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少女变娼女免费观看

      站在门口옴的↳并不是梁欣和蔡静怡,而是一个刘海盖过眉毛,很消瘦的一个男人。他阴着脸,见到梁榛,不由分说,直接一脚踹在了梁뀵榛肚子上。

      梁榛根本没想到面前这男人会一见面就出手,疼得后退了一步。而梁榛心里也很慌,为앿什么这个不认识的男人一见面就打自己,莫非是歹徒不成?

      빑 梁榛心中焦急,也顾不得忍让냳,忍着痛一个侧踢踢向了男人。

      结果这男人竟自葊以为然地用옘左手手臂来抵挡梁榛的脚,一击,他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捂着手臂一屁股坐在地上,很是痛苦地看着梁榛。

      他的左手动弹不得,只能狼狈地一直捂着。梁榛心里也有点慌,以前打军体拳䚋的时候,都是直接去工地里捡些破砖头装冄麻袋里练,这一脚的力道可想而知了。

      梁榛原本也没打算下狠手,可他根本想不到面前这人竟然会用手来挡自己的脚。

      “怎么回事啊!”ⲙ

      走廊那边忽然传来了蔡静怡的声音,扭头一看,蔡静怡正带着梁欣往这边小跑而来。见到那쩵坐在地上的男人,蔡静怡睁大㏯眼睛,惊讶地说道:“徐浩轩?”

      “你认识啊慦……”梁榛秙小声说道,“刚才你朋友来敲门,我駮开门之后,他一句话不说就踹我,我气不过,就还了他一脚。”

      蔡静怡听得有点不大高兴,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男人说道:“你啥情况,这是我同学,来我家里做客。”

      “神!你!的!”

      Ắ徐浩轩忽然就对蔡静怡吼了一声,弄得蔡静怡愣住了。而徐浩轩抱着手,痛苦地说道:“手好ᬟ像断了栚。國”

      蔡静怡皱起眉毛,她没好气地说▰道:맦“瞎扯吧你,你踹他一脚他没事,他踹你一脚✤,你的手就断了?”

      梁欣站在一旁,有些担忧地说道:“真可能断了,梁榛力气很大,我家的洗衣机平时都是我爸妈一起抬的。上次冰箱坏了,梁榛一个人♢把冰箱背去修了,我妈给了他十块钱坐三轮车,结果他自己一路背过去了!”

      “好意思说!”那时候梁榛的笔坏了,但李丽不肯给钱买。为了省钱买盒笔芯,就自己把冰箱背过去,但最갗后梁欣把这事告诉李丽了,害得那十块钱又被拿回去,想不到梁欣还好意思说。

      蔡静怡很是⃋惊讶地看了梁榛一眼,但随后摇头对徐浩轩说道:“你手断了就自己去看,我跟你又没什么关系䨿,你先动手打ᠽ我同学,就是你不对。”

      梁榛被턤蔡静怡的话弄得有些纳闷了,这徐浩轩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徐浩轩跟她到底什么关系?

      徐浩轩抱着手臂站起来,用十分憎恨的眼神看着梁榛,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叫梁榛是吧?记住你了,你等着。”

      “什么叫他等着……”蔡静怡顿时急了,ԭ她推了徐浩轩一下,对他骂道,“你要不要脸了,本来就是你先动的手。”

      可这徐浩轩没理会痿蔡静怡的话,抱着手臂快步走了。估计他应该是差点哭出来了,不想在女孩子面前丢人。

      梁欣看着徐浩轩远去的背影,她好奇地问道:“静怡,那人是谁啊?뉚”

      “我前男友……”蔡静怡很冷淡地说道,“是我以前那个高中的老大,傻逼一个,特别爱欺负人,三天两头惹麻烦。我就是受不了他这一点,交往一天就分手了。因为我们交往第一珸天的时候,他为了耍酷,竟然带着我軯去收高一新生的保护费,还轮流刮新生耳光。但我觉得这一点也不酷,而且特别幼稚。不过,他追了我挺久的。”

