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青天Www177000

      陶梦跟在他后面照哜明,苏蓉蓉在队尾断后,四人很快来到有珠光的通道,依旧没有见到一个人影。

      朱天赐脚下不停,来到一个岔道口,这是一个三岔道,都有珠光照頬明,他毫不犹豫向左拐去。

      “走错了,那是深入魔窟的路,向右拐才能回到传送点。”冷月说道,三女停下。

      “那里有魔族㋕高手埋伏嗽,不能走那条路。”朱天赐脚下不停,“跟我来吧,我带你们离开。”

      陶梦小声道:“他不会把咱们卖给魔族吧?”

      Ὺ 冷月瞪了她一眼:“你还是怀疑他是鬼魔王附体?如果他真是鬼魔王,咱们的命早就没了!”

      她手一挥ཬ:“跟他走。” 넢

      四人继续前行,不久就看到另一个岔口,这是一个两岔口,一个直行,一个向左,直行的有珠光照明,左侧则黑漆漆的,㟍宛如一个待人而噬的妖魔巨口。

      朱天赐突然停下,因为从左侧通道的黑暗里转出一行人。뮈

      一共七人,都穿着魔族的黑衣黑袍,但其中五人朱天赐认识,都是老相识。

      为首一人他最熟悉,身材略高,五官匀称,眉目清秀,青春年少,一幅淡䀞然的神态,却是朱天赐在下界时的自己,移魂后舍弃的身体。

      无魂体!

      左右各有一女,与之神态亲密,却쓸是丹清门旧日的朋友,溪云和溪玉,二人完好齖无损,溪云的胳膊就象从未断过。

      身后两人左侧是玄天派掌门秦丹阳。

      这货不是被彭大ꄠ村长用月光魔斧斩掉了脑袋埋在冰龙巢穴处了么?

      右侧则是从小把他养大的师父朱一针。

      鍣朱天赐呆住。

      这怎㝣么可能!

      他明明见舍弃的无魂体已经被海水压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昪

      溪云禲和溪玉怎么入了魔族?

      秦丹阳哈哈笑道:“观旗主妙算,他们果然阁自己走了出来,而且选了这条路,真是홆自投罗网。”

      朱天赐猛地惊醒过来,此地危险!

      他立即回头,但펳见冷月和衐苏蓉蓉像见了鬼一样直愣愣地看着前方,知道她们震惊于无魂体的出现,但不管这些是什么人,都是要命的敌人,是魶故意放他们出来,在这里埋伏想置ఖ他们于死地的魔族。

      “快逃回去!”

      朱天赐喝道,腿刚要发力,却听得远处隐隐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小子还想跑。”秦丹阳嘲笑道:“巨魔王大人早已经把路封死了。”

      巨\魔王!

      轫朱天赐苦涩地转回身,球球说过,巨魔王身材庞大,防御非常强,近战速ꛗ度ꋳ极快,堵住通道根本就别想过去,为今之걣计,只有冲破前面七人的阻拦,但他不愿向昔日的师友动手,何况这뮹个无魂体还与苏蓉蓉有契约,同生共死䟋,不能将其干掉,实在是棘手。

      쑨 鼶他突然一怔,这个无魂体可完全不像是无魂的ᛵ样子,难道师父又为其招来一个灵魂入驻?

      朱天赐突然想到,在来上界入灵天派之前,曾经在天湖城市场上见过师父朱勰一针,莫非那时候无魂体也在天湖城休养?

      魔族的法术诡异,师父朱一针被锦鸿断定已死,却好端端地活着,秦丹阳连掉了㐙脑袋都能复活,救活无魂体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朱天赐轻轻抽出炼金剑,他准备倾力一믑搏。

      虽然不想与师友쑭为敌,但他也不能将性命送到他们手里,手下留情不杀了他们便是。

      好在无魂体也只是个什么旗主,应该不及魔王难对付,其他的人实力应该更差一些,虽然人多,但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ᇁ

      他的炼金剑虽然已残,但灵剑失落在矿窟之中,矠眼下只能指望它尽最后一分力。

      冷月突然道:“且慢!”

      她大步走到最前面,喝道:“朱天赐,你还认甥得我,认得蓉蓉吗?”

      “咦,你怎么知道我们观旗主原来的名字?”秦丹阳大气叱道:“你们听好了,我们旗主现在叫观天宗!”

      观天!

      好大的口气殾。

      朱天赐眉头微皱,果然如他所料,这个无魂体又入驻了新灵魂,连名字都改了。

      “一个小喽啰,插什么嘴!”冷月冷哼道。

      “你!”秦丹阳气得咬牙。

      那无魂体观天不徐不疾地开口道:“霈且听她怎么说。”

      砏秦丹阳立即闭嘴,退后半步,俯首而立,一幅顺眉顺眼的样急子。

      冷月冷然道:“我不管你叫天赐还是观天,不管你是如何入了魔族,如果塢你不想与蓉蓉一起死,就闪开让我们过去。”

      “蓉蓉?”观天ᖖ淡淡地道:“你叫蓉蓉吗?”

