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ptap下载安装

      三峡水库,黑色的直升飞机悬停在船闸上方,췥起伏的水面上,摩尼亚赫号翻过来露出船腹。落水时它倾翻了,吃水线以上的部分都浸泡在冰冷큾的江水中。直升飞机放下了悬梯,一个修长的黑影扶着悬梯降下。他背对灯光,举㗦着一柄黑࿒伞挡雨。

      曼斯看䪦着校长昂热,指着两只龙牙苦笑道:“校长,我活了这么多年,做了那么长时间的老师,危机意识还不如两个新生,如果不是他们,我的学生甚至都没办法回来。”

      校长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不怪你,这㈩种程度的文明뼟,也杷只有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新生才会不被吸引,쉋不过好在你们全部存活了。”

      曼斯接着说道:“张夜身体似乎有点不对劲?”

      “我去看过了,他被言灵反噬了,他的言灵绝对不只冥照,至少他有办法去释放另一个高阶言灵,高阶㈀到他肉体只能勉强支撑”昂热淡定的点燃一支雪茄缓昈缓说

      曼斯愣了一下开口道:“那需要去问问嘛?”

      顎 “不用了,给年轻人一点空间,而且他很明显活不了多长时间了,给他最后点空间也算是给他的最后安慰了。”

      医务室里,凌空星推开医务室的门,把正在给张夜检查的医生扔出医务室,然后跑到浴室把水放好,再把张夜放进浴缸里,没人阻止她,硸因为这里没人是她的对手。

      凌空星把禊张夜泡在水里,张夜皮肤开始向外溢出鲜血,他嘴里不断的吐出鲜血,他内脏獤被八岐给挤靭压过,虽然恢复了但内脏里的鲜血此时才在被排出。凌空星坐在张夜边上,看着躺在浴缸的张뽾夜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夜再次醒来看见的是﮸学校内白瓷뢃天花板,自己躺在一个不怎么大的病床上,外面隐隐约约有凌ךּ空星和人对话的声音

      “凌空星,你兙让我们进잓去看看张夜吧,你没看见楚师兄手都伸到身后了,你在不让开,我怕楚师兄会砍你啊。”路Ѫ明非劝道

      “等他醒了再说,医生说他要静养。”凌空星平静的说

      嬒 张夜撑在床上坐起出声道:“凌空星,我醒了,别和楚师兄翻脸,让他们进来吧。”

      他话很轻,但病房门还是开了,凌空星第一个就扑了謃上来,张夜被凌空星抱住,头埋在他的怀里,

      楚子航和路明非随后进入,张夜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俩,怀里的凌空星一点想放手的意思都没有。

      楚子航面色不变的从身后摸出一张A4纸道:≢“这是你的入会申请,我已经写好了,෩签字或者画押都行。”

      路明非一愣,连忙道:“什么?师兄,你刚刚不是鏗在摸刀啊뫉,而且我怎么感觉如果张夜不醒你会直接给他画押”

      “他答应过襈我,不会食言錿”楚子航依然淡定的说。

      张夜无奈笑了笑,接过那张写好入会申请的A4纸上写上自己名字,递给楚子航,凌空星在半空猛地一把抢过,在张夜后面补上了各自己的名字,然后拿给楚子航。

      楚子航接过入会申请说道:“怎么样了?”

      张夜知道他是在问身体说道艕:“没事,小伤,楚老大怎么样了?”

      “老样子,学院专家说他很可能醒不过来”楚子航低垂眼眸,看起来似乎有些低沉

      “终有天会醒的,路明非你现在居然还能来看我,路上没被人用弗里嘉子弹打啊。”

      路明非白了他一眼,楚쫦子航拿着入会申请离开,他并᎐不会聊天,张夜没事,他就该去做其他事了。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离开说:“师兄怎么感觉比原콗来还冷了。”⃫

      “换谁老爹즻变成半死不活的都得这样,我打ꆈ算一会去见见楚老大,明非你是还有渦事嘛?”

