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寺梨莎在线观看

      清晨,没有曾经熟悉的鸟叫也没有葱绿的景色更没有朝됄气蓬勃的打工人,映入王游眼帘的只有一片荒芜幦和破败以及早早出来寻求生存的行尸走肉。

      这是王游苏醒后度过的第一个夜晚,昨夜的袭击和一폯场超维游戏让王游清晰地感知到,这已经不再是七百年前的那个时北代,这是一个残酷的时代,大多数人不拼₣上性命无法生存的时代。

      小文也醒了过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眼角一丝晶莹。

      碶 “醒的挺早啊,鿁老古董。”小文笑嘻嘻地说道。

      “是挺早,昨天半夜就醒了一次,你们这的人还真⤼是‘热情’,刚来了新邻居,都忍不住等到第二天,半夜就来拜访了。”王游笑펎了笑,调侃地说道。

      쫈“那两个夯货,居然竟然敢破坏几位老大一起定的规矩!”小文听到王돗游的调侃,却咬牙切齿地说道。

      “几位老大?都有哪几位?”王游有些感兴趣地问道。

      “这个聚集地的老大有三位,分别是陈老大,康老大,葛老大,他们三个收拢了这个聚集地활绝大部分的拾荒者,还有就是昨天我们去换物资的张叔,他手下就是除了拾荒者之外的那些人,基栉本都是听他的,因为他和伸内堡有关系,፨附近能种植的田地也都是他的,拾荒者之外的人几乎만都是为他种地运⩢输物资来养活自己。”小文说道。

      “那他们都定了些什么规矩?”王游又븰问道。

      㸍 壘“规矩不多,基本都是有․利떧于栦几个老大的。”小文摊摊手,无奈的说道。

      “那是自然。”王游不以为意。

      所谓规矩大多릸是上层人用来约束下层人的,因为他们将下层人视为自己的财产,既可以利用规矩来获得利益也可以用规矩束缚底层的自我消耗,曾经有刑不上士大夫的说法。

      更别提王游出生的那됁个时代,有一个国家将规矩的“学问”做到了巅峰,执政者是他们的傀儡,甚至每个傀儡最后都没能有个好下场,大财阀真正控制了这个国家╒,人民小时候在财阀创办的学校读书,然后长大ぽ为财阀工作,一生都是财阀的玩物,直到后来邪神对这个世界进行感染,财阀是最先逃走,抛弃了他们的人民。

      因此王游对这些所谓的规矩是不屑一顾的,从心底对这些规则漠视,不过他也不介意了解并玩弄这些规则。

      而王游这么做以츥后,这些规则的制定者大多会选择掀桌罢了。

      “第ァ一,所有拾荒者收益上交给张叔一成,老大也会抽成,陈老大收五成,康老大和葛老大收六成,违背者死。”小文说道这,有些情绪低落。

      䥎悔 “这可比粪税收高多了。”王游嘲弄地㔵接道裰。

      “第二,拾荒者之间不得直接冲突,有矛盾者交予老大处理,౵违背者自去身上烞一物。那天我们在张叔那里看到的那个看门的,就是因为私坜自为自己妻暲子报仇,被迫切掉自己手臂,最后还是≵张叔看他可怜,收他做了手下,还给他在内堡托关系ꮌ找了一只义体。”小文说到这,突然有些感慨。

      “怎么了?”王詞游察觉到小文情绪的异样,问道。

      “当初我刚Ⳛ到……这个聚集地ꢏ,无依无靠〦,也是张叔把我推荐쌥到陈老大܀手下,还볪让陈老大关照我一些,要知道陈老大是这个聚集地抽成最少的,也是拾튦荒猽者最쾄愿意投靠的,而他不轻易接受投靠的。”小文解释道。

      王游点点头,不过却勃有些问题:“你今天不是带我去见陈老大么?那他能를接受收我么?”

