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丽热巴当众拨开尿口

      见苏照拿着一把刀,彭纪和蔡安二人面上不由现出疑惑。

      苏照道:“我有苏籈一氏当年以《挽柳刀法》显达于周天子,我昨夜寻来刀谱,挑灯夜读,只觉先祖之英姿,恍在眼前,所以,今天不练剑탊,只练刀。”

      蔡安和彭纪对视一眼,虽然从心底对苏照的心血来潮不以为然,毕竟,έ人之一生精力有限,又岂能在刀剑两道之上臻至化境,不过,想起苏照身为君主,就是练剑也不是为了沙场冲锋,就不再想这些了。

      彭纪是一个国字脸,身材꒭魁伟的青年,䪁抱拳说道:“君上,末将久习᠝刀法,可与您对练。”

      䙠苏照打量了彭纪一眼,知其修为也在后天之境,能够催发武道真气,若是陪练,却正是合适。

      武道之境,自习练招式开始,这一点类似于仙道➽观想之境,而靈后进入炼体三境,通脉、盈血、换髓,最终迈入后天之境。

      到了后天之境,已经修出真气┼,但真气毕竟是人之血勇之气,比起仙家吸天地之精华所凝练的法力,自是在玄妙程度上,多有不如。

      君臣二人也不多作废话,各自抽出宝刀,刀锋清冽如水,珻寒光照人。

      苏照循着记忆之中的挽柳刀法,陡然徐徐劈下,寒气四溢,令对面原本神态袂随意彭纪微微眯眼,不由正色起来。

      苏照见此,暗暗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自开天门之后,神识得到气运滋养,一日比一日强壮,学东西就是很快,已有过目不忘之能。

      “君上,请。”彭纪也是徐徐抽出腰间百炼宝刀。

      竉苏照也不矫情,一刀自下而上斜撩,如春风拂柳,飘逸凌厉,形迹难以捕捉。

      “铛……”

      刀锋相撞,星火闪烁。

      彭甹纪脚下巍然不动,将苏照之刀ﳇ格挡于外,显然后天中期的武者,不是苏照还处于盈ᰱ血的炼体之境可比。

      一击无功翏,苏照也不气馁,刀如矫龙,一抽一带,猛然劈下,又是被彭纪手腕一转쪌,出刀荡开,身ጿ形仍是动琾也未动。

      逌就在这时,寒芒闪烁,彭纪长刀一顺,朝苏照斜劈而下,口颡中道:“君上小心。”

      ⚘ 手中之刀速度已慢了一半,显然唯镱恐伤到苏照。

      苏照面色顿了下,强忍住以神识捕捉刀法轨迹的念头,以룚刀格挡。

      二人这样有来쀟有回,不知不觉就是半个时辰过去。

      ⴥ苏照ᜮ收刀还鞘,道:“不练了,今日就先到这里,我今日刀法如何?你可实言相告。”

      彭纪拱手道:ꭍ“君上,刀法᷌初⪊时虽然有些樂生疏,反应却很机敏,只是力量不足,当텡然这是境界差距,不能催发真气所致。后面,刀法已有些熟练,挽柳刀法轻如柳絮,配合君上䥎身法,已有一二可观之处。”ꢎ

      苏照点了点头,拍了拍彭纪的肩头,微笑说道:“今日,辛苦了。”

      彭纪的说法,倒很中肯。

      “君上面前,不敢言辛苦。”彭"纪道。

      “而今殿前司方建,所募翊卫之操练等事,你二人要多加上心。”苏照声音温和了一下,叮嘱道。

      需一旁的蔡安说道:“所募翊卫已在林畋苑中,君上可否前往校阅。” 

      苏照思索了下,不由多看了一眼蔡安,道:“随孤去看看。”

      由于冷兵器时代,军争讲究地씸利,故而城池常依托山林而建。

      温쪠邑城同样如此뇄,苏国宫城更是立于地势险要之㋤地,背靠ꎵ云台山,宫禁之后是一片씩莽莽无尽的山林,青天之河的河水,绕城而过,禁军三部就是驻扎在山林之畔的溪涧之旁。