      冷月愕然,回头看了看兀自有些呆痴的苏蓉蓉,小声东道:“这小王八蛋不认得咱们了。”

      펎 “果然。”朱礇天赐暗道:“看来这无魂体虽然被救活了,却没留下什么记忆,师父等人并不知道阶契约的事情。”

      这时,身后的脚步声渐近,转身一看,却见一具小山般的盔甲正大踏步而来,四臂展开能撑满整个通道,左手执一小盾,右手执一细枪,比起庞大的身躯带来的压力,两件兵器倒显得微不足道。 蔋

      ⛒ 这哪是人,分明是科幻片里的机甲!

      这种战遞斗机器根本不是人体能抵抗。

      귇冷月也回头扫了一眼,急道:“曵你个混蛋,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失忆了,但你与蓉蓉有生死契约,她死了你也活不成,快闪开!”

      “生死契约?”观天神色微变,“我说怎么会总受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牵引,原来是契约之力。”

      他遥遥招了招手,那巨人立即停下脚步,站立不动。

      “契约算不了什么,待我破了它!窂”

      观天轻轻闭上眼,缓缓抬起右臂,食指慢慢指向眉心。

      朱天赐紧紧盯着,虽然他不认为一个小小的旗쐤主能有多么大的本事,但魔族法术与仙族徊异,期望这个后来者能够有办法解了这个该死契约,还苏蓉蓉自჏由,他也就解脱了,从此苏蓉蓉生死由命,与他再无干系。

      苏蓉蓉默然稈无语,再见到这个心中牵挂的男人,似乎并不像以前那样㸗撕心,这个与她命运纠缠的男人已经加入駩魔族,从此成为死敌,她也希望有慧剑斩断这条命运锁链,以后生也好,死也好,都由自己来作主。

      这是一个不勘情不愿的夫妻契约,将两个不情不愿的人硬牵在一起。

      ㋘ 冷月这个始作甬者也紧张地望着,既希望有办法弥补她曾经犯下的大错,又有些担心解开契约后几人的安危,但毕竟更希望她的姐妹从此再不受契约的困扰。

      쵆 其他人则有些莫名其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观天的手指越来越慢,在眉心外一寸ƻ处停下,手臂如弓,似乎用了极㯞大的力气,却再也无法更近一分。

       所有人都紧张地注视着,空气似乎都已经凝结。

      Ƣ 突然,观天的眉心爆出一道血ᵔ箭,他的右臂虚弱地垂下,␏身子向下软倒,口中轻轻地吐出两个字:“神契!”

      溪云和溪玉急切地将他扶住,同声惊呼:“旗主!”

      朱天赐暗自摇头,指望一个魔族小旗主就能破开被伏天神剑见证过的契㲵约,实在是不太现实,眼下是不是该趁其虚弱顷展开强攻了,他握紧了手中的剑柄。

      誳셳 观天猛地睁开眼,喝道:“擒下!”

      秦丹阳和朱一针以及另外两个黑衣人大步向四人冲去。

      陶梦和朱天赐上前两步,挺剑挡在断臂的冷月身前,此时别无选择,唯有战斗。

      浂秦丹阳掌中一柄黑剑,朱一针和两个黑衣人却均两手空空,朱天赐却知⿫道朱一针擅用⇷飞针,좨让✄人防不胜防,沉声道:“陶师姐,你且退下,让我来吧。”

      z陶梦看了看他残破的炼金剑,咬了咬唇,仗剑向突到近前的秦丹阳刺去。

      秦丹阳挥剑格挡,两剑嚂相交,“铮煂”的一声,陶梦的灵剑仿샠佛纸片做的一般从中断落。

      朱天赐吃了一궷惊,急忙上前救援,但其中一个黑衣鰊人突然加速,向他撞过来,而陶梦双腿綘突然僵直,向下垂倒,朱天⋁赐知道,必是师父出了手,飞针术比以前更快,更加无迹可寻,他一咬牙,准备发动փ极暴技。

      眼前黑影突然诡异地一折,滶迅疾地避过他的炼金剑,欺身到他面前。

      好快!

      朱天赐大急,待要发动极暴技,小腹剧痛,仿佛被柄大铁锤重重地击中,整个身子被黑衣人一个膝顶飞上半空,只觉五脏六ꧾ腑碎裂了一般,然㈟后像个软脚虾一样落在地上,曲卷꿵作一团,浑身抽搐,쇑巨大的疼痛使他神智一阵昏겉晕。

      太快了,比⯰鬼魔王更快,就算成功发动极暴技也绝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这人下手虽然极重,却很好拿捏了尺寸,既没有要他的堷命,又使他完全失去了懶战力。

      他的丹田已经被撞得破烂不堪,如果不是小龙体坚韧,只怕连他的腰都要被撞断。

      这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般实力?

      耳中麤传来冷月的一声惨呼和重物坠地的声音。

      然后,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住手,否则我杀了我自己!”

      是苏蓉蓉。

      朱天赐强吸一口气,忍住乱刃绞割般的疼痛,偷眼望去,却见苏蓉蓉把伏天剑倒转,抵在自己的下巴下面,一᷏副绝然的样子,而她脚边,断了一臂的冷月也像他一样倒在地上,不停地抽动。

      “停!”

      观天的ཞ声音响起。

      通道里憌立即安静下来。

      “如果不是为了他们,我宁可现在就杀了我自己。”苏蓉蓉目光低垂,带着凄然的死志:“我再也不ᕎ想承受这该死的契约折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