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仙尊

      ……

      “这倒不是,就是爷䮝爷说姐姐要不了两츹年便要北嫁人了。”王珞静嘟着小嘴说,“还뻐不如帮哥哥多提升些修为。”

      “四哥哥,㥿是我自愿给哥哥的。욣您,您千万别责笪备他。”王若彤紧䄽张不㡻安地解释。

      根据族规萞,在族内侵占他人资源者,会遭到重罚。不㠥过自愿给出的,则不在责罚范围内。

      “唉!”

      웁 王守哲心中重重地㹉一叹,看来是四老太爷有些藀重男轻女了,不过这基本是如今王氏家族普遍的现象,说퉺起来都是一个穷字闹的。

      頥王守诺不比他王守哲,即是嫡系少꜡族长,天资又好被当作第一序列培养,平常能分配到的资源自然是远远不如。

      可玄武者修炼,自然是越年轻能走得越高越好,否则到了一把年纪身体衰退,修为精进难度越来越大。四老太爷估㹐计也是没办法,才劝说王若彤帮助王守诺。

      “没事,说튳起来都是我的错。”王守哲叹息说,“是我一个人占用太多资源了挾,无形中쀳让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们都少了许多份额。”

      “四哥哥是嫡脉,天资又高,읉又是家族的顶梁柱,理应多分配资源。”王珞彤倒是眼神中露出콒些崇拜和希冀之色,“听爷爷说,四哥哥的天资比起珑覮烟老祖也仅差一丁点,未来有很大希望突破到灵台境。只要四哥哥成了灵台老祖,我们王氏的日子就好过了。”

      ᐽ“对啊对啊,我还听说四哥哥你已经考上了紫府学宫。”王珞静也是瞪着眼睛兴奋道,“要不是这一次五叔出了事,四哥哥必须站出来当族长,四哥哥你现在已经要去紫府学宫了吧?我可听说,紫府学宫里到处都是漂亮的姐姐,四哥哥要是去了,一定能娶一个回来。”

      ₭ 紫府学宫!

      숧这对整个长宁地区的年轻人来说都是梦想中的圣俓地,一个遥不可妸及的梦想。 䞰

      “别胡说,你这黄毛小丫头片子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王守哲笑着瞪了她一眼,塞了几块蜜饯给她,“我这还没通过最终考核呢,保不է齐就被刷下来了。”

      笑闹之间,王守哲却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那是一众全族希컷望都在他身上的压力。

      “总之,四哥哥是䔄最强的。”王珞静显然对他有种厬盲目的崇拜。

      “家族的强盛,可不是靠一个人就行的。”王守量哲笑盈盈地看着王珞静,“你也是家詷族一员,一样要努力。我看你天赋倒是还行,小小年纪就已经炼气境一层高阶了。好好努力뿄一下,说不定将来被紫府学宫录取,和珑烟老祖一舝样优秀。”

      “嗯嗯,静儿一定会혃努力的。”王珞静的眼神中充满了希冀之色,“至少不能再让珞潻秋妹妹再超过了ᦗ。”

      珞秋?

      “是三伯家的王珞秋吧?”븷王守哲略有好奇鞶地说,“难道她已经一层巅峰,即将突破了?”

      蘉 “是已经突破了。”王珞栺静小嘴都嘟了起来,有些不开心道,“前些时候还来和我炫耀。”

      “这天赋倒也是很好了。”王守哲有些吃惊道,“记得她才十一岁吧?”这天资,好像有点不输于他王守哲多少了。

      看来,王氏年轻一代并不比刘氏赵氏差,只是因为资源问题导致大家的成长都不高。他眉头皱起,不断地思索着。

      就拿刘氏刘永州来说,二十三四岁时候第五层眴高阶的样子,在年轻一代中算是比较优秀了。如果给予王珞彤较为充沛的修炼资源,那她未来的成就不一ạ定比刘永州差。

      只可惜늍,一来她是女子。二来,家族太穷了。

      随后,王守哲又是有意无意地考校了一下她们的文化功课,却发现她们这方面都学得一般,尤其是算经更学得꞊一塌糊涂。

      ⠘惹斺得王守哲脸都有些黑,直接训斥道:“你们这也太丢人了,漂亮的脑袋里空空荡荡的。玄⿓武世家虽然以武䑷立家,但是文化和知识底蕴,也是一个家族传承的根基。”

      “䧓四哥哥,我们再也不敢了,襭不敢了。”

      “这次回去后,都给我好好学习,三个月后我再考校쮁一次。” 薤

      “哦!”

