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学妹

      “妖气差不多。”雪姬平静轮地说道。

      听着雪姬的理由,东野沧顿时对雪姬的信心大减。

      先不表说雪姬的战斗经验缺乏,更重要的是东野沧明白妖气和ਭ战᪓力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这就好比东野沧宁与吴彦祖的帅鰨气程度籈差不多,演技就一定能与吴彦祖媲̒美?

      ‘果然,还是得稳一手,先不急。誂’

      홯东野沧当即将自己原本的计划推翻了小半,在许多细节上面重新雕琢,并且给自己的计划增加分支路线的选择。

      芫另一边,或许那些深入探查村落的武士们已经被那一瞬的苍白带走,但本来就来探查妖怪状况的他们自然是留了其他㞜人在外面观察情况。

      ⷂ 꾻村落之中猛然伸出的苍白将武士们贯穿并且重昐新拖拽回去的一幕,不趇仅仅东野沧看䆁在眼扌里,留在外面在三个不同方位观察g着同伴奨的武士也同样看到了,甚至从死前同伴们挥舞螕的姿势,他们痆比东野沧Ⴗ得知了更多的信息。

      而东野沧一路目送着在村落外的武士们匆匆地向着一个方向离去,也明白接下来需要等待的就是尾张的反应了。

      一周,整整一周。

      矄就在︤东野沧以为尾张国畏惧于这个妖怪,볰不敢贸然进攻,自己也得继续绕过这头妖怪继续往京都方向寻找其余妖怪时。 奤

      “主人,那먫边有人过来了,很多。”被东野沧安排着监齗视动静的雪姬轻轻地飘落在地,说道。

      “嗖!”

      利刃劈开殮空气的竜声音骤然一顿,正熟悉着“素鸣斩”的东野沧面露喜意。 

      “终于来了。”

      随即,东野沧手掌一翻,熟练无比地在腰旎间收刀归鞘。

      自富士山之后,东瘧野沧每逢有空暇时饎间,基本蹇都会用在熟悉ᯯ“素鸣斩”上面。

      씬 所谓的剑道到㶏底是什么,剑技又如何练习,或许东野沧不会。

      不过东野沧明白自己多练习一下劈砍总归没错的,如ⴊ今经过了近半个月的时间,东野沧不敢说对“素鸣斩”如虣臂驱使,但起码不会闹出个花里胡哨的收刀结果意外演变成割肾的笑话。

      随即,东野沧跟着雪姬走到附近一处高点,却意外地发现映入自己眼맛帘的不是什么阴阳师䶭之类的,反而是大量穿着简陋腹卷ට铠甲,背着铁炮(也就是古老的火枪,战国时期的说法)的足䛥轻。

      这……就ﷶ是地方兊大名的降魔手段?

      当即东野沧就有些懵了。 摡

      ⨄ 就앻算不是什么阴阳师,好歹也该是怒目降魔的和尚,又或者最起码是忍者吧?怎么会尽是些铁炮足轻?

      莫非,当真是时代变了?铁炮之类的能打死䭟妖怪?

      能吗?

      所以,建国后不许成精是有原因的?都被突突干净了?

      东野沧扭头朝身旁的雪姬问道。“你怕不䎃怕下面那些铁炮打你?”

      “铁隼炮?” 넨

      雪姬有些不明所以,答道。“没被打过铁炮,不知道。”

      顿了顿,雪姬那平静的湛蓝色眼眸隐隐闪了闪,语气毫无波动地开口说道。“要不主人用铁炮打我一下,就知道了。”

      东野沧苤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那头藏在村落之中的苍白妖怪会为我们验证的。”

      迻而随着那些铁炮足轻一路前行,东野沧数了大概有五百余人后,最终总算是出现了十个黑色衣服铠奟甲,骑着马匹的武士在视线尽头。

      让东野沧最为重视的,则是被那十个黑镱衣武士保护在中间的两个人,一个白衣僧袍的和尚,一个衣着艳丽夸张的女子。

      ⴛ 由于距离问题,东野沧难以看清他们具体檌的样貌,但根据那些人的位置,明显能够看焾出那个和菅尚和女子才是最为关键的人物。

      ‘看来,这才是正主。’

      东野沧看着后Ө面再也没有其余人后,䨲果断地与雪姬离开这个很可能会被尾张国的来人察觉的位置。

      在这段时间里㢲,将周围的环境全部探查过了东野沧,早就为렛自己选了好几处不同的位置来혤安心做个“局外人”。

      让东野沧有些意外的是,那些铁炮足轻们在山脚下停幁留了片刻,然后随着那名女子一挥手中折扇,非但没有直ḷ接冲上✓去的意思,反自而是以着山脚下的湖泊隚为线进行列阵。

      ⒢ ᅷ 随即,那十名下了马的黑甲武士分出了一半籧朝着羌山腰上的竞村落而去。

      就在东野沧以为这些閦黑甲武士会有什么高明的手段之时,他们却是齐齐从身后背着的大笼쳹子之中掏出了什么东西,等分散地鹒走到了村落房屋边缘位置之后,他们㕈径直将手中的东西往᱂里面一抛。

      “轰隆!”

      那一邏刻,火光冲天,烟雾升腾而起。

      “炸药?!”

      虽说在这个战国时代燒已经开始将铁劖炮应用到战争之中꘾,但是看着一群穿着古式铠甲的武士砸出了类似于יִ炸弹的东西,东野沧莫名地感觉到一阵违和。

      而随着那五名黑甲武士干脆利落地将村落一阵乱炸后,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转身就朝着山下湖泊的方向逃离。

      下一刻㾶,村落里升腾起一阵怪异的声音,在东野沧的视线之中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怨气和妖气几乎如同沸水一般。

      瘍 “咔擦咔擦。”

      大量村民装扮的人从村落之中冒욂出来,手上拿着各式武器,动作有些僵硬地朝着下方湖泊涌去。

      ߩ艳丽女子手中折扇朝着前方一指,似乎喊了什么,然后那五百余名铁炮足轻齐齐开火。

      “嘭!”

      那些村民装扮的人瞬间倒下了一批,但他们却仿佛不䳻会畏惧似的继续向着前方涌去。

      嗔 ……

      “看来,这些閝村民表面上作息正常,实则怕是连意识都已经没有了吧?否则擩不↴可能连一点点退却的动作没有。”

      远远注视着的东野沧喃㞬喃地说䳴道。

      就算这个时代的铁炮与后世的枪械相比쮚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但也不是常人的血肉之躯能够抵挡的。

      而那些村民塷面对着黑洞洞的五百余个瘐枪口,就算是再勇,但凡有点意뫐识,也该俯身做些躲避动作才对。

      “咦,这涌出来的两百余名村钌民怎么多是些青壮年模样?”

      就在东野沧心中莫名升起一丝疑惑之时,面对着那些毫不畏惧的村民,那些铁炮足轻却仿佛是早有预料,动作流畅地开始重新装填丹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