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特别企划狼人插磁力链接_

      갶清晨,쌚

      明媚的阳光,透过残破的窗户贔,照亮了整个房间。 闶 殘

      在房间的中央,

      头上有着一对猫耳的少女,正盖着薄薄的被子,双手횩置于被外,睡粘得香甜。

      只可惜,这一副美少女酣睡图,并⚁没有保Ѯ持多久。

      吸吸~~ 蛜

      쀗 半梦半醒中,喵秋秋闻到了一股香味,不由得轻皱两下鼻子,呓语了一声:袛“好香!”

      放在被外的两只手,好似想抓着什么,轻轻握了縴握馧,。

      少顷,

      喵秋秋猛地睁开眼ꪣ!

      ﮶ 香?

      哪里来的香味?

      她家位于御南城北部边缘,距离集市很远不说,周倖围还没有ㄈ多少邻居,再加上昨日的大爆炸,附近不可能有香味出现!

      这道香味是怎么回事?

      反应过来不对后,喵秋秋一个鲤鱼打滚,从床上跃起,双手成爪状,置于身侧,贴着墙壁走出了房间。

      循着香味,喵秋秋靠着墙,慢慢移动到了自家厨房前。

      此时的厨房,还是昨셄日的模样,没有房顶、没有窗户、没有门,很是简陋。

      站在厨房门口,喵秋秋深吸两次。

      确定了,香味就是从这里发出的!

      扒着门框,喵秋秋小心翼翼地将头伸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背心灰色短裤、身高在一米八五、满头修长黑发的年轻男탳子。

      傏 这个年轻男子,此时正背对着她,躟端着炒锅站立在火前,一颠一颠地做着早饭。

      是昨天那人!

      他怎么在这儿?

      还有,他竟뼣然会做饭?

      “小可爱醒了?”

      一道磁性的堑声音,骤然在ꝫ耳边响起,打断了喵秋秋的思ḁ考。

      “……醒了!”

      回了一句,喵秋秋从墙后出来,迈过门口,走到了杜康身旁。

      ﳵ站在杜康身旁,瞅着锅中混杂着各种颜色的食物(世界特色),

      喵秋秋道:

      “你怎么在这儿?”

      럲“徝我怎么不能在这儿?”

      땯“不是,那个,我,我的意思狳是说,你为什么在厨房?”

      “我回答的就是你这个意꣉思啊!”

      “…………”喵秋秋。

      话题终结! ➘

      沉默了两秒钟,喵秋秋决定换了个话题。

      扫了眼有些残破的四周,看了眼上ꊨ方没有屋顶阻隔的ᒯ天空,最后瞅了眼杜康ꛝ身上的穿着,

      塂道:

      “你昨夜没走吗?”

      “走了!”

      回了一声,杜康一手端着锅,一手拿着勺,开始往旁⚵边的盘子里盛㾽饭。

      虽然他对住的要求不高,但有舒服的뒄干嘛要住喵秋秋的破房子?

      而且这个破鸋房子也没他睡觉的地。

      最主要的是,南面那家旅馆老板的盛情邀请,他实在不忍拒绝。

      唉~

      䭦这长得帅能不能当饭吃他不清楚,但确实可以‘当觉睡’。

      从杜康倒的两盘早饭中,顺手拿起一盘,

      喵秋秋疑惑:

      “昨天什么时候走的,我为什么没印象?”

      你当然没印象了!

      杜康心想,但没说出来。

      端起另外一盘早饭、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水,杜康跟在喵秋秋后面,来到了那间有张桌子的屋子,也就是客厅。

      卧室在客厅后슺面。

      啪嗒!x2

      Ꙁ 放下盘子,两人坐下吃起了早饭。

      吃着吃着,喵秋秋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杜康,

      道: ꩕ 래

      “喂,你好像还没说你是什么时候走的!”

      招 “…………”干嘛要揪着不放呢,回想了一下,杜康道,“嘛嘛嘛旳,具ﰄ体时间我也忘了,块但可以賸肯定,是在你睡着后。”

      輥“这样啊!”

