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直播

      “再则,有人看到那无名高手,身材不过五六尺,佝偻背,和那李麻子完全不像!所以,那人应该不是荆山镇的人¿,很可能是隐居此地的高手!”

      “ᡩ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墫谁说不是呢?”

      有人发出感叹。

      ······

      不过,那出了钱买烧刀子的人却是不干了,“就这?”

      㺘 黄姓蟚男子眯了眯眼,道:“你们知道昨晚出现在百草药铺的,有什么人么?”

      “毒蜘蛛是一位!这位修炼了毒功的䄷黑魔会精锐帮众,堪比炼肉初期的人物,基本上大家都知道!然而,却少有人知道,除了她还有另外三人!”

      “荆山双鼠!⩉以及勾魂刀鹿鸣!”

      “这三人虽然比不上毒蜘蛛,却也쌐不是寻常人!一身实力在炼皮境中,也能排的上号,却都在那百草药铺折戟!双鼠还能留了个全尸,勾魂刀则是尸骨无存!”

      “㱋这——”

      众人心中纷纷一凛。

      “黑魔会和三河茏帮,有多少年没有这么大的争端了吧?”

      “是啊!也不知道最后会变成怎样!”

      “话说,昨晚杂役处和铁器铺都是什└么情况?各位说来听听欵!”

      “铁器铺那头我知道一些,似乎是······”

      话题一转,很快就到了另一头。

      小厮听得津津有味,想着刚来荆山镇的时候,也是抱着学一身武学,出人头地,可惜现实不允许,镇上能教人练武的,也就是少数几个地方,都和三河帮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若要进去,就得从学徒做起,比如那药铺的药童、铁器铺的学徒護、杂役处的杂役。

      롅 若是运气好,不怕死,等普通帮众的人数出现缺口,也能报名进入,只是普通帮众大多需要十五六岁以上,体能达到巅峰的青年,他却是不在这范围里头。

      还有几个地方,据说交钱就能练到一些橫练武学,可这种东西的缺点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尽管向往习武,却也不想年纪轻轻就丢掉性命。

      时间久了,那实力强横的武者便像是成了另一个世界的人物了。

      他低下头,小心地擦拭桌角的余灰,忽然一阵低声喧哗传来,抬头朝外头一看,顿时惊了一惊,刷眼中浮现出一丝羡慕之色。

      原本说得正欢雅的其他客人纷纷安静了下来,看着酒楼外,不管原本的目光有多肆意,看到外头后,便是变成羊羔的眼神一氅般。

      颒却是一行人从外头的街道譍上走过,为首之人容貌秀丽,细腰翘臀,目光自有一股清冷之色,移目扫来,里头的人便是齐齐低ᯙ下头,不敢直视。

      य那女人腰间别着一把长剑,ẙ绿色长裙轻摆,身侧跟着一名白衣少年,气质非凡,不像是寻常人物。

      身后,则是跟湈着十数名身着统一劲装、煞气逼人的三河帮帮众。

      稃 ٽ 一看这阵仗閐,只要不是脑子缺根筋的,都能猜昡得出럈那是谁人。

      等对方走过,好一会,酒楼里便像是炸了一般,一个个惊呼:“那就是昨晚出现的执事吧?”

      “错不了,是王灵镇执事孟迎!”

      ······

      百草药铺。

      陆长샩生一大早就依药老所言,沐浴更衣,身上还撒着一股淡淡的‘明香’。

      所谓明香是用几种뛚药草配읋置,能够保持数个时辰的香味不散。

      “上次和你说的大人物就是丹堂的余师!他个人有洁癖,不喜欢别人身上有什么异味,所以这明香就显得极为重要!那方剑能够讨得余师喜爱,这一点上肯춈定是做得很好的!”

      一行人站在铺口。

      算上二十좹个药童,便是二十二人。

      郑二牛自然是不需要出滏现在这种场合上。

      见陆长生有些别扭,药老䰺出声说道。

      “如无ꤤ意外,你进了禢丹堂,每天都要涂抹明香,除非等哪天你䝔能够成为一名真꣗正的丹师,单独炼丹,便能申请脱离余师的丹院,独自开辟自己的丹院!” 

      “不过,要做到这点真的太难了!甲乙丙丁四等学徒,共计81个人,能够出几个丹师㘡就十分不错了͖!那方剑閈天赋惊人,据说丹法测试的时候,能观看两个时辰的丹法,余师大喜之下,亲自将其提为甲等丹徒!”

      ᚎ “不过此人听说有点自傲,因为背靠方家,瞧不得他人,等会你需要注意,有什么能忍则벊忍!” 

      “放心吧!药老!”陆长生道。平白熑无故惹上强敌,肯定不是自己的风格。

      听得他说,身为丹师就能够诶独立开辟丹院,心中便是心动起来。

      他身上秘密颇多,若是真的一直做丹徒,肯定是不成的。

      如此,是不是要鳱多表现表现一番?

      䣎正思索之时,身旁的药老忽然身躯一震,低声道:“来了!”

      陆长生抬头看向街角,心中亦是震了一震。

      ꎄ是她!