      小文一时间愣了会儿,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大大咧咧地说道:“你这么能打,而且看在我的面子上,陈老大会同意的。”

      王游突然笑着调侃一般ꍂ说道:“你在陈老大那里很有面子吗?”

      小文还未伪装仍然白皙的脸庞突然红了红,嘴硬的说道:“那肯定,也不看看我文姐是谁?”

      “对对对,文姐,未来的文老大。”王游善意的笑起来。

      ퟒ小文没有感칀受到䄉嘲笑的意䠧思,不过还是些许被揭穿的恼怒,一边转身一边说道:“今天中午你ꤊ别跦吃饭了……”

      “别别别,文姐,文哥,文老大!”王游伸手去拉,而小文却突然转身,结果……

      “舒服吗?”王游愣住了小文也惊了,一时间薗王游还没有放手的意思,小文虽然直鏱到王游不是刻意的,却仍然有些怒气。

      王游迷茫地点点头……

      “还不放开!”小文娇声呵斥,脸上飞起一片红霞。

      “对不起啊……”王游瞪着死鱼眼,无奈地说道。

      “臭流氓。”小文低声说道,最后也没有怪罪王游斢,脸色红红的去洗漱了。

      王游愣愣地站在原地,直到小文去而复返才反应过来。퀻

      ㈊ 小文拿出一根柳条,前端被分成细碎状,形如刷子,随后Ê递给王游,她自己手里也拿着一根。 䩇

      “之前我用过的,我自뼩己做的用来清理牙齿的工具,这个应该还能继续用。待会儿吃了饭,我们去陈老大那里。”小文低着头,小声说道。

      樮“好。”王游其实挺想ཀྵ吐槽刚刚不是说不给我饭吃么,但是气氛룢略显尴尬,于是也没多说什么,爽快地答应道。

       ……

      已经是到了下午,小文已经恢惺复脏兮兮的样貌带着王游在营地里穿行,随后来到了王游之前在营地外看到的为数不多的几栋数层高的楼体之一。

      楼前按照惯例,有两人在门口进行安保,两人都人高马大,并且配备枪械等武器。

      看到小文走ꭠ过2来,都对她点ᖊ点头,明显十分熟悉쿕小文,小文也回之以微笑。

      后面的王游同样进入他们的视线,于좫是打量地看着王游,昨夜那事已经传开了,这两人对这个几百年前这挺能打的老古董都有些兴趣。

      ᬍ王游正在四处观察,쬔这栋楼四周并没有帐篷之类的建筑,想来这一片被这栋楼的主人给清空乔了,安保力量除了门口ε这两人,孴楼层各个窗口都ꪾ有视线注视着外面,防备也算得上森严。

      ꝶ “走吧。”小文对着身后的王游招呼一声,奇룰怪地看他一眼,示意后者赶紧跟上来。

      她倒是觉得奇怪,不理解为什么王游每次得到一个地方总是眼神四处打量,仿佛是要做贼一般。

      而王游若是知道小文的攭想法,恐怕会忍俊不禁,其实他每次到了新的环境之后,都会本能地对周围的情报进行收纳分析。

      在王游看来,情报是这个世界上最值钱的东西,有了情朜报一切就有了回转的余地,王游对未知有着天然的恐惧。

      正如当时在新手试炼剧本之时,正是王游对情报的收集,才能做出最完美的选择。

      进到楼内,王游终于看到了一些现代文明的装修风몲格,楼内人员并不多,根据小文的说法,拾荒者大部分时间놅都在营地外拾荒,只有这样才았能维持生存。

      三楼的某间装修在末日前都算得上奢侈的房间里,王游终믤于见到了小文口中的陈老大。

      这是ヵ个满脸胡茬的中年人,鹰钩鼻︠高颧骨,戴着一副不合他脸上气氛的黑框眼镜,此时正把两条腿都放在办公桌上,կ惬意地抽着烟。⏩

      “发财了啊小文。”烟熏雾绕之下,一双深邃的眼睛看着王游和小文,“鯛老张给了我250ੱ0堡垒币,说是在你这抽的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