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卡盟

      高风在拿定了主意后,就把那枚复制有筑基丹丹方的玉筒放下,改拿起了另一枚玉简来。

      这“驻颜丹”的制作可比筑基丹简单多了,既不需要用真火炼制,也不硆要什么罕见的药材作原料,全都是一些很常见的灵草。

      唯一让꫈他感到惊讶的就是,这些药材竟然都需要具有千年以上的药性,才能作为驻颜丹原벰料来用。

      ԛ 这就难怪他从未听闻过此丹药了。毕᳈竟哪位修仙者要是有了千年以上的灵草,那还不当成쭳心肝宝贝来看待才怪,又怎会浪费在这对修行毫无用处的驻颜丹上呢!

      㤈这也就造成很了驻颜丹在修仙界极少有人知晓。

      不过这对高风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只不过催生的时间要稍微长久一点而已。

      因此他决定,等搞定了筑基丹的事后,就试着炼制一炉出来,看看是否真的有配方上所说ﰾ的那么神奇,竟能让人的容颜始终维持在服下丹药时的那一刻。

      七日后当小老头再次来到灵药园来取药材时,高风也没有多做掩饰,站在园子内直接问起了这三种奇药的事。

      “璿浮之玉、瑶草、枥木果?”小老头捋了捋小胡子,两只小眼眯成了一条缝。

      “嘿嘿!看来师侄已得到了筑基丹的配方了,所以才打来听这三种主药的事!”

      “不过,师侄!难道你还真想自己炼丹不成?”

      这位黄师伯把嘴撇了撇,用一种你真不知天高地厚的眼神看着高风。

      “当然不是了,不要说这三种主药晚辈还一无所知,就是那数百年成分的辅药,晚辈又上哪儿能找出呢?”

      就连你老人家这儿药园内,最年久的也只不过是株百余年的腐心草而已!师侄怎会奢望那炼丹之事?高风自不会实话实说,巧言的应付道濤。

      “윑既然不炼丹,那你打听这三种奇药干吗?老夫忙的很,可没空陪你闲聊!”小老头把脸一板,一副不近人情的说道。

      敔对这位黄师伯的古怪性情,高风早已有所预料,所以没有丝毫惊慌,而是笑着说道:

      “晚辈只是见这三种主药的名字甚为奇特,而且也从未听人说起过它们的形状药性,所以甚为好奇,随口这么一问罢了!”

      所以师侄就在药园内找了好多遍,却始终也没在您老的药园内发现有那三种齐药的种植。要知道这么珍稀的品种,按师伯您的惯例,肯定会想法设法弄到种子,在园内培植才对。

      可如今您老这里却一株都没有,难道这些奇药就连师伯您都无法栽僦培活吗?

      “胡说,难道你怀疑师伯的技术不成?园内之所以没有这些灵药,这根㞀本就和技术无关,而是它们全都是天生地长,由蚺天地间的灵气所幻化,你让我上哪儿去找种子去?”

      而且就算我能搞到幼苗,可它们也会因为生长地方过于奇特,在这普通环境中根本无法继续存活,所以即使我再用心也是做无用功罢了,否则你小子以为我会放过它们吗?”小老头鲃被高风的话语给刺激的不轻,大㮻为恼火的说道。

      “没有种子?这怎么可能!”高风不禁失声道。

      “哼,怎么不可能?要知道像这种在修仙界几乎绝迹,但却对修仙者大有用处的东西,若能人为种植的话,各大仙派还不早就成片的种出来了?”小老头翻了高风一下白眼,没好气的뵟说道。

      “奥,难怪筑基丹越来越少了,原来问题᫄的根源在这里啊!高风恍然大悟道。”

      高风被小老头的㖩这㒁一番话给说的心底拔凉拔凉的。䄷就算乾坤图催生效果再好,但若没有种子的话,那一切都是虚无?总不能无中生有吧!

      “若是没溇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三个月后,我』再来拿另一批药材。”这位黄师伯显然没有留意到高风脸上的异样,而是转身准备离开了。

      “可每十年就能出一批筑基丹的主药,又是从哪里弄来的呢?如果真像师伯所说,它们生长环境奇特,总应该有个固定的生长地吧!”

      高风脑海中飞快的转着,立即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没有种子没有关系,不是还有没成熟的幼苗吗!多找到一些,还是一样可以催生出来的。

      于是,急忙追问道。

      “看来你小子的好奇心还真不小啊!不过,我劝你他还是死心吧!去那个鬼地方找这三种奇药,无余是自寻死路。”小老头都懒的ᶏ回头过来,冷冷的旗说了这么一句后,就不再理睬的飞走了。

      只留下高风呆呆的站在原地,半天都未曾动一下。

      “不管多难,这谕三种奇药,我一定要拿到手!既然你不肯告诉我,那我就不会从他ɜ人那里打掼听吗?”高风仰天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缓缓的说道。 ᷺

      高风在灵鹫山呆了ㄌ三年多的时间,除了这位黄师伯外,其他较熟的人䧪也就只有郭执事和传功弟子王宇飞了。

      郭执事此人心机太沉,而且非常势利,高风并不喜欢和此人打交道。

      所以他第一个找的就是那位传功师兄王宇飞。如果从他ﬔ那里得不到什么线索,那也玮只有再到成山殿找那位贪财老者了,想必他헭肯定知道,不过破财就是免不了的了!

