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地兽神兽金刚2部

      柳若馨就林默这样,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这一笑把林默看的有퀴些痴了,就这样痴痴的看着柳若馨。

      柳若馨被他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了,立马收起了笑容,没好气的拍了一下林默:“呆子,ꗑ看什么呢?”

      “没,没啥,ⓞ主틨要是你刚刚那一笑太好看了。ᘏ”林默慌张的解释道。

      𤋮뮌“行了,我知道了。虽然我们没有拜堂成亲,但ⓐ是我义父已经将我许配给你了,那我便是你的妻슋子了。现在你先叫我若馨吧,等ﴍ我们綃正式的拜堂成亲后才能叫我夫人。”柳若馨说完,脸梾上都羞红了。

      ࢘ 林默拉起柳若馨因常年握剑而왢起茧子的右手,说道:“恈放荱心,以后你的余生我守护。”

      柳若馨被林默的这句话感动到了,将头靠在了林默的肩膀上,柔声的说了一声“嗯。”

      林默搂着怀里的柳若馨,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即使拼尽性命,我也要守护好你。

      过了一会儿,两人手拉着手来到了医馆大厅,Ϗ两人看对方的眼神都是那么的匏含情脉脉。徫

      陈安安见他们俩手拉着手,不由的一阵ᜋ羡慕。心中暗想到,要是朱哥哥也是这么对我该有多好。

      林默走到陈安安面前,对陈安安说道:“㉐表嫂ᯅ,你阔看我和若馨也不能在你们医馆腑白吃白住对不对,这样,我和若馨给你100两银子,还有平时就꾪在医馆帮忙打下手ం,你看怎么样?”

      听到林默说话,陈安安才从幻想着醒过来,大手一挥说道:“没事的,都是一家人,你都叫我表嫂了,我还能亏待你们不成。”

      旁边的赵布祝和朱一品一脸惊讶,陈安安平时那么小气的一个人,丂这次怎퇾么那么大方。

      其实,陈安安之所以大方还是因为林默对她的称呼。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陈安安看来,林默算是朱一品的娘家人了,既然朱一品쀙的嶆娘家人都同意他和朱一品在一起,朱一品还能有什么理由拒绝她呢?

      所以,她才对林默那么好。要是换成其他人的亲戚,陈安安不得好好的敲诈一笔才怪。

      “不不不,龒表嫂要是練这样,我和若馨反而会住的不安䜜心,还会因此心生愧疚。”林默说着,匁就拿出一鴴张一百两银票塞到了陈安安手里。

      至于林㒄默为什么要这样做,主要是为了找个理由长时间待在这个医馆。毕竟演戏쫌就要演的全面一些,你要是醤真的在这白吃白住,到时候时间久了,ᒃ依照陈安安那性格估计会把他和柳若馨赶走的。

      “好Ꚛ吧,既然表弟都这么说了,我这做表嫂的也只好投李报桃了。”陈安安见到银票,立马把它收了起来,假峹装不好䔢意思的说道。

      “安安,应奡该是盛情难却。”赵布祝在旁边摇头晃脑的说道。

      陈安安拿起手中棍子,一下子挥过去,打在赵布祝身上,生气的说道:“就你话多,你的药切了ف吗,女厕所的粪掏了吗?”

      䑰 林默,柳若馨,朱一品三人对视了一眼,E无奈的摇了摇头。

      —— 戄

       下午,柳若馨带着林默和朱一品来到了王万金的府上。

      林默和柳若馨一跳就跳到了院墙上,而不会武功且腿短的朱一品则是在艰难的爬着院墙。

      朱一品好不容易爬上院墙,便开口对柳若馨抱怨道坶:“我说你出个任务非得带上蟖我干嘛?你带林默不就行了,他武功高强,我又不会武功。还得爬这院墙,累死我了。ポ”

      “你嫌累啊,那੆你回去吧,回你那医馆好好待着。不过你师父的事,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了。”柳若馨没有看他,盯着院子说タ道。

      “你说这里面的니人跟我师傅有什么关系啊?!”朱一品气喘吁吁的问道。

      “랶当然了,不然我带你出来干嘛?当累赘ാ啊?”柳若馨没好气的说道。

      朱一品没理会柳若馨的嘲讽,而是继续问道:“我师父怎么可能跟土财主有关系呢?”

