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app下载?api免费苹果

      世子的镩先生姓文,是安陆州乃至湖广一带有名文人,听좪说以前还曾中过进士,却不知因为何故没有留下当官,反倒是回麭到家乡,做了一位쨦淡薄名义的雅士。

      如今却被兴王请出,做了世子的先生。

      吃过早饭,沈昱早早便来到風蹝雨文学子打扫一遍,沏上一壶香茗,又点好一炉香,便蚿规规矩矩坐在一旁,等着世子过来上课。

      껦 没过多久,世子朱厚熜便从外面走了进来,扫了一眼沈昱,脑子里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坐到自己位置上后,转身吩咐道:“沈昱,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等上完课,我请你到蜀香园吃饭。”

      他能这么的好心罗?

      沈昱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果断地摇了摇头:“劝ࣛ学乃小子的本份,世子不必客气,吃饭一事还是算了。”

      “沈昱,你狂得可以呀,居然连我的面子都不给?”朱厚熜再过回头时,脸上的表情已䓭经难看得很,像是ᔒ要一口吃了沈昱似겛的。

      골“这……”沈昱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咬了咬牙:“왊好,那就劳世子破费了。” 㙾

      “不破费,不破费。”

      转回身时,朱厚熜脸上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甚是得意。

      ꖰ 䣦 黤不大쓷会的功夫,文夫Ớ子便进到书房中,看到桌子上那杯冒着热气的香茗时,倒是微微一愣,扫了一眼坐在朱厚熜ᠤ身后的沈昱,随口问道䯢:“你틬是新来的伴读?叫什么名字?以前可曾读过书?”

      㿂沈昱连ﴓ忙站了起来,抱拳深施一礼:“小子沈昱,曾在鸿源书院读过穌七年书。”

      “鸿源书院?”对囌于这个有些陌生的名ꐏ字,文夫子想了半噝天,这才想到ߔ东城好像有这么一座书院,在里面读书的多是一些东城的贫困子弟,对于他们自己并没有瞧不起的意思,只是觉得那里环境太差,恐怕未必能出什么才子。

      缓缓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也就没再理会这件事,拿ၲ起手碛中的书ႚ卷,便自顾自地讲了瑏下去。

      刚刚听了一会,沈駪昱就觉得这课堂上的气氛有些不大对劲,总而言之就是伷一句话,无论是夫子,还是世子,两个人都没有ߙ相互交流的想꥾法,夫子想到哪就讲到哪,휒朱厚熜听到哪就翻到哪,瞧他翻书的速度,很显然肋并没有把夫子的ఽ话放在心上。

      倒是沈昱听得是无比认真,毕竟䴝在鸿源书院的时候,里㊢面的夫子虽然教书认真,但学问上比起文夫子还是差了许多,对于自己这可是难得的学习机駾会,一方面可以巩固自己的课业,另一方面也可以把自己在后世学到的知识与现在融会贯通起来。

      对于朱厚熜来说,这一个时辰是极为难熬的翌,可是对于沈昱来说,䲕这一个时辰却是过蝥得飞快,看到夫子站起来的时候,自己这才意识到已经到了下课的时间,正想起身送夫子一下,谁쁰料夫子却主动来到沈昱身边,指着聇桌子上的本子道:“拿来我看看。”

      “夫子,这……”本子上㍻是沈昱刚刚上课时记下的笔记,最关键的是沈昱用的不是常用的毛笔,而是炭笔溺,上㖌面用纸包了牻,握起来虽然不方便,但好在写字祰的速度够快。

      “拿来。”文夫子又重复了一遍,沈昱连忙把本子递了过来,当夫子打开第一页时,眉头顿时微皱了起来,看着本子上那些残缺不全的话有些生气,也懒得再翻下去,轻轻叹了口气,把本子还给了沈昱,轻声教训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你罦若不知慢慢学就是,为何拿这种东西糊弄于我?”

      “我……”沈昱一下便明白虷过来夫子是误套会了,这种记笔记的方式还是自己在后世用惯的,因为课堂上老师Ꮒ讲得太快,为了ᥑ能边听边记,沈昱就会把老师话的主要部分先记下来,等到课后自己再쏥整理。

      只是没想到自己这种记笔记퓘的方法却被夫子所误会ᵃ,本想澄清쇍一下,谁料文夫子转身便走掉了,连解释的机뛕会都没给自己一롓下。 椫

      “鲦奴婢见过文夫子。”

      外面传来梦玉的声音时䗦,本来昏昏欲睡的朱厚熜却一下精神起来₞,走到院子的时候,已ﱨ经핋不见文夫子的影子,倒是梦玉看到朱厚熜时,调皮的挑了挑眉毛,示意那件事已经办成了。

      “沈昱,沈昱。”朱厚熜在外面大읒声招呼道。

      砚沈昱閇连忙走了出来:“殿下,你叫我?”₩

      “对对对,你快点换身衣裳,跟我出去赴宴,陪酒的人我都替你找好了,就差咱们两个了。”

      一听还有陪酒的,沈昱心中冡隐隐感到更加不妥。

      自己歘是什么身份?区区世子伴读而已,跟世子坐一张桌已经是逾矩,更别提居然还有人挕陪酒。

      只是自己已经떙开口答应下来,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想到Ⰷ这,沈昱咬牙点了点头:“就听殿䎤下的吩咐。”

      朱厚熜回屋开开心心换了身衣裳,出来的时候看到沈昱依然这般青衫小帽的打扮,料想他是没有衣裳可뒯换,心情大好的他笑宓道:“绮云,去把我那些不穿的衣裳拿出几件给沈昱换上,他到了外面代表的可是咱们王府的脸面,怎么能穿这种衣裳出去。” 手

      “殿下不用了,我觉得这件衣衫挺好的。”

      “我쟽说去就去鞂,ꬂ难道连我的面子都不给吗?”

      绮云听话地回到了大殿,不一会的功夫,便捧着一沓衣裳走了出来,笑着递给沈昱:“你的身材跟世子㻶相仿,这些衣裳应该都能穿得下,还不快快换了去。”

      “多谢。”

      鬈沈昱也不愿意穿着这身下人的衣裳出去뺸见人,在衣衫中挑了一件最不起眼的白衫,等他换过出来之后먋,面前温润如玉般的沈昱却隐隐让朱厚熜产生了一丝嫉妒。

      ꠜ“行了,你们两个在家,我跟沈昱去就可以了。”

      朱厚熜手中的扇子一挥,首先ᾧ走了出去,只是到了外面的时候,썓却ᔧ有下人牵过一匹马来㹂,朱孎厚熜翻身上马,手中的扇子往前面一指:“沈昱,你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就是,我先行一步。”

      说完朱厚熜打马便朝前面跑去。

      望着朱厚熜的背影,沈昱心里暗暗咒骂,没办法,只能沿着朱腱厚熜的背影跟了Ṟ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