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言白锦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八章求ハ合作

      韦行成说完后,他就带着众人,飞到了那条吹吹打打的船上,然后韦行成开口说:“你们怎么回事?煉弄那么大声,不怕把怪物引来吗?若引来辰了很多怪物,到时候我们可保护不了你们,”正在吃饭的一个男子听后站起来说:“回仙师大人,所有的劫粮怪物,都已经退走了,所以我们敢这嫣样搞,”韦行成听后说:“你确定怪物退走了?另外,怪物为何退走?”男子听后又说:“我确定怪物退走了,至于怪物为何退走,我听说是怪物主动退走的,횳因此我猜测:“可能是怪物觉着没有搞头了,所以主动退了””,韦行成听后先谢了谢此人,然后他回到了大营,之后,韦行勈成给半老妇人打了个电话,然后半老妇⮑人说了一番,同刚才男子所说一样的话,之后,韦行成想到:“怪物为何退走?㙐会不会有什么ꓓ阴谋拃?我不能在此干坐着,我得去好好鈜查一查,不然的话,怪物有阴谋而不知,会倒大霉的”,他想到ዻ这就停了下来,然后韦行成巟带着众人又下水寻怪去了,他们寻了十天也没找到一个怪鉄,于是他们放弃了寻找怪物,之后他们往回走,他们刚走了一个小时,白毛突然告诉韦行成,说是有怪物,而且白毛볨还指明了怪物所在的位置,于是众人朝白毛所指处行去,白毛所指处在韦行成等人,左边的大山之后,大山上植物非常茂盛,韦行成等人嬠爬上了山顶,就躲在植物里偷偷的往山下瞧,距离韦行成等人十里的山下,有一片平地,平地上有一个避水阵,避水阵里有五十多只怪物在忙活,它们都在做饭,它们做好饭,它们也不吃,它们把饭放到一个大的食盒里,食盒被放满后,它们就将食盒收进空间法器器里,然后它们再做饭,再把饭放入食盒,再把食盒收进空间法器里,它们如此这番动作,一直忙到了入夜,入夜时分,很多怪物从外面回到了避水阵,这些怪物都是一队队的,它们每队都是三十只怪物,它们回到避水阵后,就从空间法器里掏出很多的鱼,之后负责剖鱼的怪物,把鱼一一收好,韦行成看到此就明白,怪物要干什么了,它们想要一次筹到几个月的㷡粮食,然后它们一起攻击,那样的话,人族会非ﮑ常被动,因为单个或几个护粮的小型队,无法与鍳那么多怪物对抗,那么护粮小队,要么战死,要么逃跑,要么所有护粮队一起对抗擁怪物,战死没人愿軬意,౞逃跑谁也不干τ,那么只ᱥ能훇合⍑在一起对抗怪物了,人族合在一起后,怪物可以选择不同人打,它们可以选择攻击运粮队,反正人在明怪在暗,因此,怪可以打击,距离人族修仙者,很远的运粮队,正巧粮道特别长,因此,怪物可打击的地方也特别多,因此,褴人族要组织队伍破坏怪物捕鱼”,韦行成想到此,就带着众␚人退走了,他们走了一个小时后,浮出水面,然后众人飞向大营,飞要比在水下走快得多,ꀤ所襇以,刚天亮时,众人就飞到了大营,然后韦行成给半老妇人打电话。

      韦行成向ᐁ半老妇人,汇报了他的所见与他的所想,半老妇人听后说:“怪物的家,距离粮道非常非常的远,所以它们捕鱼是为了,回家时路上吃,所以不必理睬它们,”半老妇人说完这句话后,就挂断了电ʂ话,她的这一行为,弄得寧韦行成一句话卡在了喉咙边,不能上,也不能下,閩韦行成卡在喉돘咙边的一句话是:“如果怪物要回家,那么它们边走边捕鱼,不是更惬意更安全吗?”韦行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话咽了下去,然后他想到:“半老妇人不同意组织兵力,去扰됽乱怪物,섦我们小队去,兵力又不够多,因此,只有去联系其他的护粮队了,”츹他想到这,就去Ὑ休息的了,一天后,韦行成等꣤人,发现了一支船队,之后,他们飞到了这支船队,最져中间的㬞一条船上,此船上有一个白发老者,他独自在甲板上ퟐ吃饭,韦行成见他的气质有点伳像此船队首领,于是他开口问道:“老人家,你是不是这支䮗船队的둧主人?”白发老者听后说:“你眼光不错,ꡦ我是此船队的主人,ᗙ你们来此是有什么혔事吧?”韦行成听后,把怪物屯粮,与他对怪物屯粮后,怪物要干什么的猜亍想,剚说给了老者,之后,韦行成又큎说:“上级不愿意去扰乱怪物屯粮,所以我想去联系其他的护粮队,然后和他们合作,之后一起去扰乱怪物⸵,但是我不知道他其他护粮队的住址,因此,想让你们这些经常跑此路的人,帮忙指出其他护粮队的位置”,老刬者听后说:“真没想到,怪物没走,而是去屯粮了,害得省我白高兴了一场,你们放心吧,我肯定会带你们去找其他护粮队,因为帮你们就是帮我自己,我们的船都是从护粮队住ꮳ址边过,船ᾣ到了我会通知你们,你们现在该应该没什么事,所以맣我们一起喝几杯如何?”韦行成听后点了点头,老者见此쭓,回◹头向房子内说了几句,然后就有人把椅子菜等都弄上来,之后,韦行成开口说:“我们前一些日子,见了一支运粮船队,貹这支船队的领导者,吃喝穿戴都是上上品,而他们的下属,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和叫花子一样,而你却吃穿等和下属一样,你这种同下属同甘共苦的精神,我非常佩服,所以我要敬你一杯,”老者听后,一口气把酒饮干,然后他说:“你所说的那些人,都是一些蛀뎕虫,都是一些只管今日,不管明天的人,他们是把百姓节衣缩食,省抧下来的钱,挥霍一空的人,所以,我们不去谈那些人,以免扫了酒兴”,韦行成听后说:“你们回来时鋋运的是粮食,那你们去时运的是什㒟么?总不会空船走吧?”