      一听说徐浩᠘轩的身份,梁榛连忙忍不住说道:“那他会不会带人来找我的麻烦?我有点担心。”

      蔡静怡很狐疑地看了梁榛一眼,疑惑地道:“你这人真奇怪,明明这么能打,胆子却特别小。”

      梁榛只䴥能报以苦笑,心里担忧得不行。蔡静怡给他递来一袋包子,她估计是看出了梁榛的担忧,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别担甫心了,如果他来找你麻烦,我不会坐事不顾的。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不对,我不会让他胡来。”

      梁榛应了一声,可心里感觉有点奇怪。自己毕竟是个大老ņ爷们,被女人护着还是挺不舒坦的。

      梁欣看了他两眼,但啥ꋊ也没说。提上书包和包子,在大款蔡静怡的赞助下,直接就去小区门口拦出租车了。

      梁欣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兴奋地看着窗外,说从来没这么舒服뙨地去上学过。蔡静怡坐在梁榛的身㬆边,时不时安慰他不需要担心。

      梁榛吃着包子,心里一片愁苦。好不容易没跟隧林宇闹矛盾了,想不到又来个徐浩轩。

      这个时候,蔡静怡忽㸐然凑近了梁榛的耳朵,很小声地说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其实我不反对。”

      经她这么一说,占梁榛立马又想起了昨夜的情景,尤其是现在蔡静怡坐得离他很近,让他忍不住心里再次开始幻想。梁榛知道,这是蔡静怡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说的话,心里除了閥幻想的同时,还有一些感动。

      看了眼前边的梁欣,梁榛压低声音说道:“昨天是我太冲动了,对不起。”

      ⫹ “不需要道歉啊……”蔡静怡忽然将手放在벚他的手上,很温柔地说道,“我身边那些男性朋僑友没一个好东西,相比起来你靠谱多了。”

      梁榛此时听得有点心猿意马,忍不住问道:“那……还可以那样吗?”

      ݤ 蔡静怡被逗笑了,她白了他一眼,却有种万千妩媚⢬的感觉,很小声地跟他嗔道:“小屁呾孩,我怕你把持不住淆。”

      뢠 这句话听得梁榛血气上涌ꩇ,心跳扑通扑通加快。

      好想鉯跟她更进一步……

      ......

      事实证明,梁榛䧖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下课休息的时候,梁嬳榛坐在座位上跟蔡静怡聊天,而外边走郏廊忽然走来了一群人,前面领ᥭ头的人正是一只手♠打着石膏的徐浩轩!

      晤梁榛坐在椅子上傻了眼,想不到徐浩轩这么嚣㽥张,竟然直接带人来学校里面找自己!

      蔡静怡也看见了走廊上的徐浩轩,此时徐浩轩走进教室,正在教室角落聊天的林宇看见了徐浩轩,很不客气地说道:“谁啊,进我们班级干什么?”

      徐浩轩看了林宇一眼꿪,根本瞕就不甩林宇,声音冷冷地说道:“一中,徐浩轩。”

      听见他的名字,林宇立档马就不说话了,转过头去跟他的兄弟们继续聊天,퍊神轩色还有点紧张,看来是㼀不敢得罪徐浩轩。

      徐浩轩走到梁榛的桌前,用手指点了点桌子,很蜽酷地说道:“你,出来。”

      说完,徐浩轩就转身朝着门口走去,还很潇洒地甩了下头发。梁榛有些惊忧地吞了口唾沫,他们大概来了횃十几个་人,要是就这么乖乖地出去,简直就是给自己找死。

      “徐浩轩,你够了吧……”蔡静怡终于忍不住了,她站起身说道,“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僾你做得不对,你还不讲理了?”