      王珞ϟ彤和王珞静埍,脑袋都耷拉了下来。

      ……

      Ԣ从王氏主宅到到丰谷农庄,仅有二十里地,路都是可供两辆马车交错的夯实硬土路,土路两旁都是种植着成麦子,一路走得十分顺畅。

      正值仲夏之初,两侧植被繁茂,生机旺盛。成片成片的青麦随风蹋飘荡,如海碧波。此季正是麦穗灌浆之际,风和日丽,阳光偌充沛,显然是个好兆头。

      王守哲与两个妹妹说话之际,不到⯻一个时辰,就抵达了丰谷农庄。

      但凡农庄拿,多半ܝ都是坐落在土地较为肥沃之处。这一片土地濒临安江主流七八里,有一条十来丈宽的小小支流쵙蜿蜒而籡下,穿梭过了丰谷农场。

      先人又截断支流,横向开辟出了数条三丈来宽的河沟,让这片水域从高空中看,有些像是大型的괛“丰”字,因此先祖将其命名为丰谷农庄。

      绕依着丰字型水源,建造着一排排错落有致的屋舍,那些屋舍虽然馡简陋,却个个都有前后小院,院内可种植些瓜果蔬菜,养一些鸡,后院都有些简易石质台阶通向河沟,可供洗衣做菜。

      大小河沟内,还有成䴼群成群的鸭子老鹅在嬉闹捕食,뀂嘎嘎昂昂叫得十分热闹。

      屋前就是开垦养护好的良田熟地,成片成片的麦田在风中摇晃,异常壮阔而美丽。

       好一片田园风光。

      长久居住在城市里的王守哲,瞬鼄间就被这惬意而闲适的画面给吸引了,原本刚穿越之际,对玄幻世界的理解停留在打打杀杀上。

      却不曾想,还有如此Ì漂亮的田园风光。媳

      先前已有家将前来通报,但饶是如此,王守哲和两个妹妹在뙭河畔田埂前等了两刻钟后,王宵志才广袤的农田深处走了出来。

      他已经七十多岁了,皮肤晒得黝黑,却依旧精神矍铄,将草帽一摘后向王守哲迎了上来,笑道:“守哲今儿怎么有空过来了?”

      “四爷爷。”王守哲客气地拱手行礼。

      “爷爷。”王珞彤和王珞静两个女孩,乖巧地对王宵志行礼。

      “你们这鵨两个丫头来做什么,不在家里好好读书修炼?”四老太爷王宵志,微微皱眉责备,“这田间地头蛇虫鼠蚁最多,有什么好玩的。”

      两个女娃被训斥地脸都白了,䃀低着头弱弱地不敢说话。

      “四爷爷。”㕻王守哲帮腔说,“四妹五妹想您了,我就擅自带她们来探望探望您,这不怪她们。”

      “守㘅哲啊,你莫要太惯着她们性子。䷘免得以뱢后嫁了人,在夫家动不动就觉得委屈。”王玃宵志对랐王守哲的态度却和蔼了许多,“你今天来得可真凑巧,昨ⱻ天有一群猪猡晚间ᩋ来麦田拱食,大的那头已被我们围猎射死,从早上起就焖锅ꫀ在烧了,走,四爷爷请你吃酒吃肉。”

      “我就说呢,今早起来心血来潮就想来农庄看看,原来是福至心灵,老远就嗅到了四爷爷这里有ꆫ好吃的。”王守哲笑嘻嘻地说道,“看来我还真挺有福气的。”

      “你可是咱们家的顶梁柱,当然有福气了。”王宵志笑着领王守哲进了农庄⣜主院,两个丫头亦步亦趋紃地跟着。

      农庄主院是砖瓦木制混合结构,造型比较简陋和オ朴实,主要是给留守的族人、家将、家仆等居住,院内墙角对着一些农具,还养了些散养鸡,倒是一派农家风范。

      王宵志就在院内招呼王守哲,那是一张石质圆⡱桌台面,周围一圈放置着五六张石头圆凳,几个农妇摆出ᆐ了一些瓜果和茶后,就开始去后厨忙活了起来。

      ⛝这期间,两个丫头也被ꖓ王宵志赶去厨房帮忙,用他的道理来讲,女ᚭ孩子要多接触接触厨房,未来在夫家才不至于吃亏。

      王守哲倒是知道这是玄武世界的传统,虽说玄武世家都会有专门的厨娘厨工,但是亲手烹饪一些食饳物代表着心意。

      就像大娘公孙蕙,她也经常亲自下厨给王定岳和王守哲弄些佳肴,这代表着是一种彼此亲近的关系。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