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あやか

      原来,在苏雄前往西荒之际,吕布率领三十万大军前往秦行关,面对皆为法相巅峰䱤的大军压境,这些乌合之众压根没有半点反抗之力蠕,一下子为之所败,吕布在此地大败王侯联军,生擒众多王侯。

      所谓的王侯叛乱,他们的联军在这一刻看起来不过是一场笑话。

      但这一次变故的起源也是因为王侯动乱,具体而言,乃是来自于镇守神弃之地的大乾皇朝镇边侯苏秦,他原本没有参与其中咾,但在他人的鼓动之⫡下,他为了一己之私,竟然想要在神弃之地找到对抗苏雄的办法,于是不顾祖训,打开了封印的禁制,让禁忌之物从中走出来了。

      苏秦却不料,他实策了。这些神貵弃之地的禁忌之物早옘已经没了犕自己的灵魂,有的只是一具躯壳罢了,他们ۯ被天界诅咒,成为了非人非鬼的存在,凡人根本没有办法对抗。

      不计其数的禁忌之物从神弃之地破封而出,他们嗜血成性,被禁制封印了无数的岁月,早已经蠢蠢欲动,苏秦揉这个蠢才打破封印,成为了首当其冲的对象,这些禁忌之物在他们的王的带领下冲ᄈ破束缚,杀戮成空,所过之处,涢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镇边侯苏秦和镇守神弃之地的十万大军,不到片刻,就被넓禁忌之物踏灭,死于非命。

      随僨后,得到了血食供应,诸多更加强大的ꭉ禁忌之物也从神弃之地破封而出,短短数天功夫,整个东荒已经有三十多⃋座城池为之沦陷,死伤千万,血煞冲天,笼罩万里长空。

      顿时詟,大乾为之震动,东荒为之震动,中洲也硵为之震动,整个山海域也为之震动。

      但对于这片神弃之地,整个山海域可谓是有心无力,神灵已经抛弃了这片土地깽,没有神灵的允许,试问哪个势力敢前来?

      㧇山忼海域的势力都处于观望状态,他们不쬮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冒这个风险。

      皇宫,乾元殿。 ܼ

      苏雄听到了这个消息,匆匆召集了众大臣到盧此处,因为这一次的变故超灴乎了想象,让这个即便已经无敌天下的ꓓ存在,也不得不去小心应对,无比的㖀谨慎起来。

      “陛下,而今禁忌之物猖獗,攻城掠地,所过之处崀,人畜无存,短短两天时间,如今已有三十五城沦陷,若非大将军率军阻挡,恐怕那些禁忌之物早已经突破秦行关,北上而来。”宰相裴秀禀报道。

      “他们,朕很熟悉,尔等不必惊慌。”苏雄淡淡一笑,胸有成竹,却道:“何人敢往秦行关走一趟。”

      “陛喢下,甄宓愿往。”

      甄宓突然站了出来,她知道这ꌎ个时候苏雄如此问话,完全是因为想要试探一下弱水㏲圣地这些人归复之心如何。

      “好。폮”

      刹苏雄应声㊢道,说:“难得甄宫主有此心,朕若是不允,那就显得太生分了。”

      “谢陛下。”

      甄宓心中暗道幸好这一回౭主动站出来了,要不然这背后还得整出多少幺蛾子。

      此时,众文武大臣对于这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却是颇为陌生,便把目光投向了苏雄。 馯

      苏雄也想借此机会将天水宫䵊二十三人介绍给众大臣。

      “诸位臣工,朕刚才倒是一时间忘了与你们介绍一二,这些乃是朕新设立天ᤪ水宫众人,平时天水宫专司修行,不参与朝堂之事。

      唯有朝堂遇到麻烦之事,她们才会挺身而出。”

      这一介绍,众人顿时明白。

      “ꙹ天水핝宫甄宓率众见过诸位。”

      与ச此同时,她也朝着众大臣示好,홟想她堂泊堂一介圣地之主,到횉如今竟然落得如此地步。

      众大臣也纷纷行礼示好。

      기 正此时。

      天水宫的众人也纷纷请ᗃ愿,表示要同甄宓一同出发。

      “陛下,吾等也愿意一同前往。”

      “准。”

      ䷯ 苏雄当场允许了。 

      旋即,又让葵花老祖送了一块玉佩给甄宓。 

      “甄宓,现在ⷪ朕把此玉佩交到你的手中,当你到达秦行关ᄡ之际,你亲自前往去见一见禁忌之物,有此玉佩在身,可保你平安无憣事。”苏雄叮嘱道,接着又说:“当你见到他们的王之后ސ,就说昔年故人在雍城等他来见。”

      瘩 此话一出,甄컑宓一愣䨼,更是吓得튆不轻漴,禁忌之物她可是知晓,那可是因为天界神王的诅咒变成了可怕怪物,无比可怕,而这些禁忌之物的王传闻更是当年的凶人,便是神也屠漋杀了不少。

      现在苏雄竟然说出这番话来,着实令人맙胆战心惊。 磬

      不仅是甄宓,其他人更是如此。

      “陛下,既然您与之熟悉,为㓻何您阏不亲自前往一趟?”甄宓疑惑。

      “那厮也配朕去登门拜访?”苏晨雄趔趄一笑,不屑一顾的神色,仿佛一点也不把禁⃺忌之物的王放在眼里。

      甄宓更加疑惑不解,不敢再问下去了。

      뫔“去吧。”

      苏雄目光落在甄宓身上,淡淡一笑:“那쉖厮是个客气的家伙,你代嗬表朕去,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ϣ

      “遵旨。”

      甄宓点了点头。

      接惶着,她率天水宫众人킱退出大殿。

      “散朝。”

      苏雄踏步而去。

      众臣已然无法承受这些信息,太多了,显然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ȗ围。硩他们无不认为这是苏雄对天水宫的秬一个考验罢了。

      梣 话说甄宓率众离开雍釕城,梬赶往秦行关,众人却是开始喋喋不休,十分的不满起来。

      “圣主,这苏雄分明是让吾等去送死,哪里是嗖办差事!”

      “就是,从他踏灭圣地开始,就没有安好心。”

      ……

      ……

      甄宓听着这些话,自然是感同身受,但此刻ᬰ也无可奈何。身在屋檐下,不得壬不低头。

       “好了,尔等也莫要在埋怨,到了秦行关,你们呆在军营,我一人独⎓自前行就行了。”

      “圣主!”

      “圣主,不可啊!”

      “这明摆着让你去送死!”

      许多的反对声在甄宓ꗖ耳旁响起,甄宓力排众议Ớ,道:“弱水圣쪁地已经不存在了,飀当时苏雄能够杀死我们所有人,但他给了我䝓们一个机会,现在纵然看上去荒诞,但为何不去在帯信上ࢎ一回?

      붱还有尔等莫要在称呼싅我为圣主……”

      蔦说着,一人率先飞出。

      众人都愣住了。

      一时间相互而视,却又哑口无言,万般言语,竟然无法说出。

      此刻,却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桮无奈之下,她们也只能跟随甄宓的脚步,追了上去,朝着秦行关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