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莱夫人之风华绝代

      粲 不久ఫ后,小渔ο船靠到水边的沙洲。汪梅下了船,又转过身问划船的人说:你,你跟籁我哥哥聊聊吧。

      刘飞尘见到她主动问起,不加思考的瞅着站在船头的男人说:下船拉拉家常吧!

      划船的人下船后,跨步向他俩身边走去。

      旵 ౢ突然,汪梅大喊嬌一声:哥,你看㡬!

      ꖽ 刘飞尘几乎与那划船人同时顺着뜫汪梅手指的方向䒿看去。걠原来从上游来了一艘大木帆船,江面上风平浪静,可是那艘船在长长的潭水中疾飞向下,连那划船的老手颇感奇怪。ꘌ

      船沣头上站着一位长者㥺,他的两个手掌竖着띢不停地Ձ交换着向前推去,桅杆上的风帆鼓鼓的立在半空中。 嚷

      刘飞尘心里铚一惊,定◃是高人,若与他有个短暂的交谈,也许能从他的话语中悟出一点什么੢功法傗。

      划船的青年窤男子说:我天天在江里下网,只见过两回这样的稀奇事。

      汪梅似䨠乎记起了什么,小声悟的程说:我记得我爷爷说巒起过一件事。他师兄的长子樊小云学得玄学的秘笈,就是这手功夫。

      刘飞ῠ尘撋暗暗惊喜,叫汪梅大声喊一声,看是不是樊老爷。

      汪梅没有拒绝矛,自言自语分析说:早年听爷爷说왞这门功夫快要在世上灭绝了,一定是樊叔!嗯嗯,我昑试着叫一声。

      她选了一块草地,站稳后,大声的喊道:小云叔叔,我是汪梅。

      劷此时,站在船头的樊小云模模糊糊听到岸边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疑惑的扫视了两岸,看到一女子在向他招手。

      片刻后,那船转过方向,向汪梅这边驶来。

      他渐渐的看清了正是自己濷的侄女汪梅,她也陴看清了小云叔叔,筚忍不住两行热泪ᅙ滚到了下巴。

      她好횵伤心的说:叔叔,我以为今生今世再也看ꦥ不到你了。

      好侄女,别哭!叔叔〲这十年到云游四方,顾不得去看你爷몍爷他们了。

      他说到这里,汪舨梅哭䐣得更伤心了,哭诉道:十年前的那땐个瘢冬天,你⛚离开我们后三个月,爷爷一件事得罪了官뷈爷。突然有一天半夜,我们家被官府的几戟十人围住,放火烧了我们家。剕爷爷和父亲为了保护九我们逃出俊火海,被活活的烧死了。……ᗅ

      樊小云听着听着挥泪高声喊道:师叔,师兄,我樊小云不给你们报仇襠,就不是玄ꙉ门뉪弟子!此仇不报,寝室难安滺!侄女,那官人姓什名谁?

      汪梅螴报了姓名后,ꛆ樊小云请他上船,一起与他去寻找仇糌人。

      ࠧ 䇻 其实,汪梅这么多年四处流浪就是为了寻找ᓃ仇人。她已经ṥ打听到了,当年带人烧死家人的仇人就是青平城的李举人。

      婩 她把小云叔拉到一边,单独告诉了仇人就在对岸꣆的青平城。

      邀樊小云这下放了心,他紧抿着嘴说:好吧绋,我在青平城停几天,待报䓏了仇,我们一起귳下长江去江苏。

      䝾 袉 汪梅请她樊叔别急,她已经找到了一位高人,只需他手指一点,就可报仇。 ﴴ

      ⵾樊小云问道:高人在何处?叔叔拜见拜见!

      汪梅转过身澈,指着刘飞尘说:就是他ᯂ——

      此时,刘飞尘正与划船捕鱼的人聊天,询问李家人的情况。

      樊小云也是个性蹇情中人,他快步走到刘㵱飞尘面前,꟦自报家门。

      ጲ 刘飞櫪尘见他这么爽快,也不隐姓埋㯏名,告诉他叫刘飞尘,是个穷秀才。

      㓶 樊小云一惊뢰,问道:贤弟,那科秀才?

      刘飞尘说:文科秀才。싘

      祭 樊小云斜视了一眼汪梅,心想:她是易不是弄错了,自古ࣃ以来,文秀才是手无缚鸡之力,只会诗词歌赋,抚琴弹唱而已。左瞧右瞧,看不上是身﮶怀绝技之人。 降

      不过,他还是附合道:闻言,贤弟功法超쾙人,乃绝世高ʮ人。 䝊

      肱 过奖菠,过奖,我乃一介读书之人,那里通晓武林秘抣术঩,……

      哈㠘哈,我终于见到了你的神光,你的心境了。你的神光可穿透人心,뇵你的心境可纳宇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