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漫画首页视频免费观看

      时间大约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时间里=,沈良似乎还一直没有完全学明白怎么做㵗生意,闹笑话和赔钱是常有的。

      不过,他似乎也误打误撞的做成了一些事,比如高价去买粮食,倒使的那些粮食商家都开始和冯家谈价钱,但睕因为价钱䱟上去了冯家依然有利可图,所以冯家无非多花了一些银子,但最终擩的结果没有改变。

      沈良的行为,反过来使的冯家花了更多的钱来买入粮食,在别人看来只不过是乱拳打死老师傅罢了,他连基本的买卖账目都能算错的嘛,如果说他是在布局让冯家套的更深,似乎不可能,而且目前看大的局势依然没有改变。

      坝当然,一个月的时间,很多事还是在潜移默化的发生着改变。因为黄巾起义已经被镇压的差不多了,几个主要的起义领袖依次死去,新的局势即将开始。

      为了鼓舞全国上下的人心,也为镇压殰最后一波黄巾起义鼓舞士气,朝廷颁布政令“大酺三日”,汉代对聚众饮酒还是有很多限制的,这道政令一下,意味着接下来三天全国上下可以开怀畅饮三㙈天,这无疑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于是大到各名门望族,小到平民百姓,有条件的莫不聚外起亲朋好友,摆起宴席,普天同庆。

      簥 徐州内的门阀士族,几大主要家族,诸如糜家、陈家、曹家自然都要隆重的摆起宴席,其他的像王朗这种名人,自然也会邀请亲朋好友一聚。汉代的宴席并不是简单的吃吃喝喝,主要的还是社交,各种达官贵人,相互之间通过这种方式沟通感情,互通有无,自然的这宴席并不是谁都能上席的。

      总之,这三天全国上下会一片祥和,宴席不断,尤其如徐州这种此时还并没有遭遇黄巾之ၝ乱的地方,更是热闹非⦘凡。 ᜐ

      这几日的宴席,徐州各名门望族尽量的将时间分错熈开来,目的无非今天我去你处,下次你再来我家,如此而已。糜家、陈家㮠、曹家三家也是故意的分错开时巬间,前后顺序依次是曹家、糜家、最后是陈家。

      宴席之上,除了各名人之间沟通交流,自然会有诸如诗歌、起舞等娱乐项目,汉代民风䏷豪放,因此酒席之上喝的开心了,自然就唱起来跳起来。

      除了男子的才学比拼,自然会有歌姬表演歌舞。⑐每个大家族,或者仅仅比较富有鯑的家族,其实也会在家中豢养家妓。这些私人妓女除了供自己享乐外,更是可以作为礼物送给朋友,自然这些女子在汉代是可悲的,她们并不会被看作人,而是被当做礼物送来送去。

      像沈良这种出身的人,正常情况下大概是不会被宴席邀请的。但沈良前段时间在才华上崭露头角,这次自然受到了那些附庸风雅的富豪或官吏的一些重视,因此沈良也受到了邀请。当然,沈良被邀请去,也不是他多受重솼视,只是在自家宴席上有谁写出一首好诗,说出去也是一件光彩的事,仅此而已。

      爵 这些交际,沈良大̆概是不会太放在心上的,既然被邀请,去参与一下便是。当然,因为最近张家有事,他也并没有心思去刻意的表现什么,更不会借此机会巴结谁。

      第一天,是糜家的宴席,去宴席之前,沈良先去找了曹娟。主要是为了肥皂生意的事,肥皂开始进入士族阶层,他们和ຳ普通老百姓不同,士族阶层的人接触的东西更高大上,对使用的东西更加讲究,所以沈良对坵目前肥皂的諙质量有些担忧。

      为此也找曹娟几趟了,无懫非要在将肥皂推销进士族阶层之前,做好最充分的准备,不打无准备之仗一直是沈良做事的习惯。

      曹娟做为糜家肥皂生意的掌柜的,自然也是有自己的一处둾办公房间,名曰璞玉斋。这个名字是糜竺取的,据他说是因为第一次看见肥皂的时麩候,感觉它像一块玉石。

      沈₅良敲门进了璞玉斋,曹娟正在低头整理着一些书籍,见沈良进来了,先把书籍放到一边。

      “怎么?又有新货?”

      沈良已经拿来几种肥皂了,从颜色深浅,到形状、大小、香味浓淡,沈良尝试了很多种不同搭配,他很认真,曹娟对此自然也很欣脐赏。

      沈良将一块肥皂放在曹娟桌子上。

      “上次的那块며,⩺想来想去味道还是有点浓,所以这次香料稍微放少了点试试。”

      ߑ 砺 “好,放这里,一会儿我对比一下。”曹娟又拿起一本书,翻看了几页,“今天糜家宴会,你不去?”

      ᬯ “去,先把肥皂放你这里왁,随后就去。” ༸

      听说沈良要去宴席,曹娟对他的一些传闻来了兴趣。 

      “听说你不但字写的好,诗词也颇有研究。”曹娟说完,轻咬着下唇,有些少女迷妹的感觉。

      “诗嘛,我也就是胡乱写的,并不算研究。”

      “胡乱写的?怎么可能?我听糜竺哥哥说过,你的诗写的很不一般。”

      沈良的字,曹娟是从那本《养猪手则》上亲眼目睹过的,但他的诗词天赋,曹娟却不知是真是假。

      “那你这次准备胡乱写些什么?”