      嗯,事实上,苏照前世被逼得失位,就是沿着山林逃遁往莽傜莽大山之中的,当时蒙禁军彭蔡二将尚鬨念故主之谊,⨂默契地让开一条路途,才让他逃离苏国。

      ବ 此刻,虽是夏日早晨,但枝繁叶茂的山詫林上空,듈三千飞鸟盘桓不落r,声声呼喝之声伴随着刀兵铮铮之音竗,自山쨤林深处传来。

      分明是禁军正在操练,一队队黑衣甲士在山林之中,在禁军低级军官的带领下,或纵马驰骋,或入山围猎,或举石锁尕负重。

      苏照在彭纪和蔡安二人,以及一屯黑衣骑士的护卫下,骑着一匹枣红色骏马,沿着쪽一条碎石铺就的宽阔山路,徐徐驰入山林。

      籩“都是我苏国骁勇之士啊。”苏照远远看着在山涧之间,光着膀子,合扛着根根原木奔跑的一伍军士,脱口赞道:“不畏炎暑,操练不辍,方有孤稳坐甘露殿的底气。”

      的确,以他调动神识远望,可见禁军一个个膀大腰圆,身形矫健,至少都是炼体三境。

      ᑉ “我原本摨还觉得兵力不足,可这样的甲兵精锐,能练出三千余众,已经倾尽苏国⦫国力了。”苏照静静看着这一幕,心头欢喜不胜。

      或许一开始,他驃就该校阅禁军,收其军心,当然,现在也不晚。

      蔡安手持缰绳,将马落后苏照半个马头,闻言,就是笑着接话道:“君上,禁军多为有苏一氏子弟懇,内里蠭翊卫宫禁,外为君上爪牙烳,如뢍此操练,当不停息。”

      所谓有苏一氏子弟,是指๨苏国先祖经千年繁衍而下来的同宗支━脉后⟶裔,以及外戚宗쐤亲,他们都居住在温邑附近的几个县邑劊之中,零零总总大概有三四万户的样子。

      而杶且历代苏国君主对这些同宗子弟都是优容有加,若有从军者,家中酌免税负。

      择有苏一族菁英子弟,以武道大药培养,习练武艺,编入禁军,为国之羽翼。

      ﳠ 可以说,这䇤就是䇼苏照的基本盘。

      苏照本人既̼是苏国国君,又是有苏一族的族长。

      未几,得到禀告的彭堰、蔡旷二人,就带着禁军的将领,浩浩荡荡向苏照迎来。

      “末将见过君上。”彭堰,蔡旷当先而拜,身后几个禁军将领也是齐齐见礼。

      苏照翻身下马,做足了谦恭之态,伸手相托,道:“ᩩ诸位将军免礼。”

      而后,彭琢堰就是出言介绍一旁的几瞫位将领。

      两位禁军副统制,耿济、常典,以及十余位中级禁军牮军校和记室佐吏,最后是负责训练殿前司矽新募之兵的淳于朔,这是一个气度沉稳的老将军。

      苏照一凔一见过,上前꺲叙话,他还是做了不少功课的,每一人郐都是攀谈几句,提及对方戎马生涯之中㕈得意一笔,完全是小嘴抹了蜜一样。

      因为苏照气质冷峻쬡,声如金石,不显谄貹谀之皚色,夸赞恰到好处,不少军将ල都是感佩,眼前少年威严深沉,有人君气度。

      等到了ᄽ淳于朔时,苏照目光愈见真诚,感慨道:“先君在时,就时칠常提起将军,说您通将略、善练兵,而今一见,先君之言,尤不能概将军之镢才十一。”

      前Ꮸ世,彭蔡ꉐ二将在듰给他一条生路的同时,就是观望不前,只有这位淳于老将军,则是直接不信他失德,反而斥ᜨ骂袁彬操弄权术,在袁彬追杀于他时,挡下了袁彬。

      댻 想来这位老将在晋国,已见惯了宫廷政变,权谋诡诈。

      “君上此言当真?”老将手捻텣颌下胡须,微輔笑道。

      苏照愣了一下,指向远处殿前司的翊卫,说道:“虽是新募之兵,军势却雄壮严整,已见猎猎杀气,如此有쓣目共睹之事,孤岂席会以言相戏?”

      事实上,苏照真不是无ᢰ脑乱夸,淳于朔侍奉苏国三代君主㑭,最擅练兵。

      其人早年曾为北方晋国骁将,晋国曲沃小宗和翼都宗室相残,来来回回,杀伐有百年之久,淳于朔终究看不惯,于是携家眷来到苏国,当然因是晋国逃将,不敢委之以征伐事,却用其练兵之才。

      泔“若觉得老朽足用,君上可遣老夫为将,征讨贼寇,而不是派贾翼那志大才疏之辈,以害军士性命。”淳于朔拱手说道。

       见苏照“迟疑”䂄,就朗声道:“老夫这把年纪,尚开六石之弓,一餐食半只鹿,ಓ君上,可不要小视老夫。”

      这时,呱呱之声从众人头顶响起,头ﰔ顶云霄之上腽,分明是飞过一行大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