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简谱

      “那你婆婆带钱去没有?” ⩍

      궍周福寿满脸都是着急,那孩子苦命啊!生下来就没了妈ख़,到五岁都没能开口说话,这会清明还见了血钜光之灾,不吉利的,难怪今儿他眼皮老是跳呢!

      刘芸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啊,那会怀宇吓坏了,忙着安慰他呢。”

      “那是什么时候走的?”

      “这......”刘芸犹豫了下,“怀퇪宇哭闹不ٟ停,我带他回房了,具슨体什么时候走,我还真不清楚......”

      篞 常年耕作的人皮肤白不到哪去。꧀ 〳

      这个儿媳妇一问三不知的귐,周福寿本来黑黝黝쨪的面容越发黑ᜟ了:

      “怎么问你什么都不知郶道呢?”

      ﻐ匆匆回房睶找来了私房钱,“行了,大猂家也别待着看,该干嘛干嘛,ᓥ我到镇上瞧瞧儎那孩子묥怎么样了!”

      좌 话说完,步履匆匆出了院子跑没了影。

      周家的一众人在干瞪着眼。 屓

      直到刘芸抽呆抽噎噎的哭䭄了起来,大家땞才反应过来。

      “埋怨我干什么呢?还不分青红皂白,我这大着肚子,营Ꞃ养都给肚子里的鍂孩子输送了,一랽时间分不清什么是重什么是轻也是正常的,何况我还要带着我们怀宇,哪能见天都盯着那周悦?呜居呜呜......”

      她委屈的哭上了。

      大房的张红梅和二房的向春丽两个妯娌暗暗交换了一떊个眼神,两人都不屑的撇了撇嘴,在她们看来,这事情⿰还是要论有心还是没心。

      人公公也没将她怎么样,就枵是问问话뢨,还是当着大家的面,你大着肚子在家里啥都不干䋡,就问你件事情也说不清楚,不埋怨你埋怨谁?

      亏她还有脸哭!

      믔周春宪心疼他老婆,“好了,别哭了,爸那人就是这样,何况这水井边不是有ᱯ那么大一滩血吗?看着都吓人,他担心周悦那孩子呢,肯定不是有心的!都说哭多伤神,你还怀着孩子况呢,可别吓着了他。”

      낎他拥着妻꣓子回房鸴,“大哥ᘴ大嫂二哥二嫂,那晚饭就劳烦你们了,我这......”

      他往妻子身上努努嘴,显然是據在说自己走不쵃开。

      也没等其他人说话,进门就将房门关上了,屋里头隐隐还能听见刘芸呜呜咽咽的哭声,剝听着是委屈得不ヱ行呢! 餛

      㝳周春宪在小声的劝着。 ⤐

      院子里,众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烆 张红梅觉得她是小닎题大做퀘,“就这么点事情也쓈值껳得这么哭,我怀孕的时候氒可没这么娇气!”

      㭓 妯娌㢔向春丽显然是认同这个大嫂说的话的,“可不是嘛!”  ݬ 她凑过去特地压低了声,“一年到头不回来也就算了,每次回来就会找借口不干活,哪次不是我们两家做好饭给他们龐吃?吃了连声谢엉也没用,拍拍屁股就回了县城,到ᔱ最后还是我们收拾首尾!”

       “那可不是,我也挺烦他们!”张红梅深有体会的点点头,“还好早早就分蠦了家,㌇要不然啊,有得嵅我们两房累。á这会倒好,他们家周怀宇将周悦那傻子给伤了,居然倒打一耙췩了......”

      邘 有女ϴ人的地方就有战争。

      周家这两个妯娌同住一个村子ⁿ,和住在斩县城的刘芸很少有相处埽的时间,自然关系上更为和谐一些。

      락何况不在一个屋檐下ꍗ讨食了,没有那么多的利益争端,刘齕芸一向仗着是城里人瞧不起她们,她们还瞧不濫上刘芸事儿多勒!自然能很容易统一到一个立场上去。

      篦周家的男人都看不下去了。

      看着自家的婆❑娘们凑在一起碎碎念念,虽然他们也不高兴,但还真乗没法和三房他们计较。靟

      那刘芸大着肚子,眼看就要生了,在县城里又是娇生惯养的,回这农村,要她做事情不݆是打烂碗就是烧ꈩ烂灶,一顿饭下来天色都黑了,想要吃到她的手艺퉡?做梦还能简单㥿些!

      呉 老幺周春宪倒是啥都会,可人要顾着受委屈的老婆,葹他们这些做哥哥的,总不能说不行吧!?

      作为大哥的周春民螞咳嗽了两声,发号施令:

      “行啦,鞒别说那么多废话,孩子们都在题看着呢 !老귆头子临走前说让咱们该干嘛干嘛,累了一天了,赶紧将供品起出来,该洗的洗,父该切的切◻,爸妈䂂不在,老二媳妇你饭菜好些,你婕掌챰厨,让你大嫂和鍺孩子鉒们帮着打下手,整好了饭菜分一半出来你们先吃着㣾,也蓯别等我们了,我和老朘二得去瞧瞧,要不然传出去得说我们没人情呢。”

      基周春庆就没这想法。

      교 但老大都说到这了,他想䦼想觉得也对,“那行,老头子블刚走没多久,我们这会去追还来得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