      짓 老者听后说:“我们去时运的是瓷器,来时运的是各种各样邫的香料,”韦行成听后说:“你们为何不运粮食呢?毕竟粮食打仗时最重要”,老者听后说:“我们这支船队,是私家的,而不是公家的,公家的船队,公家给配修仙者,而我们私家的船队,只能自己去请修行者,来保护我们,因此,我们的支出要比公家的船队大很多,而且公家的船队被怪物攻击了,他໽们的损失,公家会给他们如数补上,而我们若是被怪物攻击了,又有了损失,公家一分钱都不会给我们,因此我们得多弄钱,不然的话,血本无归,所以我们不能运粮,要运瓷器和香料,”韦行成听后说:“那么苦,你们为何还做此活?为何不干其他的?”老者听后说:“苦不苦,要看同什么比较,갱战争时期,此活已经是不错的活了,就像某些人,㳪宁愿被蛇咬死,也不愿意去交苛税”,韦行成听后«说:“也不知道战争还要持续多久,以后的日子有的受了,”老者听后说:“你们都是修仙者,因此,你们日子不可能会太苦,”韦行成听后说:“现在打仗的地方很多玔,而且每一个地方都缺很多人,因此,我们就得参战,参战不仅苦,而且有死亡的可能,”老者听后先笑了一会,然后他开口说:“我国人口众多,因此修仙者也很多,参战的修仙者,只是修仙者中很少的一部分,而且是低级修仙者参的战,那么为何会这样呢?我个人认为:‘怪物和人族还没彻底撕破脸,双方都在试探彼此的实力,双方都在摸对方的底牌’”,羊乐听后说:“붑现在不参战的㴀修仙者,都是些什么人?”老者听后说:“有的是高级修仙者,有的是资质高的修仙者,有的是胆小的修仙者,有的是不需要贡献点的修仙者,”老者说完后,用手指了指船的左面,然后他说:“有一支护粮队,就在那里,”韦行成等人听后,都放下了酒杯,然后他们给老者说了句去妳去就回,之后,众人朝老者所指处飞去,众人飞到趃地方后,韦行成大声说:“底下有人吗?有人的话出来答话,”片刻后,有一个人从幻境中飞出,这个人,튬韦行成有点印象㯧,此人见了韦行成就开口说:“你们有什么事吗”?韦行成听后,就把怪物去屯뺰粮,并想与他맡们去一起扰乱怪物,等很多事,说给了他听,桕那人听后表示没时间,然后他就飞回了大阵,韦行成见此,无可奈何,然后他只能回到老者身边,돬然后他跟着老⊮者去找下一支护粮队,他们找到下一支护粮队后,下一支护粮队表ꅬ示,自己身体不舒服,韦行成等人见此,只能再找下一支护粮队,他们找到了十支护粮队,结果没一支护粮队,愿意同他们合作,之后,韦行成说:“该怎么着怎么着吧,我们几个人操再叙大的心也没用Ҫ,因为别人不配合我们吗?我们先去给老者告个别,然后我们回去修行”,于是韦行成去给老者告别的了,老者听后说:“怪物今后一段时间,一定会大闹粮道,因此,我要在国外多住一些日子了,”老者说完后,也给韦行成等人告了别,之后,韦行成等人往他们自己的大营飞,㣟不久后,他们回到了大营,之吣后,韦行成对众人说:“怪物屯完粮后,肯定会进攻,我们这些护粮队,而且它们是一起进攻,我们这些护粮队,我们这些护粮队,又分得很开,因此,各护粮队人数都很少,因此,我们只要被怪物包围,就得全军覆没,我们又不能不做任务,而一走了之,我们还得待在此护粮,那么我们怎么办呢?㙢我建议:‘我们在此大营北,再设计个大营,’这个大营ꂠ要比此大营,更隐蔽,而且新蔿大营쳃要离此不远不近,臃因为两个大营靠的近了,怪物先发现假大营后,我们没时间跑,离得远了,我们不容易发现,偷偷攻击假大营的怪物,ꩺ另外,我们建好新大营后,要全力盯着假大营,以便及时跑掉“,甄忠䈵义听后说:“我们直接建一个新大营就行了,干嘛还留着蕅此大营?”韦行成听后说:“有了这个假大营,我们真大营,才会更安全,若没有假大营,我们藏的就扔是再隐蔽,怪物找矧不Ꞿ到我䲖们的大营,它딣们就会继续找我们的大营,找一段时间后,我们就会被怪物发现”,羊乐听后说:“那我䭌们何时建新大营?”韦行成听后说:“赶早不赶晚,怪物都捕鱼那么多天了,所以它们应该快捕完鱼了,之后,怪物应该会先来攻击我们,因为,别处的怪几乎都没死,只有我们这的怪全死了,怪物一猜就是我们干的,所以它们会先对我们下手,所以我珹建议现在就去建大营,”众人听后,非常认同韦行成的观点,于是他们一起去找建新大营的地方的了ﯢ。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