хххх日本

      叶孤城似乎没有听见,犹如老僧入定一般,念䙝沉识海。

      造化吞天决跟永动机似的,金色ݿ小人的样子比起昨天,显得更加灵动。

      叶孤城自己能感觉到,修为在不知不觉中,又提升一大截,就连魂力也充实不少。

      要知道,这才仅仅一天时间就比他过去一个月时间믶刻苦修炼的灵气还要精纯。

      “狗曰的,怪不得那些小说里的主角都那么强。”叶孤城暗暗ᐧ心惊道:“这挂都开成这样了,哪怕是头猪都得无敌吧꫗?”

      明明一整天忋都光顾着溜达,修为竟然还能自己提升。

      真是爽爆了!

      当然了,灵气的提升并不代表仙途就能一帆风顺,最重要的还是要靠自己去感悟天道。

      隲 等他突破到金丹期大圆满时,㤏还得갻自己去寻找突破的契机。

      ……

      硭鸿李诗诗看着叶孤城沉思的样子,立即放轻手中的动作,眼神变칞得迷离。

      她也不知道为何,总是觉得眼前뮪这모个男人不一样。

      虽然样子跟身份地位都没变,但是眼ጙ神却变嶍得很温柔,没有之좵前的阴ꓚ狠,甚至她穿得清凉퀺时,叶孤城眼神还会闪躲。

      而且,早上还调戏她,这换成以前,那是不可能发生的啊。

      还有最重要一点,那就是叶孤城已经一个月没有揍她了。 ﵓ

      “或许,튍听话卫的女人会让人心疼吧!”

      思前想后,李诗诗只能将叶孤城的改变原因,归咎到自己身上。

      ꔛ看着他身上的伤ૠ,李诗诗越想奧越气。

      “这兰掌教的心⒤真黑,竟然对自己到底亲传弟子下这ȓ么狠的手!”

      “你说什么?”叶孤城在入定中被惊醒。

      当他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双眸如同奥特曼一样,金光大作。

      李诗诗如同被洪水冲撞一般,感觉浑身如陷泥潭,眼前这男人不是少爷,而是诸天神帝。

      她双膝发软,跪伏在地上,惶恐道:“对不起少爷,诗诗不该多嘴,请您责罚。”

      ⭉ 此᫺时此刻,她还以为自己舘妄议掌教,惹恼了少爷。 ఇ

      叶孤煒城并没有听到她刚刚说什么,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你做错什么了,别动不动就ؼ跪下,我不喜欢这一套。”

      李诗诗不敢当真,依旧跪在地上不起。

      叶孤城头有覡点大杉,沉着脸吓唬道:“你再不슮起来,我可要揍你了!”

      ݣ听到这熟悉的口气,李诗诗㛔太怯懦的站起来,低着头跟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㣇。

      叶孤城见她这副样子,心情无比复杂。

      前身真是造孽啊。

      好好的一个女孩子,竟然祸害成这样。

      这一刻,他心里做出个重大决定。 䕥

      从浴缸里起来,随手披上一件长袍后,直接走出浴室。

      “别傻站着鞘了ඖ,过来!”

      “嗯!ꐭ”李诗诗捏着双手,小心翼翼的跟在其身后。

      ……

      卧室床上,叶孤城大顢马金⃕刀的半躺着,李诗诗坐在床边上。

      花 “诗诗啊,你今天왿几岁嘇了?”

      鐽 墫 “今……今年十九岁了!”李诗诗胆怯道。

      “算了一下,你跟了我快十年了吧?”叶ቑ孤城继续说道:“当初你的家族是因为我被灭,而且这些年来我还一直䀅打你,你心里恨不恨我?”

      “诗诗是少爷的,就算您要杀我,我也不会恨你!”唠嗑唠得好好的,李诗诗又要跪下了。

      不过臤这一次她没有成功,双腿就ƪ像是被卡住一样,怎么都弯不下去。䥱

      “少爷!”李诗诗哀求嫞道,似乎不让她跪下心里很难安。

      “罢了……感谢你这些됮年来的照顾。”叶孤城取出一个储物袋扔给她。

      “少爷,您要赶我走吗?”李诗诗不敢拿,快速的放回床上。

      몿 “你下山吧,这个袋子里面的钱,足够你富贵一生。”叶ꎪ孤城认真道:“找个如意郎君,过你想要的日子去。”

      叶孤城知道这么做,会爬让人怀ʢ疑他跟前뻑身有出入。

      ထ 可是没办法,他ꢽ本来想慢慢让李诗㥸诗摆脱奴性,可这娘们好像天生奴륜骨一般,打死都改不了。

      这样一来,反而ﱜ让他ڗ感觉到罪孽深重。

      而且知人癆知面不知心,谁知道这娘㱞们心里多恨他,万一哪天被阴死就不划算了。

      因此,叶孤城干脆一不做二뀎不休,放她自由禴算了。

      可谁曾想到,此时李诗诗非但没有高兴的样子,反而是委屈得掩面而泣,哀求道:“少爷,你不要赶诗诗˻走好㜦不好。”

      “啊这……”叶孤城很迷惑。

      ჼ“少爷,是诗诗不对,诗诗再也不敢多嘴,求┕求您⩋让我留下来。”李诗诗跪在地上,拼命磕头。

      “要不您打我吧,狠狠打我一顿出气都行,诗诗真不想离开少爷。”

      “你⊋……”叶孤城都惊呆了。

      ᚁ怎么回事,她难道是受虐狂吗,还她自由不走,还主动留下来挨打?

      该不ꎋ会是看这个储物袋干干瘪瘪,嫌弃里面没几个钱吧?

      如閸果是这样的话,叶孤城倒可以给他更多,甚至十倍都行。

      毕竟钱财是凡世俗物,他要了也没用。

      可是看这娘们的意思,又好像不是嫌钱少,反而有种很依赖䮄他的感觉。

      “少爷,要不您采补诗诗吧,诗诗愿意给您当炉鼎,只要뚤能留簌下来,您让诗诗干什么都行。”

      李诗诗很慌,甚至已经开始脱掉衣服{,双眸之中尽큣是菽哀求之色。

      ⽔“……”叶孤城很为难,看也不是,不看ᐝ心痒꼾痒。

      怎么感觉怪怪的。

      웃 逛 狗链、手铐、蜡烛、鞭子……

      좞嘶,不ዃ行了不行了,受不了!

      “你快把衣服穿上,我让你留下来。”

      嗪 “少爷,᣶您没骗诗诗吧?”

      “赶紧起来,我骗你干什么!”

      Ӆ“谢谢少爷开恩!”

      李诗诗确定不是玩笑之杮后,开心得眼泪直流,甚至还雖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

      “少爷,我给您捏捏肩膀吧?”ᅱ虽然能继续留下来,可没做点什么,李诗诗心里总是很忐忑。

      这些年来䘈,她心里其实一直藏着一个没人知道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䆘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叶孤城将她绑ꮨ起来打的时候,总是有种莫名的兴奋,而那个痛顝感很让她享受。

      所以,叶孤城一个月不打她,她心里就像是猫爪在挠一样,瘙痒难耐샿。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