,怎么有空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

      一边说着,这位老者一边抬起手,捏了捏孔安国的胳膊。

      感受着胳膊上肌肉的雄壮感,欣慰万分。

      核人老了,挂念的东西越꤅来越多啦。

      看到孔氏一族传承有望,他相当地开心。

      餄 不知道为姒什么,됟他最近感觉自己思人很严重,做梦的时候,经常梦到恩师公孙寿。

       这导致,他越发怀念当初求学的日子啦!

      当年在长安的时㯃候,떑儒生讨论最多的内容,大抵就是孔父一生困厄,却不低头;还有孟子舆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了。ၭ

      正是这些东西,支撑着他咬牙坚持下来。

      如今,曾经的好友辕固生已经离世,活띨着的人,哗唯一能令自己差生共鸣的,也就只有长安那个姓董的小兄弟了。

      䳴 “呼。”胡毋生呼出一团浊气,捏孔安国肌肉的手,也放了下来。

      他笑容可掬,给人一种乐雝观的感觉。

      那双深邃的目光仿佛看穿了一切。

      先拽了拽蓬松宽大的儒服,才用低沉沙哑的声音问道:“这么急着来我这,可是那姓司的小㑨友遇到了麻烦?”

      孔安国神色忧愁,嗯了一声,轻轻点点头,“胡子,约一个时䣟辰前,司匡到孔氏一族位于稷下的居住之地,拜访晚辈,提뷡出了ﳋ一个请求。”

      胡毋生笑眯眯地问道:“什么请求?”

      “他想借钱。”⢋

      穒“嗐,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虽然儒家并不富裕,但是,对于仗义之士,应当相助。借就行了,这种事不需襴要询问老鷲朽的意见。”胡毋生抬起手,轻轻地抚摸自己的白色胡须,淡淡地说道。

      “可是晚辈钱不떎够。”孔安国抬起头,哭丧着脸,看着眼前的老人,凄惨的哀嚎,“差的有点多。”

      胡毋生蹙着眉쌚头,脸色有些难看,心有不悦姯。

      翉儒家最大的地主后裔竟然在自己面前哭뾨穷。

      不太地道。੻

      不过,他没有明乐说。

      而是望着身边的段仲,沉声说道섆:“我账房里还有点积蓄。仲郎,你一会儿去打声招呼,让安国去取钱。ꊡ”

      “诺。”段仲拱手行礼。

      随后,问道,“安国师弟,距离所借金额,还差多少?”

      붓孔安国伸出来三根手指,晃了晃。

      “三金?我明白了。”

      “师兄,三十金。”

      段仲:“……”

      胡筡毋生:“……”

      ះ 二人愣住了。

      胡毋生眯着眼睛,期期艾艾的问道:“多…多少?”

      “还差三十金。”

      “他借了多少?”

      孔安国愁眉苦脸的跺跺脚,用手比划⌾了一个“六”,声调不减,沉声说道:“六十金!”

      “嘶!”胡毋生셧与段仲对视一眼,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打算把儒家宰到死啊?

      儒家在稷下学宫的资产全部加起来,也到不了六十金!

      哪怕算上土地、房屋这种固定资产,쉭最多也就四十金。

      借六十金。

      这家伙疯了吧?

      孔安国一副早就料到的样子。

      低着头,一声不吭,斜着眼,偷偷瞥着쿬脸色阴沉的二人。

      胡毋生不愧是宗师,心境摆在那里。

      밡 仅仅吃惊了片刻,便收住了情绪。

      ú他瞅了瞅门外,确认没有人偷听之后,又咳嗽两声,压低声音呝,问道“这是犯了死罪不成?否则,为何要六十金?”