      柳若馨冷笑了一声,说颋道:“他没准就是你师父的线人,现在陈幕禅死了,另一个线人孙来路也死了,下一个没准就是他了。”

      “tua,这么高级呀,我师父是不是还有什么线人?”朱一品问道。

      “我说你们俩个能不能小点声,櫋你们这样很容易被人发现的。”林默见他们俩聊的这么嗨,出言打断道。

      这时,林默看着院子里出现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王万金㒨屋里里走去。

      林默从院墙上扣出两块石子,朝着那两人扔了过去。一下子,就把刚才那两个人给打晕了过去。

      见那两人晕倒后,林默对着他们俩说道:“走,我们进去。”

      三迿人来到王万金屋子门口,便被他的家丁拦下了。

      家丁弯腰对他们三人行了一礼,问道:“你们便是郭大夫吧?”

      林默也对他行了一礼,说道:“是的,劳烦通报一声。”

      “好,三位稍等片刻。”说完,家丁变去通报。腮 咮

      没过Á一会儿,那家丁便回来,领着他们三个去了王万金屋子里。￸

      一进屋子,朱一品就先对王万金行礼称呼道。这是他们三人在刚刚家丁通报的时候商量好的,让朱一品假扮那个郭大夫。 

      王万金看着朱痏一品,生气的大声吼道:“搞什么,老爷我花的是二十两银子,挂的是专家号,我是专点的郭大夫啊,怎么换了你这么个毛头小子来了。”

      朱一品弓着腰解释道툜:✣“员外,郭俁大念夫今天身体不适,特别让我来给您看病。”

      王万金一脸不相뗎信,说道:“是溾嘛?贵姓啊?”

      朱一品见自己骗过去了,回头一脸得意᪃的看了一眼林默和柳若馨,转过身对王万金答道:“小人姓朱。”

      王万金继续道:“郭大夫也没有跟你说过,我气血깬不通啊?”

      “说了说了,气血不通呢,乃肝火太旺啊!”朱一品答道。

      说到病,≎这可是他的强堢项。要说其他的他不知道,但要是关嫸于病的,他基本上都能答出来。

      说完话,他和王万金都笑了起来。

      可是,笑了一会,王万金突然间大喝到:“大胆!来人䚶!”

      说完,屋外就跑来了五六个家丁将他们三人围住。

      林默下意识的将柳若馨拉在了自己身后,这一小小的举动让柳若馨心里一阵甜蜜。虽⨻说六个家丁对他们来说,解决掉完全是轻而易䊭举。但是,即使是这样林默也不想柳若馨出现什么意外。

      王万金这时走到朱一品面前,冷笑道:“小子,潠我找郭大夫是专门治脚淌气的,从来没看过什么䱇病。老实说,谁派你来的?” 쀆 혛

      林默走上前,对王万金轻轻的行了一礼,说ি道:“王员外崐,您可能是误会了。我们真的是过来给您看病的,郭大夫专治脚气,而我旁边这位朱大夫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说完,又凑到王万金耳边小声说道:“连你肾虚都能治。”

      ḁ“好,那就让他看看我的탈脚。”说完䵧,王万金䓴又坐回椅子上,他的夫人帮他脱了鞋子和袜子。

      刚一脱,那臭쥄味就弥漫了整个房间。柳딳若馨憋着气,皱着眉头抱住了林默。

      볰林默见她这样,小声在她耳边说道:“下次我教你龟息功。”

      王万金这时说道:“你要툅是能把我的脚气治好,你要什么,我给什么。要是你敢骗我,明樼年今天就是你们三人的忌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