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着她的腰加快撞击

      而自己才36级,差了他们十多级,如果他们是普通魂宗,那么南宫鱼有自信们击败他们,但是他们也不是普通人,而是被武魂蔬殿称为有史以来最强的黄金一代。巘

      呞现在南宫鱼来了,也是最强黄金一代的四人之一,但是这是建立在自己的똁天赋和年纪上,他吚在魂力等级上完全没有优势可言。

      ᨬ以往的切磋几人都是솴没有用全力,都是点到为止먯,南宫鱼也不敢轻言≤战胜他们两人。

      南宫鱼看向动作古怪的邪月和䂻焱,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打败他们两人,别ᘾ误会呀,这个可不是好色,只是单嗣纯的喜欢小狐狸尾巴的触感而已。

      “师姐,我췦一定会打败他们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啰”

      “哼,我绝对不会后悔。”

      胡列娜感觉自己好像中计了,不쩆过她觉得南宫鱼뽬虽然天赋强大,但是现在应该ﲱ还打不过自己的哥哥和焱,也就干脆的点了点头。

      南宫鱼富含深意的看了一聓眼小狐狸,挑了挑眉,跳下吊床,随手抓起吊床上的冰灵果咬了一口,入口即化,冰凉清爽的䴹滋味在口中爆发。

      “小狐狸,你是不是喜欢曽我呀,所以才对比试那么积极的。”

      胡列娜下意识抬头看向南宫鱼。

      钟天地之灵不含任何杂质的双眸,清澈却又深不见底,晶莹如玉宛如天使雕刻的脸庞,还有嘴ᛙ角略微带谴着的一丝笑意,仿佛没让人忘记所有,沉溺在其中。

      벯 봜 她脸色微红,美目流转,心中不由得有些心끷虚,色厉内⅌荏道:“臭不要脸,谁会喜欢你呀。也只有那些肤浅的女生,才会喜欢你。”

      南宫鱼看她色厉内荏的样子不由觉得有些有些好玩,道:“她们那不是肤俭浅,而是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说귀完他再次咬了咬手中的垽冰灵果줼,真不愧是极北之地才有的水果,冰凉ɗ清爽,真是夏天的解暑佳品。

      禹“切!臭美!”<(⒰`^′)>

      胡列娜皱了皱琼鼻,丝毫不以为意。

      虽然她⳿也认为南宫鱼长得俊美非凡,䰷但是她是不会承认的。 渎

      真是傲娇鏁,她的盖反应복也在南宫鱼的预料之中,不过自己的힚逆天颜值是整个武魂鶤殿都知道퓰。

      숹ᙝ那些女生送的礼物和零食都能养活一家人了,各种美食零嘴,以及不同季节的水果,比如这次只有极北之地特有的﮴冰灵果。

      她们不送给自己,南宫鱼都不知道斗罗大陆竟然会有那么多的美食。

      就连满脸冷漠的焱和整天念叨着离我妹妹远点的邪月,在面对这些美食时,所有的‘废话’都消失了,只剩下“艾玛,真香!”,“下次再来点这㗩个……”之类的话了。

      如果是在前世,南宫鱼都不敢想象女生自己竟然会有那么好的待遇。

      在南宫鱼看来,这是上天对他芆前騚世“我们不适合”、“你是个好人”悲惨遭遇的奖励。

      能靠才华吃饭的人,偏偏走上了靠颜值吃饭的道路,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呀。(*糲 ̄m ̄)

      ᨫ自恋完后,南宫鱼抬头看了一下天色,太阳已经快要掉下去了,干饭时间到了……饗

      ֽ 拈“走吧,我们回去了,王大厨他们应该做好菜肴等着我们了。”

      齑教皇殿里的专用厨师做出的ࣟ饭菜还是很美味的,特别是南宫鱼在结烽合自己前世地ಒ球的一些做法,再加徉上南宫鱼寻找的一些໰特制调料,那味趷道简直绝皲了。

      胡列娜本来还想傲娇一㴻下的,可ࡨ是想到教皇专用厨师做出的美味,以及和自己抢饭的哥哥和焱,坚定的点了点头。

      因为斗罗大陆这炟个世界⩀,有点偏西方,所以食物也比较清淡,南宫鱼刚开始还有点吃不惯。

      之后从死亡集中唋营回来,南宫鱼悟了。

      人生本来就很艰难,有了美食的人ኰ生才能勉强得到一点安慰,若没有美食,除了餕美女,就没有其他人生乐뼴趣了。

      所以,另类的火锅,㭱烧烤,以及其他各种美味菜肴的做法就被教皇殿的厨师做出来了。

      敌 好在也不用南宫鱼亲自去做,他只用‘指手画脚’,팤说出一些自己见识过的做法、配料以及味道,教皇殿的厨师就能琢磨出来了。

      人櫭生真是寂寞如㱷雪呀,只有自己这种经历过美食熏陶的人,才能指点他们做出这些符合自己口味的美食,才能让他们的厨艺取得重大进步。

      南宫鱼自恋想道,殊不知教皇殿中的那几个厨师为他操碎了心,烤鸭、ג火锅、烧烤、辣子鸡、大盘鸡、酸菜鱼这些都算是简单的,更绝的是什么佛跳墙费时费力的菜,还要一步一步툪自己琢磨着来。

      在他们看来,南宫鱼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每天换着要求折磨他们,⨵教皇冕下都没有那么多要求,辧偏偏教皇冕下的弟子要讓求怪多的。

      “哥,焱,ᶻ我们先回去了。”

      胡列娜对着邪月和焱打了个招呼。

      说完直㦫接拉着南宫鱼出了这个小院子。

      南宫鱼也횙对着两人挥了挥手。

      캶还在训练的邪月和焱相互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两个字:干饭!

      邪月把手上上千公斤的大石头丢下,运转魂力将身上的汗水清除干净,随便找了个蹩脚的Ὣ借口,向着两人走去。

      “娜娜,小鱼,你们等等我呀,我好久都没待有去教皇殿了,회有点想念教皇殿的建筑了。”

      南宫鱼直接无语了,你昨天不是才去᯳的吗,想去蹭饭就直说吧,搞셁得就像谁不给你吃一样。

      胡列娜扶额,自从ࠏ小师弟来了以后,她发现自己哥哥的脸皮越来越厚了,浄绝不能让他带坏小师弟。

      “鰈哥,你昨天不是才去过吗?今天还去呀。”

      她丝毫不打算给自己哥哥一点面놂子。᳗

      “呃……”᪼

      邪月发现自己的妹妹越来越不贴心了,自己的小棉袄不见了,肯定是给南宫鱼这个杂碎给㸚骗了,该死的狗东西,我与礝你势不两立……

      随后他又想起了那些美味的饭菜,嗯……今꒼天吃完晚饭,一퇆定要让你离我妹妹远点……

      他眼睛一转,道:“昨天去是昨天的事,我今天还不是没去的吗?舆”

      胡列娜:“ꪉ……”

      是我哥哥无耻的模样。

      南散宫鱼转头看向冷漠的焱。

      焱ꇔ一脸正经,람冷冷道:ཛྷ“我是为了陪着邪月,怕他一个人害怕。”

      南宫鱼:“…◉…”(?_?)幤

      焱,我看你浓眉大眼的模样,也变得堕落变得无耻了。

      …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