      他虽然研究儒学,但对大汉律令也有所了解。

      大汉支持用金子买命,美名曰:赎罪金。

      在他的记忆力,孝文᱙皇帝时期,《二年律令》明确规定了赎刑的等级和赎金数额。(已出土,具体内容,网上搜索名字可查。)

      낎 赎死,金二斤八两。

      赎城旦舂、鬼勃薪白粲,金一斤八两。

      赎斩、府(腐),金一斤四两。

      赎劓、黥,金一斤。

      赎耐,金十二两。

      赎千(迁),金八两。

      经过文景之治,大汉百姓手中金钱多了起来,因此,到了当今ꡈ陛下这里,赎罪金涨到了五十万钱,也就是五十金。

      磡 (参考司马迁死刑腐刑二选一)。

      鶑 如今,司匡竟然想要六十金。(约为太史莧公五分之六的腐刑部位。)

      除了死刑免罪之外,他实在想不到ჽ其他方面的内容了。

      “胡子误会了,司匡并无犯罪,借钱,只为买地。”

      “啊?”胡毋生惊呼一声,“买地需要这么多钱?我大汉地价竟涨到如此地步?”

      段仲皱着眉头,挠了挠头,沉吟,道:“不对吧?我记得稷下周边地价约为三ᥔ千钱啊。”

      “胡子、段仲师兄,请冷静。”孔安国神色正然,“其打算在稷下北部购买两百亩地!”

      “两百亩,耕的完吗?”段仲翻了个白眼,吐槽着。

      “不是为了耕地,而是为了活黄河决口后的流民!”

      佷 胡毋生瞳孔쵞中充斥着一股暗淡的金光,“此言怎讲?”

      孔安国䫩声音阵阵,朗声道:“买地,雇佣流民盖房,一人施工两天,可得一 天食粮,能活一韶户人口。”

      微微一顿,他忽然想起来司匡的形容词,补充道:“据说此法名曰以工代赈。”⫁ ⭔

      㢜 段仲不屑一顾,摇了摇头,轻蔑一笑,“呵,什么以工代赈?根本就是商贾之法。说得好ﲣ听,根本就是在行商贾之事吧?”

      “呃呃呃……”

      孔安国一时㆓语塞了。

      他纠结的内容正是这个。

      以商贾之事救济灾民,似패乎违背儒家价值观,又似乎迎合儒家大道。

      是否㽭应该支持,他也没有了注意。

      如果不是司匡那句“向其他诸子百家借钱”太过恐怖,他也不会来这里询问意见。

      担心影响胡毋生判断,孔安国ꅽ急忙准备补充,“胡子……倘若我”

      “此虽商贾之法,但是大义之举!”胡毋生没等他说完,便发表了自己的ณ意见。皚

      这位መ老者抚手而笑,“吾认为,此法可行!此钱可借!”

      䭑 段仲檈脸色大变,拱手,“胡师,这不符合儒家作风啊!”

      胡毋生痈笑眯眯地问道:“我儒家是何作风?”

      段仲依旧拱手,咬着牙,意志坚定,“士!农!工!商!”

      胡毋生笑了,捂着肚子,豪迈大笑。

      脸上那两撮白色的胡须,一颤一颤的,“哈哈,此乃商君提议,本非儒!”

      “可是……”段仲还想说什么ᙯ,被胡毋生抢先一䪅步打断。 瓆

      沙哑的提问声在屋内回荡,“仲郎,吾且问,孟子舆讲的穷则独善其身,下一句是什么?”

      段仲一愣,思考着所学内容。

      忽然,脸色一红。

      拱手,把头埋在胳膊之间,不敢抬起来,身体颤抖,怯生生的说道:“达则…达则兼济天塻下。”

      “这就对啦!”胡毋生拍拍手,高兴得像个孩子,“救济灾民,符合我儒家道义,此钱,可借!”

      鼮 “胡子……那个……”

      孔安国又开口了。

      这次,他难言之隐更盛。

      纠结的,脸部肌肉都拧成了一根麻绳。

      ࢝“又怎么了?”胡毋生望着眼前这位儒家继承人,叹了一口气,“安国,这可不像你。⬳为何说话变得唯唯诺诺,没有主见?想说就说!有什么事,尽管说出来,不必藏着掖着!”

      ⭀ 孔武虽然品行端正,但身体不好,可能挑起孔氏ⓠ正统的重ൔ任踄,需要落在眼前这位青年身上。

      然而,这家伙的性子,着实令人着急。

      “唉。”孔安国再次叹了一口气。

      䴼 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房子建成之后,司匡的第一个目标可是……可是眼前这个借钱大户啊。

      堯 总不能直接쪾开口:“一年后,房子完成之日,就是您名声丧失之时吧?”

      估计说完了,这个老头儿得气的猝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