      䩭点廢点头,喵秋秋‘啊呜啊呜’往嘴里塞了几口早饭。

       鼓着腮帮子,喵秋秋下颌向上、上颌向下䰲,一下一下的咀嚼着嘴中的饭,如小松鼠一般,很是可爱。

      引得杜康多看꾊了两眼。

      将嘴中咀嚼碎的早饭费力咽下,喵秋秋伸手拿过杜康放在一旁的水,喝了一口,缓了缓,

      搎 蹖 道:

      “那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吗?这个我也没什么印象。”

      “傍晚!”

      具体的时间,杜康不记得,但大概的时间,他还是知道的。

      还有,哪儿有人会㪧专门记人睡觉的时间。 Ⱐ

      再说了,作为꿯一个寿命接近렫无限(只要不ှ被打破神之心)的神,哪儿会关注平时⧒的时间,᲋最多就是㏷根据每天太阳的升起落下,知道一天又过去。

      “傍晚?”

      ፊ喵秋秋带着些许困惑道。

      她为什么没印象,歪头再一细想,她发现鰞她连自己是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

      对面, 쟁

      杜康看了两眼喵秋秋可爱的表情后,低下头,一口一口的吃起了饭,没有再回话。

      他总不能不打自招,说这一切都是他干的?

      ————

      昨ۣ天。

      在杜康回答了喵秋秋是因为她的可爱后,

      喵秋秋满脸惊讶,用看怪大叔的眼神,看着杜康;

      杜康脸色平静,就鵨当没看见喵秋秋的表情,继续抚摸着她那软软的头,

      空气一时陷入安静。 ⅵ

      之后的事情,自然是安静被탭打破,喵秋秋开始皱眉ᬝ反驳杜康,说:“我可爱是我的事,腖干嘛要因为这个跟你离开?”

      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但,让杜康就这样放弃,肯定是不可能的。

      所以……

      “你待在这儿也不行啊!⅑”

      “为什么不行?”뾝

      “房子!ᢳ”

      房子,这座房子已经碎成这样了,闩喵秋秋要么换家、要么把这座修好,两个选择对她都不友好。

      “我……我大不䞚了再换一家就是了!”

      喵秋岒秋插着腰,理直气壮道。

      心虚是不可能心虚的,一辈子都不可能!

      蘍 “…………”杜康。

      就知道碪这房子不是买来的。

      盯了喵秋秋两秒,杜康换了个理由:

      “吸血!”

      吸血,喵秋秋每ꘅ隔几天就要吸次血,继续待㹾下去肯定不行。

      御南城的百膶姓不会一直忍下去。

      当他们忍无可忍的时候,一定会合伙出ᖧ钱,请人来帮忙。

      到那时,以喵秋秋只有二阶的实力,不慱可能挡住ᬎ。

      而且……作为一个神……他……

      一旁,在听闻‘吸血’两个字后,喵秋秋沉默了两秒,情绪变得有些低落,

      道:

      “吸血的事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作为一只猫,喵秋秋也不懂她为何会吸血。

      她只知道,从她化为人形、拥有意识时开始,吸血就됫一鬞直伴随着她,并且每隔几天见上一面。

      也不是没虞尝试过戒掉。

      在第ꧺ二次吸血前,她就尝试了。

      㛮吸血的感觉刚鴙出现时,并没有什么事,但过了一天,她就感觉到脑中在燃烧、心脏在不断加速,紧接着身体开始冒冷汗Ǎ、意识也渐渐模糊,最后昏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已经站在了一处死胡同中,脚边是一个已经陷入昏迷的中年男子。

      喵秋秋的这句话,

      杜康从中感受到了她的无奈、颓废、失落等等复杂情绪。

      ڐ “唉~”

      摸了摸她的头,杜康叹了口气,暗中给了喵秋秋一发昏睡咒,让她睡了过去。

      抱起喵秋秋,来到了卧室。

      这也是早上喵秋秋醒来时,是在卧室的原因。

      昏睡咒ዞ,则是觽喵秋秋不记得杜康什么时候走,自己什么时候꾝睡着,自㋰己怎么睡着的原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