      “倒是准备了一首,不过如果能不写,我是尽量不会把诗写出来的。”

      “为什么?”曹娟▣一脸的不可理解,“虽然我知你为人处事不事张扬,但如果有好的诗作,真的不妨在宴席上展露一下,毕竟这种场合名人名士很多,到时쾾候对你以后前途会大有裨益的。”

      “前途嘛,我自有打算,不想让谁帮我什么䫼,而且对于出仕做官这些也没有兴趣。”

      “你真的已经作了一首诗?”

      “嗯,我是想如果实在逃脱不掉,也就把这首胡乱写的诗,随便应付一下。”

      “念给我听听?”曹娟眨眼一笑,几分俏皮活灵活现。

      “胡乱写的,䄲有几句并没有想好。”

      “先念来听听嘛。”

      鱕“嗯......也罢,就先念给你听。”

      “诗꒢名嘛,叫做“将进酒”,我念你听听。”

      沈良慢慢读来。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子奔流到海不复回。

      ......

      第一句,曹娟已感觉到一种大气磅礴之一气扑面而来。

      ....܃..

      㭃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ᬦ

      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솨生我材必有用,

      千金散尽还复来。

      ♯ ......

      一首诗作完,曹娟已然热血沸腾,痴傻的看着沈良,回味着那盡诗中的一句句,每一个字都普普通通,组成穋的句子却如⬱此华丽。

      沈良读完,继续说着:“岑夫子,丹丘生目前先这样,还有陈王昔时宴平乐这一句,到时候看去谁家宴튕席就改成谁的名字就好......比如去陈登处,我퓹就改成陈公今日宴平乐......所以说我的诗还謋没有彻底作完,当然这首诗去谁家宴席都能쒙用的上。”

      沈良看着굁盯着自己看的曹娟,似乎是犯了花痴一般。

      “曹姑娘?”

      “啊?啊!诗写的不错......还没写完是吗?”

      “我是说有两句是可以根据实际场合做改动的。”駋

      “啊......呵呵呵......”曹娟此时脸色绯红,直到耳根,“不错,写的,怪不得糜竺哥哥说......不错.깪.....ꅻ”

      沈良尴尬一笑,道:“时辰不早了,我先去宴饰席那边了。”

      “哦,再见!”曹娟用沈良的䀶常用语跟他道了别。

      沈良会心一笑,转身离去。

      今天是糜家宴席,相对而言,糜家算是沈良的东家,ﬕ沈良宴席上刚并没有想쎒写诗或者其他才学想表现一下,糜竺糜芳对沈良也比较熟悉了,了解他的品性,也就没有去强迫他什么。因此,这一天的宴席上,沈良只是吃吃喝喝,甚至和别人的一般的交际都懒得去想。

      沈良随意而为的一些举动,还⽍是被有心之人看了去。

      当然,这其中有他的敌人,冯家的人。糜家作为徐州商业寡头,举办宴席自然会邀请徐州商界년有头脸的人,所以冯家也被邀请在内。冯家对沈良自然要留心,万一ꑹ沈良借此和糜家达貹成什么协议,햅糜家出手帮沈良,大概张家就会后枕无忧了。

      冯家和张家的较量现在已经进入关键期,大酺三日之后,理论上兖州的㯂生意就要正式开始ꘜ了,所以冯家这几天也不敢掉以轻心,对沈良的举动也格外留意。

      但一场宴席下来,沈良似乎没有什么举动,大部分时间只是吃喝,这倒让冯家感觉有些多虑了。

      堜 当然,除了敌人,自己人里也有好事的在派眼线盯着他,那人就是糜家小妹糜柳。

      宴席外面敃,一个穿着华丽的小姐,正在拦⨘住一个丫鬟盘问,她要替自己的好姐妹对未来的夫君好好把把关。

      “怎么样?沈良宴席上表面如何?”

      “似乎只是吃喝,没有什么特殊举动?”丫鬟认真䩁的回答着。

      富“没有诗灈词出来?”

      쬪“没有。”

      “没有展示书法?”

      丫鬟摇摇头。

      “没有。”

      “没有谈古论今,纵㸕横捭阖?”

      “好像......都没有。”

      “怎么可能呢。”糜柳抓着头,满脸疑惑,“明明说很有才的。”

      不行,她要先找曹娟问问清楚。

      ......

      来到曹娟房间,却看见曹娟正在做女红。

      “你家沈良太让人失望了。”

      糜柳曹娟关系很亲密,所以说话毫无顾忌。

      “别瞎说,谁家沈良了。”

      糜柳努努嘴,“反ᅲ正沈良表现太差。”

      “怎么差了?”

      “宴席那边啊,什么才学也没展示出来,什么也不知道说。”

      ֎ “哦?那他干嘛呢?”

      “吃!”

      “然后呢?”

      “喝!”

      “别的呢?”

      ᣿ ⥿ 曢 “只有吃喝!”绿

      曹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脑海里浮现出沈良在一群费力展示自己的人群中,安安生生的闷头吃饭的ᣊ样子。

      㠾 “你笑什么杮,不应该为他的无能生气吗?”

      “沈良为人淡泊,所以他那样也是真性情。”

      “什么淡泊,我看就是无能。”뼗

      붏“淡泊!”

      “无能!”

      ......

      鰓 几句争劥论后,曹娟实在忍不住了,道:“他已经随手写了一首诗ꢶ,只是想只要能不拿出来便不再展示。”

      “随手?能写出什么诗来,我看是写的不行뷯,不敢展示了。㚚”

      “诗是礮好敋的。”

      “不信。”

      嗨 “不信你听听。”

      糜柳一脸的不以为意,道:“那你念吧,我倒要听听随便作的诗能多好......”

      “那你听好了,诗名叫作“将进酒”。”

      曹娟将沈良的诗读出。

      ......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鏙到海不复回뇤。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

      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

      前几句一出,糜柳已经闭口不语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