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TokyoHot6041

      ' 趽一场宴席,最舟终在略显尴尬的气氛中뽈结束了,自觉得到了刘承祐的“允诺”,،王守ޚ恩满意而去,高防则叹了口气,钨至于李万超,情绪怏怏,有点耻与之为伍的样子。

      “殿下,这个王守恩,真是不꣫知⵪死活,讨赏竟然讨㑼到您面前了!”堂间,几人留了下来,张彦威很“政펜治正确”地率先对繱王守恩发起声讨。

      向训也ꗱ轻晃着头,感慨道:“卑职早知王ꇮ守恩贪鄙,却不知,其人利欲熏心竟至于此!当着潞州文武向殿下请赏,这是在逼赏啊!”

      刘承祐此时,却已经恢复了泰然,表情平和,看向郭荣,问道:“你觉得此人如何?”

      “小人貾也!然天下道州,这样的人,绝不在少数,殿下却也不必过分为之烦忧!”想了想,郭荣平静地回答,随即看着洚刘承穁祐:“对其所请,殿下打算如何应对,果真从之?”

      刘承祐视线收回,目光下视,盯着面前的一盘菜,轻轻地舒了嫚一口气힪,说道:“就算王守恩不提͵,我也有出府库之资以赏慰将士。聚첾敛人心,金银钱帛,虽不是最有效的方法,却是最直接的手段,亦可让将士们感巸受到我看重之䤾心!”

      听刘承祐此言,张彦威坐不住了,只当他是欲向王守恩“服큶软”,瞪大眼睛说:“殿下,如此岂非如那王守恩愿?如此一来,只怕此人会更加张狂啊。”

      “不至于驋此!”刘承祐抬手止住有点激动的张彦威澚:“赏励士卒,本是我意,又岂是一个王守恩,能够左右的?”

      张彦威愣愣地安静下来了,郭荣与向训却望着刘承祐,似乎在等待其下文뎢一ࡳ般。

      果然,只顿了顿,刘承祐便补充说道:“既要恩赏将士,需知쁯数目,去整蛙理一份上党将士的详细名单。此事,就交给你了。”

      ꔶ迎着刘承祐的目光,郭荣微讶,很快明白了쥡什么,一抹笑容在嘴角绽放开来,抬手应道:“是!”

      见郭荣意会到自己的想法,刘承祐满意地点了下头,又沉吟了一会儿,刘承祐蒬问向训:“这王守恩,在潞州ꆹ实则并无根基吧......”

      闻问,向训点头:⠅“是的。他是在张从恩离州去汴之前,委任的巡检使,若论在上党的影响力,比起高防与李万超,相差甚远!” 㨢

      连续眨了几下眼睛,刘承祐说道:“这段时间,与高李二人,多多亲近。” 팮

      ﷥“殿下,高、李二人,皆是干才,高防朴诚稳重,李万超勇猛刚毅,非王守恩可比。”应诺的同时,向训不由向刘承祐建议道:“您,不妨接见읆二人......”

      “你似乎很欣ၼ赏这高、李二人?”刘承祐看着向训。

      ꀈ 팘向训一低头,轻声道:“卑职踁不憔过珠您身边为中Ἇ涓事者,高、李皆国之将臣,年纪既长于我,才干皆∥著⻑于我,品行俱高于我,둱只是聊表心中敬意,不愿殿下错失国士罢了!” 㴇

      向训平日ﴖ里是个很自信的人,心中自有傲气,但见他言辞谦谦,这帝般推崇高防与李万超,刘承祐心中袢暗鸔思,排除掉螔向训言语中谦逊的因素,〸那二者,多少应当有些才干的䗕。

      “不过在我看来,星民刚毅果断,可付大事,是真国士也!”随即刘承祐目光流露出欣赏之意,对向训说。

      “殿下谬赞!”刘承祐的正面夸奖,让向ꍳ训更加谦虚了。

      “细数下来,你也是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提起二人啜了,确是不妨见见。如欲彻底掌⌕控潞州,这二ᮼ者也是关键!”摆了下手,刘承祐说道:“国朝初立,天下未鞀平,正是亟需人才的时候。”

      果“不过眼下,契丹人仍是大患,也不知耿崇美攚军至何处了?”说着,刘承祐眉目间隐现几许凝重,抬眼问諝:“韩通那边什么情况。”

      闻问郸,向训摇着头:怨“今晨之时,韩通便率骑℡兵,直接向南来探查而去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消息传回。”鷟

      “大意不得!”刘承祐声音微ᔻ沉,随即释然蔑,对三叧人道:“让各军营,各据城中要处,都给我警醒䁐些!韩鸟通归来,立刻通知于我!”

      庅“是!”

      ...枩...

      夜间,刘承祐直接宿于节度府,坐镇上党。此时刘承祐麾下,也算人才济济了,尤其是柴荣、向训,都是큇允文允武的,有他们帮衬,区区上党城,自然尽在掌握。

      稍晚些的时候,高防被请来了,在侍卫的引导下直入二堂拜见。堂间燃烧着十余支잕蜡烛,各处被照得分外亮堂。

      刘承祐,正埋头于案上,阅览着潞州的一些州志典籍。书册皆已陈旧,且许多信息都是好几年前的,比如人口数量,土地情沒况,税赋情况,历뚎任官员施政等。

      信息虽有些过⸅时,但刘냝承祐看得却是津津有味。尤其关注潞怋州治下各县官员,可惜没庮有见到些“熟悉”的名字。

      唯一让刘承祐感到欣慰的,便是府库之丰足,当真能用充盈来形容。赵行迁与契丹的括钱使,确是将潞州刮了一层튴皮,据其账目,所說括之钱帛,价值千万钱揵以上......

      高防入内,便见着手执卷册,伏案阅视的刘承祐,那副认真裐的表情,让他微感讶异。

       刘承祐有些㍤装,似乎没发现有人入内一般,直到餶侍卫禀报,回过神,见到高防,起身亲自相迎。

      “拜见殿下!”

      “高判官琳请坐!”

      “谢殿下!”坐下,高防直接发ᜏ问:“不知殿下夜召下官,有何吩咐?”

      걵 见状,刘承祐放下了手中的账册,肘靠书案,整个人显得十分放松,借着亮堂的烛光打量着高防。

      面对刘承祐的目光,高ߜ防坐姿端正,目不斜视。从头到尾,此君都很具礼节,自带一股沉稳气度,就这表倫现,便有贤士之风。

      “我听闻,从十年前起,高判官便筙一直在张从恩属下任锎职。张从恩为北綴京留守,你为太原府属官;调职澶州防御使,你以判官从之;֤入朝中枢,你亦随之进京;留守西都,你又以推官事之;及服母丧,期满,又随张从恩移镇郓伥州、晋州、潞州,历㧪三镇헛判官......”

      随着刘承祐缓缓叙来,高防脸上止不住讶异,这几乎将他而立之后,十来年的仕途生涯给理了一遍,刘承祐显然对他有过详细的调查。

      没有在意高防的表情变化,刘承祐继续说:“十年随侍,辗嚂转各地,未曾废离,高判官与张从恩可谓感情深厚了甈。何以此瘷次,如此坚决地选择背弃他,竟不顾北多年主臣之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