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动一下我好难受

      梁志宏又道:“另外,根据法国工会的相关规定,我们在收购MFG之后,不允许无故解雇法国国籍的员工。那就是说㏵,我们收购企业之后,还要额ѳ外花钱来养这群法国员꓍工,他们如果不高兴,我们连图纸都拿不到。”

      杨斌硬着头㟙皮道:“是的,除非对方主动辞职,禘否则我们必须保持这部分员工的工资与福利。”

      う诸多班子成员一听到还有这种隐形支出后,更加不看好这个ﳧ收购案。吥只听一人发言道:“据我所知,这种隧道机在国愰内最少有三家企业可以生产制造了,뻝我们是否还有这个必要去冒这个风险?”不少人点头表示赞同。

      梁志宏接着发言道:“刘总说的这三家企业中,沪上采用的是RB技术촞,津门采用的是米国技术,益州采用的是德国技术,梲这三家企业仅负责制造供应附属配件,其核心设备妬均要从技术出口国采齃购,企业根本没有꠩定价权。”他敏锐的感觉到,大蔘部分的参会者是不赞成收购计划的,只是迫于魏潉总的面댉子才保官持缄默。

      魏兴华何尝不知道这中间的难度,可作为市管干部的他,除了对企ꡬ业发展负责,更要对政府负责,他受到各方ࣣ面㼰的压力非常大。

      榀 魏兴华扫视一下,突然发现角落处坐着一人,便点名道:“兴国,你来说说!”

      王兴国嘴角一抿,本来还不够资格参与这种级别会议的他,今天是替出差在外的凌处旁听的。

      “魏总,我是这样想的,第一,关于自身,咱襏们厂子除了蘷个别产品拥有发达国家80年代的技术水平之外,绝大多数产品的櫮技术太过老旧櫖,通过收购国外公司能够普遍提升技术水平已经势在必行。第二,再从未来前景看,我们需要这种隧道机作为企业仺的拳头产品,市场需要这个产品用来大规模修建地铁。第三,关于市场ᙌ占有率,如果我们拿到核心技绎术,那就能把控成本,战胜对手,如果拿不到,我们跟梁院长说的那三家公司一样,受⨂制于人㦏,还比他们多花几个亿……”接下来,他又逐条分璻析起来。

      见会议风向又被拉回到采购有利的一边来,魏兴华▗在心里长出一口气,开口道:“大家关心的贷款问题,你们想一想,兴国他们那批大学生刚入厂的时候,一个月工资才125块钱,今年新入厂的大学生工资多少了?这十几年,我们的收入볨水平就翻了5倍,几亿贷款现在来㔥看,是个包袱,可十年二十年之퇈后呢︀?他不过就是口袋里的石子而已艷!有人说,我们花几个亿只为了买技术,那就错了,⮎MFG那可是全球第二大隧道机制造商,他旗下还有着非常完善的全球销售渠道,很多国家还是非常认可这个牌子滴,那个新词怎么说来着,品牌价值……”

      最后,他将大手往会议桌上ꜗ一拍:“下个月,邀请法国代表做最后一轮谈判,拿下核뺃心技术ో,否则一拍两链散!我只要䞥结果!”。

      -------------------隯------鎧------------豉

      “啥?첿让我们去劳人处帮忙?”刘铭大声道。䬰

      “厂内正常调氁令,为期两周,你现在手头上工作都已经完成了,就先过去帮忙,如果那边工作结束了,你可以提前回来。”其实老穆也颇有不舍,别看刘铭这小子来科组时间不长,却着实替他解决了不少问题,老穆正准퍈备好好培养一下子的。

      可厂里每䋻年这个月份从院里调大学生的惯例是没法改ർ变E的,今年正好轮䳧到输送科组,梁斠院长点将让刘铭去,老穆只好认了,跟刘铭欀同去的,还有毕楚龅楚与郭明。鐜

      刘铭心里百般不情愿,自己刚賒在资料室里泡两天,就被推到院外了,着实耽误进度啊。 鍑 ﵅ ꖤ“主任,还有㥥一흴个问题。”

      “说!” 萸

      “我们几个去帮忙的Ꮓ,下个月开双薪吗?”

      胧“滚䳝!”三个小青年就这么被简洁明了地送出主任办公室。

      话说三人被老⁝穆赶出办公室之后。

       “切,这不明摆着压榨我们的劳动力么?竇”刘铭不以为然的抱怨道。

      毕楚楚似乎知道些情况,皱眉道:“这次去劳人处帮忙可是苦差事。”

      猚 “哦?何出此言那?”刘铭问道。歹

      “一般这굱个时间段,劳人处就一项工作可做,ꡝ那就是整理表格!”

      “我去!”刘铭回忆起入厂时在劳人处填写的那几十张表格,整个人都不好了。

      周一早上,刘铭三人小组,相约在办⢄公室集合后,步行到劳人处那栋的砖黄色小楼前,不多不少正好用了30分钟。

      胺 之前来去匆匆,刘铭这回才发现这小楼的特别之处,㍇这是一栋独立的三层小楼,主ぴ马路延伸了一条石子걤小路,直通南楼口,小楼东西两侧种了很多月季花,再配上外圈儿的串红以及半人高的灌木绿植,在矗立高大厂房仓库之间,颇显出尘之感。

      “今儿才知道,原来劳人处,全称叫劳动人事管理处啊!”刘铭扫了一眼楼门口的白色立嶀牌道。

      三人按规矩,先找接洽人,这位被人尊称一声怂赵姐的女人,40来岁,身材偏瘦,颧骨略高,嘴唇惷薄薄的,见到刘铭三人报道,立马现出一탰副如释重负的神情。

      “哎呀,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给你们盼来了。”赵姐激动ȯ道,只是再看看偌大的办公室里,几乎每台桌子上,都堆砌了別半米高的表格文件,便又发现她并未夸张。㊨

       “瞧您说的⯡,我们这也是听从领导安排,做革命的一块砖,那里需要那里搬。”这种场面话,毕楚楚张嘴就来,暃听得郭明一愣一愣的。

      ￙“赵姐,咱们能干娐点什么呢?”刘铭挽了挽袖子道。鹼

      䤇 “你␾们看,”赵姐指了指自己旁边办곋公桌子上,半米多高,十几摞的表格道:“这些都是今年入厂的员工资料,需要整患理录入电脑的。你们负责来录新人的资料,퓐在职员工的更新,其他人负责。”

      果然,饶是刘铭已经做好心理建设,可一看这些表格,也不禁腿脚发软。

      “喏,你们三个就在这几台电脑上工作,ᰂ我先给你演示一下。”只见赵姐麻利的点开桌面上的一个图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