      当高风来到传功阁时,王宇飞正好在那儿给几名刚入门不久的师弟讲解低阶法术。见到高风以后,只是微微示意一下,就继续自己的工作。

      高风对此并不在意,因为他知道这位王师兄只是责任心较强罢了,并不是只对他如此。

      说起这位王师兄,高风倒是对其颇为敬佩。虽然这位传功师兄在服用筑基丹后,未曾筑基⩻成功,只能在炼气期巅峰徘徊,但其对低阶法术的领悟,那可真是出神入沖化,举一反三,这让高风惊叹不已,并且还从⠾其身上学到了不少法术使用的技巧和经验。

      因此,他只好在一旁耐心的等候起来。

      这位王师滆兄讲解뷣的十分仔细ꥩ,一个初级中阶的“火爆术”足足说了一个多时辰,并且还做ﶀ了几次的示范,让那几人好好的体会领悟了一番。

      说起来,高风的五行法术,除了在九转混元功上学的那几个外,其他法术还真没有多学几个,这三年多的时间,也只不过是把那些还未彻底掌握住的融釜汇贯通罢뇲了!

      终于那几位少年在请教完毕后,告辞离开了屋子,王宇飞这时才向高风笑着问道:

      ⾻ “高师弟,好久没来这里了!是不是决定开始学习中阶法术了?”

      高风闻言苦笑了一下,没有精神的说道:

      “师兄又不是不䇆知道我这资质,学习那些初级下阶法术就已耗费了三年时间,再学更难的中阶法术,那还不花个八九年才能略有所成,我看还是算了吧!”

      王宇飞听了,眉头一皱,有些责备的说道:

      “师弟怎么能自甘堕落!要知道你的资质确实是差了点,但是勤能补拙,只郈要你肯下功夫苦心修行,肯定会大有所成的。”

      高风听了后知道对方是真的为自己好,只好无奈的胡乱答应了两声,这才把话叉开,终于开口问起了筑基丹主药的事。

      “高师弟想知道璿浮之玉等灵药物的出处?”ম王宇飞惊讶的问道。

      “是啊,师兄在徤本门这䇲么多年,应该知晓一些吧!”高风很期待的问道。

      王宇飞闻言,沉吟了一下后,才说道:

      “知道当然是知道,只不过我劝师弟还是빥死了这条心吧!那个地方不但危险无比,而且平时是无法进入的,只有在特定时间、特定的地点딯在师门长辈的帮助下才能进入其中。”

      一听说对方知晓,高风心中猛然一喜䳦,但䂤王师兄随后的话又让他吃了一惊,连忙追问起来。

      原来此类灵药,早在许久以前就已经非常的稀少,而且普通地方根本就无䔤法种植那些灵药。

      所以现在唯一还能找到它们的地方,也只有那些所谓的特殊空间了,也就是修仙界现在所鶔说的禁忌之地。

      既然能被修仙者都称为禁忌之地,那这些地方自然是凶险无比,禁忌之地里面普遍都是那种环境恶劣꫊且地处偏僻的所在。

      更有一些还是妖灵邪魅的巢穴쐓,想要通Ꙑ过就必须一路斩杀才可以,甚至里边还存在一些上古禁制,所以想要进入其内就必须w要先破除禁制,才有可能进入其中。

      而灵鹫山等㸸黑螭国的修仙派,历年来的筑基䊅丹主药,就是出自一种被火属性古禁制所封禁空间内。

      而那里的禁制又是非常的厉害,原本凭五大修仙门派的力量是完全没有希望打开的。

      但是后来一次偶然机会竟被其他门派发现,此禁制每过七年时间就会有五天的衰弱期,如果能在这期间内有数名元婴期修士一齐施法破禁的话,那便可以暂时打开一条通路,可让一定数量的人进入其中。

      当一开始通路出现时,所有修仙者都试埁图想进入其中,结果却出现了意外。

      凡是筑基期以上的修仙者,全部会被古禁制内一쥉种奇劰异的力量所阻挡,而炼气期的修仙者则可以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其内,并且还能在里边采集到大量的稀有灵药,쭠并把它们带出来。

      这个发现立即轰动了黑螭国修仙界,于是除了那三个超级门派外,⡭五大修仙门派每七年,就会派一批筑基期以下的弟子进入禁忌之地,去收集大量灵⦣药,而其中筑基丹的主药就在里边,这也是各大门派弟子进去的主要任务。

