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DESIGN

      挂断电麼话,白君唯眼底闪过笑意,心情很好的嫴伸了个懒腰,正好厨房侲也传来“叮”的一声。

      果然,有蔪老爸的孩子像块宝。

      祼 当晚,白父早早的过来接她回家,也就是五点刚过,听说白母要七点才能赶过来。

      父女俩谁都没提关于她的事,到了地方白君唯忍不住ؓ微微蹙眉,这也太简陋了点。

      楼房只有五层,楼腻道的灯有两层坏了,好䌔不容易爬到五楼,打开门䟟脸上更难ꗯ看䇎。

      正对面就是厕所,左手厨房,右手客厅加主卧,厨房链接她的小屋䶗子,特⭲意隔了扇门。

      白君唯没让他察觉,换鞋的时候痍出声ᙱ问起:“爸,搬过去和我住呗㶦,我一个人挺无聊的。”

      白父已经去厨房ੳ洗菜,听到声音头也不回的说道:“住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知根知底。

      何况那是你妈留给你的房子,我住过去䱧不合适,听说这里马上就要扒了,到时候换个大点的。”

      潫这番话一出口,䍈白君蘔唯立刻捕捉到几个讯息。

      第一:他们已经离婚了。

      第二:她判给了父亲。

      白君唯进入卧室,墙佣上挂着和父亲的照片,床单被罩换了新的,还能闻到洗衣液的味襣道。

      没找到有用的信息,白君唯干脆去厨房帮着父亲打下手,父女俩分工合作,其乐融融。

      最后一道૤菜上桌,外面的人像是掐好点敲门,ﱮ白父边走边扯下围裙,打开컱门脸色变了变。

      侧身让开ĭ位置,就见一男一女从外面进来,连鞋¢都不换,看起来关系亲密。

      尤白父担心的看向白君唯,果然见她脸上的笑容消失,白母脸上仍带着笑意,已经੐从爅包里拿出礼物㣚。

      “宝贝,你看妈妈从国꨾外给你带什么东西回来了?”说着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套坦首饰。

      白母准备取出来给她带上试试。

      啪——

      白君唯拍开伸到面前的手镀,首饰也跟着打翻在地,旁边的男人立刻扶住白母。

      “你在做什么?!她是你母亲!”

      Վ“所以……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

      白母抬手拍了拍身旁的男子道:“好了好了,你跟孩子置什么气?可能ㅅ小唯只是心寿情不好。”

      냇“滚出我家,这里滙不欢迎你们!酵”白君唯像是看不到她脸上的慈爱,面无表情的驱赶两人。

      兔子躲在一旁瑟瑟发抖,从未见摲过她跟人发这么大的火,就算是᷐对付敌人也不会流露于表面。

      “你芡这个孩ↈ子还有没有点礼貌?你妈下飞机,连口水都没来得及뿻喝,就跑过来看你鿟。

      j 你可倒好还给她甩脸色,她一心为你着想,你对得起她吗?吃的用的哪个不是她给你的圣?”

      “不好意思,我是没妈的孩子,滚出去!”

      白母本想带他过来缓和一下两人的气氛,谁曾想她这次的态度更加强硬,关系几乎已经到达冰点。

      她됲忍不住看向白父。

      莫不是他跟小唯说了什么?

      想归想,今天윍已经闹得这么僵了採,再留下来吃饭,恐怕小唯也不会高兴,还是下ⶏ次吧。

      “小唯,那妈妈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钱还够花吗?不够的话给妈妈打电话。”

      不管她如何表现,白君唯都没㿬有被她打动,甚至勾起一抹冷笑:“拿了你多少,我都会还你。

      这张卡你拿走,等我收拾好东西就把钥匙ӈ给你寄过去,我不会对你赡养,你也没有义务养我。”

      说话间,白君唯已经打开房门,目光冰冷,仔细看还能看到里面夹긡杂着恨意。

      待他们刚踏出房门,白君唯这边“嘭럔”的一声把门关上,门彖上的玻璃也在不住的颤抖。

      再转过身时,他的脸上已经挂上一抹慵懒:“爸,以后赶人的时候要像我这样ퟚ,省的뇔他们以为你好欺负。”

      ʢ兔子躲在旁边松了口气,吓死它了,原馺来是装的呀。

      一桌丰盛的晚餐,旁边还摆着廉价的红酒,父女俩却吃퇁的非常高생兴,时不时的碰个杯。

      厯 ੪晚上休息的时候,白君唯阴沉着一张脸ᱞ,哪还有在白父面前的힌开朗笑容?

      白母的出现,像是开启尘封在她记㮮忆深处的开关,尽管知道不该迁怒,终究还是没控制住。誨

      这晚꭭白䜮君唯做了个梦,梦里,她似乎又回到小时候被那个女人丢弃的那一天。䶁

      䴮 她⌬哭着一遍遍的喊着妈妈,겲别丢下我䉕,那个女人却毫不留情的把她推到地上。

      妉 跟着另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抰离开,桷在同学眼中,她就是个没有妈的野孩子,经常被骂野普种。

      后来那个女人带着另一个男人上门,目的就是抢抚养权鯠,最后官司失败尯。╋

      她被强行带到那个陌生的家㖲里,忍受弟弟妹妹的谩骂欺辱,不知从何时起,她患上了嗜睡症。

      “你就是个野种!哈哈哈!没妈要的野种野种!哈哈,哈哈哈哈——”

      嗍 白君唯骤然从梦中睁开眼,被勼子里的手双拳紧握,漆黑的眸子仿若寒潭,深不见底。

      抬手按了按眉心,压下心中郁结,童年的阴影挥之不去。

      夜,注定无眠。

      一大早白父就醒来给촋她做早餐,见她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还有些惊讶。

      “小唯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怎숪么不多睡会?”

      白君唯睡眼惺忪的打了声招呼之后才道:“想着箜游戏里的事就醒了,爸,你起这么早蓴干嘛?”

      “给荒你做点早餐,我准备去上班,昨天晚上跟小赵换班,今天早点过去接替他。”

      昦“行,备用钥匙我拿走了,收拾完我过去看你。”白㵙君唯撑着水池刷牙,偏头看着老爸煎荷包ೢ蛋。

      世上果然只有爸爸好。

      玁 父女俩⎀坐在一起,简单的吃了顿早餐,这种气氛让她很安心,郁结也散去不少。

      目送白父离开,白君㔶唯귈不用收拾,拿上钥匙就去门口换鞋,出门的时候不忘反锁。

      䩮不知道原癩主住进去用的是什么心态,反正她挂机边打怪升级,边进屋收拾东西。

      待她大包小包的收拾好,重新뺈坐到电脑前的时候,私聊她的人多到电脑都有些卡顿。

      她也不全部看,挑了几个名字顺ª眼的查看,ऐ其中居然还有官方的管理员给她发来的消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