      那一行队伍中,为首之人,赫然是昨晚所见的那个炼骨境妇人。네

      对方没有爆发气息,看着倒是没昨晚那么耀眼,但敏锐的五感还是让陆长生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危险,如同面对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轹陆长生扫了一眼,没在队伍中发现郑虎的쁺身影,这让他有些意外。

      檑药老脸色微微一愣,低声道:“那女的是王灵镇的执锲事孟迎,听说已经迈入了炼骨境,昨晚杂役处那边的厮杀,多半是她出的手!她身边那᯻青年,就是方剑了!”

      说罢,一行人迎了上去。

      药老正想开口,不想那方剑忽然道:“不用说那么多!孟执事公事忙,我们直接测试吧!”

      看向孟迎,对方点了点头,“我过来就是想查查昨晚那无名武者的事,你们忙你칕们的!”

      药老连忙点了点头,将人引了进去。

      뮴····쪜··

      㝊屋内,檀香缭绕。

      陆长生端坐椅子上,看着对面的少年,尽管掩饰得不错,但到底还是年䖙轻,眉宇中的一丝焦躁还是落在ꔫ了自己眼中。

      微微低垂着眉头,看着面前的丹师铁卷,也不说话。

      好一会轁,方剑目中的光芒终于看了过来,“既然白仲쭗情愿花掉这珍贵的举荐名额给你,证明你基础偙能力是有ℤ的!不过,我再问你一遍,药理、辨药、开方,这三项你可都还可以?”賕

      陆长生心中有些疑惑,嘴上道:“可以!”

      挡 “好!我信你的话,那你就不能让我失望,否则到了丹堂,后悔都来不及!”

      “不貽敢!”

      “那我们便开始最后的丹法测试吧!”方剑看向桌上的丹师铁卷。

      这么急?

      陆长生没有多问,对方显然有心事,否则不至于会如此焦躁,连忙翻开丹师铁卷颼观看起来。

      一般人观看,必然是聚精会神,全部的心神都켟会落在那ㆎ丹师铁卷之上,但陆长生却是能够分出一些注意力,放在外头。

      雧 时间一点点流逝。

      陆长生心中一动,敏锐地察觉到方剑脸上的不满,便挤出一丝勉强之色,收回放在丹师铁券上的心神,抬起头,喘了一口粗气。

      方剑脸上微微眯起的眼睛顿时舒缓了下来。

      “还差一点就是半个时辰!”

      他起身道:“恭喜你,陆师弟!我这给你的评价是丙级一等!”

      녛“多谢师兄!”

      㷍 㹋“不用!”

      看着远去的身影,陆长生无谓地摇了摇头。

      一行人来得匆忙去得也匆忙ཹ,对Ⴈ陆长生来说,浪费的时间并不多。

      等人离开,药怒老连忙走了过来,问道:“怎样了?没出什么问题吧?”

      “没有!”

      药老心中松箤了口气,方剑傲气的名声饶是他也有所耳闻,自然是担心陆长生会惹上对方,好在一切都还顺利。

      “给了什么评价?”

      “丙级一等!”

      药老袲皱了皱眉,“才丙级一等?不对啊,以你的实力,怎么都能拿个乙级中等······也罢,也罢,以后到了丹堂,好好表现,想闦必过不了多久꺖,余师就能发现믄你的天赋!”

      他暗叹一声,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以方剑的性格,恐怕是有意打压新人。

      在丹徒中,十分常见,便是⦅当年的自己,有余师的关系,也不能免俗。

      “那方剑背后的方家到底是什么样的?”陆长生问道。

      “方家——”药老凝重地道:“方家老祖乃是三河帮三大长老之一,在十年前就步入了第六境,现在只会更强!这等强者,哪怕是在整个大宋九府中,也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肉身五境我知道,这第六境是怎么回事?”

      “肉身五境,炼皮、炼肉、炼骨、炼血、以及炼脏,然后便是第六境,炼气!炼气境之能到底如何,我埘也不清楚,只是听得一些零碎之语——”

      “炼气者,不食五谷,五气朝元,凌空飞渡!不似凡尘!㴤”

      䲮陆长生心中ᇽ一惊。

      这个说法,怎么像是前世道家‘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说?

      “药老在帮中待了那么久,也不清楚么?”

      药老摇头道:“肉身五境到六境팢是一个坎,我以往的身份不过是一个甲等丹徒,虽然得余师看重,平时췯偶尔也能接触到炼骨境甚至炼血境的强者!但炼气境这种层次的大人⭷物,和肉身五境根本不在쵩一个层次上!别说是我,哪怕是余师,也难以见着。整牬个丹堂,也只有苍老或许能够与那等人物相处!”

      “炼髲气境乃是镇帮之境,在整个青府都是站在巅峰之人,即便是ㅯ有事到丹堂弦,也是直面ʺ苍老,我们却是远远没资格靠近的!”

      难怪那方剑能够如此自傲。

      原来是有这么恐怖鿾的背景。

      “不过킜,这等人物跑这荆山来干啥?”陆长生疑惑地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