      路明非面色微微纠结道渣:“张夜你知道的,我解开了青铜城的地图墏,然后就被楚师兄,秨新生联谊会ࢉ的奇兰,诺诺,三方势力邀请,所以我想问ḍ问相父你,我们该降那国?”

      “刘禅兄,你不是欠人家诺诺大司马两个人情呢,趁机会还一个呗”张夜笑道

      超 “可…可是我去那边,自由一日会被你们打爆的吧。”路明非໥担忧的说着

      “不用怕,我和凌空星不会打你的,我们怹知道你是徐庶。”张夜淡搿淡的说

      随后路明非一脸悲壮的说是要回去赴鸿门宴,张夜无声的笑了笑,病房里只剩下张夜和凌空星,两人沉默了会,张夜开口道:“能出去等我一下嘛,我们뫴去见见楚老大。”

      凌空星点了点头,递给张夜一把钥匙说道:“我们的宿舍껭办下来了,一间公寓式的房间,校长ⴵ让我们不要说出去。”

      张夜接过钥匙ꌝ,想到凌空星的言灵道:“你的背后那东西没睁眼吧。”

      凌空星关门的手一顿,低头看着脚尖,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没有,它们的头都断了,纹身在恢复,我也不知道恢复后的它会不会睁眼。”说完她低着头把门关上

      张夜快速起身穿起衣服,开门看见蹲在墙角的凌空星摸了摸她的头道:“想什么呢?我是在问你言灵啊,你现在变身只剩下一个头,不知道会比原来有多丑。”

      凌空星红着眼睛看☎着张夜,一把抱住他,哭腔道:“我还以为你也在嫌弃我呢。”

      张夜抱住她轻声道:“想什么呢,我还欠了很多糖醋排骨的啊,我当初怎么就那么脑枂残说你撑住就天天给你做糖醋排骨呢?”

      凌空星哭腔一顿,又哭又笑说:“对,你要天天给我做滂糖醋排骨。”

      张夜将她背在背上,说道:“你多长时间没睡了?先委屈你在我背上폞睡会吧。我去见㚔了楚老大我们就回去新宿舍看看。”

      “我不过是你晕过去后就没睡而礅已啦,才几个小时不碍事…的…”凌空星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直接在张夜짣背上睡了过去。

      张夜边走边说道:“几小时?你言灵可是精神上攻击쫑的你诶,加上言灵崩溃,你怎么可能撑的住,咦畉…居然⬞睡着了吗?我去,你刚刚是不是把鼻涕擦在我身上了,我衣服才换的啊㾆。”

      张夜背着凌空星很快走到楚天骄的病房,看着身体壮硕却双眼紧闭的楚天骄,张夜低声道:“抱歉,땺楚老鏃大,你知道了我言灵上的事,我现在还不览能让你醒,嗯…你至少还得再睡几年,不过放心啦,不会让你变成胖子的。”

      张夜伸出手按在楚天骄身上,暗金的黄金瞳亮起,手里出现一股充满着寂静的黑光,光芒如墨水一般汇聚在他手心,张夜手腕翻转,黑光落在楚天骄身上,如同落入水中,没有一点涟漪。

      楚天骄肤色微微变黑,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黑的是他毛细血管里属于龙血那部分的血液,它们以一种强硬的手法带ഒ动其他细胞和器官,让楚天骄所有机体保持最低运作,如同冬眠的蛇一般,进入无限的冬眠,那些黑色慢慢淡去隐藏的更加深,晄张夜默默离开。

      那是他的一个特殊言ጎ灵,连系统都不能察觉㤐,有着封印和杀戮两种效果,之前他醒后就对楚天骄用过封印,和凌空星对战的时候他用过杀戮加巣持剑身。

      张夜的直觉告뚬诉他系统并不能完全相信,所以他并没询问这是什么言灵,但在卡塞尔图书馆里他找到了答案。

      神寂

      序列号:116

      效果:黑王尼德霍格在死人之国啃咬世界树之根,沾染世界荆树的神力,亦打败白王所用之言灵,所以该言灵是集杀꧐戮、封印于一体的双位言灵,非黑王直系血裔不可使用,能力大小视血统纯度而定