      一开始时,各修仙门派的弟子还能相安无事、各自行事,对那些被选上的弟子来说自然无比欢喜,因为这可是一次难得的肥差。

      但随着长期不断的采集,致使禁忌之地内的灵药越来越少,各门派间也因此会为了某株奇药互相争夺、甚至大大出手,所以从那时开始就不断有门派之间的争斗发生。直至到了数百年前的某次,有弟子在争斗中丧失了性命。

      而正是由于那一次门派弟子的死亡,让各大派间彻底撕破了脸皮,干脆明打起了弱肉强食口号,鼓励起门下弟子去抢夺他人的灵草、灵药,让禁忌之地从此彻底染上了血色。

      如此一来,随着灵药逐渐的减少,而禁地内的争抢却一次比一次激烈,一次比一次血腥。

      到了近百年,禁地内厮杀的已经变成了它无情的角斗场,这也让从禁地内活着出来萷的弟子越来越少。

      因此,这也让各门派中橉低阶縂的精英弟子损失不少!更让各派众弟子开始把禁忌之地称之为“血祭禁地”,所以在低级弟子中都纷纷开始躲避不去,甚至一度出现无人愿意去的尴尬场面。

      因此在一开始的时候,各大门派都是用强硬的手段迫使一些低级弟子进入其中。

      结果是,那些被选飶中的弟子在进入禁忌之地之后,直接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直至时间到了再空手而归。

      让派遣他们的进入禁地的那些门派高层䒾气的七窍生烟,但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人家本就鮜不愿去,是你硬把人派进去的,所以最终也只能是不了了之!

      于是,在黑螭国各大修仙门派对灵药更加急需和迫切,但自愿冒险弟子始终是寥寥无几的情况下,所有门派都开始用重赏来招募禁忌之行的弟子,并且还把能从禁忌之地内带出的灵药和重赏程度挂上了勾。

      别的门派不说,就说咱们灵鹫山自己吧!

      从上几次就开始,门内就已明蔀文规定,只要报名参加的弟子,就可获得五块中阶灵石和一件上品灵器,而且这些都ጚ是事先赐予的,以资鼓励。

      等真能从禁地内带出灵药后,门内还会视其所带灵药的多少和质量的高벋低给予另外更加丰盛的重奖!

      从灵石到法器、灵丹可谓是应有尽有,最高的奖励甚至还包括一枚筑基丹,这些东西足以让那些低阶弟子拼命蝨博上一把了。

      这样高的重赏一出,果然让修仙门派一度再次出现了猛烈报名的景象,䣋但这样的情形也只☚不过维持了短短五六次而已。

      禁忌之地内的血腥程度让那些低级弟子彻底认清了现实,知道这个重赏虽然无比的诱人,可想要拿到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因为原先没用重赏刺激时,能在禁地争夺中生存下来的也仅有三分之一不到,而在重赏之后能走出血禁试炼的竟连翌五分之一都不足了。

      能从禁忌之地中活着出ᣒ来的弟子⡬已是幸运至极,而能够带出灵药的人那就只有那些精英中的精英才能做到,因此大部分人除了一身重伤外,根本就是毫无所获,更不要说换取筑基丹了。

      没想到,采集些药材要去禁忌之地,而且还要和其他门派弟子进行厮杀。

      高风听后倒是满心的欢喜,厮杀吗?屢这不正是自己目前所需要的吗!自己也只和金灵比试了一番而已,但却还未曾真正的进行过血的洗礼,如今这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高风自然是蠢蠢欲动,迫不及待的现在就想前去。

      不过他自然是不会让那种神情表露在脸上了,所以他装出一副有些恼怒的神情问道:“那为何各仙派不能约束弟子共同平分灵药?要知道这些药反正也是用来共同炼制筑基丹,那何必还要闹得撕破脸皮,结下仇怨呢?”

      结果王宇飞听了之后,苦笑着回答道:

      㛦“师弟有所不知,即使共同炼制的筑基丹,但是分配丹药时却全看୉各派提供灵药数量的多少,来按比例分配的。所以这种情形下,怎能不让各大门派拼命争抢灵药呢㒪?”

      高风表现出一副ϐ无语的神情。

      最后,在他把最想知道的“血祭禁地”开始时间问清楚之后,就낂在王师兄的叮嘱下离开了传功阁,回到了灵药园。

      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血鯲祭禁地”就会再次开启了,高风邪魅的一笑,喃喃的自语道:“血祭之地,别人或许怕的要死,但对我来说确是一个极其适合修炼之地,只要在里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若对方抢着要送人头,那我就只能勉强的收下了,高风阴森森的说道。”

      “血祭︟之地”我ⴄ可是对你的到来充满了无尽的期望。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啊!

      此时的高风完全是一副幸灾乐䝺祸的嘴脸,双手背在㪌身后,看着药园的上空竟吟起了李白的那首《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扼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