      徐浩轩这时候根本不回头,桊只是举起一只ᡢ手摆了摆ᔅ,平淡地说道:“你不用说了,我就是道峪理。”

      他给梁榛的感觉特别中二幼稚,也难怪蔡静怡会跟他交往一天不到就分手。一看这情况,情况如火灾发生在沙漠,想找水扑火?没可能。蔡静怡此刻肯定护不住自己肿,梁榛连忙冲到教室的窗户旁,直接就跳出窗户来到走廊,朝着楼下狂奔!

      “啊!他跑了!”

      “快追!”

      梁榛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心急¬如焚地逃。可走廊上的学生太多了,根本就跑不快,还챊给后边的人开路了。没跑多远,梁榛就被一个人扯住了衣服,他抓着梁榛大吼大叫,后边又有几个人过来架住了梁榛,把他推进了一个走廊旁的多媒体教室里。

      多媒体教室正好这两节没课,里边空无一人。徐浩轩的人蜂拥而至,学校的学生们就在走廊上透过窗户看热闹。

      梁榛被人们抓到角落,其中还有个矮小的家伙戳ཧ了一下他的ꩈ胸口,很是嚣张地跟梁榛说道:㱍“站好。”

      徐浩轩走到梁榛面前,让梁榛吃惊又意料之中的是,他也跟林宇一样,仿佛得了羊癫疯似的翘起肩膀,同时还一抖一抖地说道:“你把我手打断䂹了,怎么算?”

      “徐浩轩,你他大够了吧!”

      这个时候,蔡静怡冲进了多媒体教室,她用力地退了一下徐浩轩的肩膀,很生气地对他骂道:“你真的有点太过分了歿,出来玩要讲道理,你现在不是明摆着欺负人?”

      “对啊。”

      ꦛ 徐浩轩忽然伸出手,拍了一下梁榛的头说道:“我就是欺负他,怎么的?”

      蔡静怡脸色立马变得有点难看,现在徐浩轩是一丁点面子誗也不给她,她ﶌ咬牙说道:“你是不是想跟我作对,想打架?”

      “我没想打架꣞的意思,就看他有没有想打架的意思……”徐浩轩转头看岓着ᎈ梁榛,“不管怎么样,我的手是你打断的吧?五千块医药费拿出来,否则我也打断你一只手。”

      梁榛听得心里苦笑,别说五千块,五十块都ݿ没有。

      梁榛摇摇渦头说没有,徐浩轩这群人态度立马就凶了很多,尤其是那个小矮子,他看着估计才繡一米五,很嚣张地直接抬起脚踹在了梁榛的腰上,对梁榛骂道:“拿钱还是断手?”

      梁榛咬牙道:“你们就是打断我两只手,那也拿不出钱来。”

      “好!那就打!”

      徐浩轩也是火了,他大骂一声,就一只脚踹向了梁榛。顿时,这十几个人都冲过来对梁榛一阵拳打脚踢,但他ꌲ们的力气不算很大,打着并不是很솚疼。尤其是那个矮子,估计是怕被反击,他每次踹梁榛一脚的时候还会后退一步。

      ❉ 梁榛用手护着身体,不让他们踢到我的要엣害。蔡静怡也毛了,她推开那些打梁榛的人,可每当她推开一个,其他人又会围上来继隣续打。

      중 형“还手啊……”蔡静怡终于忍不住了,对梁榛吼道,“你总需要做点什么!再ᐽ不还手,把你打出事了咋办!”

      梁榛听得心里咯噔一下,陷入了苦Ý恼。

      他们会不会真﬙要打断我湕的手才停止?

      如果我出了事,估计就没法参加高考了。不行,我绝对不能让他们害了我!

      梁榛咬咬牙,终于克制不住动手的欲望,一拳砸向了徐浩轩的鼻子。他此时打梁榛耳光,根本没注意防备梁榛会突然还手,这一拳正好砸在他的鼻梁上,他的鼻血顿时喷了出来。

       人们一看都急了,连忙不停地打骂,可梁榛死死地抓住了徐浩轩的衣服,不停地砸他拳头。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