      ऌ他也是那时才知道自己是黑王血ᦣ脉,张夜摇了摇头,不在去想这件事,他现在最担心的反而是这个一开始就帮助过自己的系统,它对自己隐瞒了存在感的问题鮋,而且现在的任务基本都是强制任务,仿佛就像是迫切的希望他参与进去一样,它似乎带着某种目的性。

      张夜从小就是个不喜欢被鄘人牵着鼻子走的主,你要他干什么,他偏偏不去干,除非那件事对自己很重要,在水下的时候,他甚至打算二度暴血,ꐬ也不用系统的自动恢复,系统终究是外物,太过相信对自己也没有好处。

      张夜胡思乱想着,到了新宿舍,将凌空星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停子,转身准备离开,凌空星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ﲭ,梦里喃喃道:“张夜,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张夜微微愣住开口试探的问了问:“凌空星,你睡了吗?”

      少女没有回他,而是将他的手抓到怀里⋜抱着,张夜坐在床边,无奈的让她抱着,另一只手轻轻的摸着她的头,凌空星舒服햊的蹭了蹭他的手,张夜忍不住一笑。

      “原来你睡着了,真的和猫ޟ一样啊。”

      夜幕降临,凌空星没有丝毫要醒的迹象,张夜也只好逗着睡梦中的凌空星,时不时摸摸她的头,又捏捏她的脸,两只猫则是在下午被零送了回来。

      旧 张夜知道晚上路明泽要干什么,康士坦丁即将苏醒,然后被杀死。这个过程并不长,自己只能在路明泽计划开始后,找机会对他照成致命伤害。

      张夜想着计划,突然凌空星似乎梦见什么,面色慌张的双手胡乱乱抓着空气,被子被蹬在地上,张夜想要拉住她乱抓的手쬇,但下一刻,他的衣服领子被凌空星抓住一把拖上床。

      随后他被凌空星翻身一把抱住,她抱的很紧,张夜呼吸都쐝被勒的有些困难,张夜用力抽出双手,凌空星那慌乱的表情在抱住他后逐渐恢复,一脸幸福的在他胸口蹭着。

      张夜拍了拍凌空星ྭ的背后,发现她确实没醒,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现在连移动都是奢望了。 ቸ

      盋 “咦?路明非你衣服又是张夜的吧?芬格尔师兄你怎么穿的那帤么像路明非的保安啊。”一个悠㗊扬的女声响起。

      욆诺诺在两个废材背后,深紫色的套裙,月白色丝绸的小衬衣,紫色的丝袜,全套黄金嵌紫晶的订制首饰,暗红色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蹬着十厘米高的玛丽珍高跟鞋,撑着一柄漆黑的伞脀,雨水沿着伞缘倾泻下来,让她像是笼在一个纱罩里。

      路明非穿着下午张夜给他的礼服,他觉得张夜就是哆啦B梦,随手拿出的一件衣服都像葨是为他量身定㡭制的,纯黑的礼服,领口的蕾丝巾边缘带着些暗金的反光,看起来就像个佫黑豹,路明非却有些不适应礼服带给他的气场。

      “诶?女主人亲自出来迎宾么?”穿着租蓁来的礼服,芬格尔一愣。

      “是来抓贼啦!你们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跟我来!”诺诺收起伞,一手抓住路明非,一手抓住芬格㐭尔,扯着ꋘ他们直奔安珀馆的门口而去。 塎

      清脆有力的掌声响起,路明非看过去一身白色正装的恺撒正站在走廊尽头,头发金子般闪耀,领口里的蕾丝巾上镶嵌着水钻,嘴角带着一丝冷峻的嘆笑意,说不清똧是欢迎还是嘲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