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下载不了千度视频

      今天就是九月一日,天气格外的好

      㭢 在这几天当中,伯恩去有一趟那个整治德恩礼一家的那个岛上,签了个到,然后又玩命的在系统空间中训练。

      “系统打开面板。”

      뉿 宿主:李想(伯恩?安德森)

      性别:男

      颜值:100+(您的颜值、气质、魅力均已⻭爆表无法再生级)

      䅅生命形态:究极概念性生命体(因为融合了,萌王利姆露、叶腐还有魔人布欧模板,你的生命本质进化了。注:成为究极生命体的你对生命本质比你低的人有着很强的吸引力)

      年龄:???(身为究极概念性生命体的你年龄与寿命已经对你失去了意义)

      种族天赋:吞噬,不死,解析复制,拟态,再生,体内宇宙,反ꖓ弹,进化!

      能力:万物亲和(所有的人动物都会对你产生好感)宇宙万物语言精通(身为究极概念性生命体的你怎么可能?听不懂万物的语言呢?)生命气息(可治疗动植物的伤势让生物平静)操纵雷电、冰水、火,木、土⋷、金、风,操纵引力、斥力,묿威压(可转变为杀气、煞气、精神力量的冲击)掌握阴阳、光暗、(源自太极功法以归类为能力)操控声波、音乐掌控(可根据宿主的心情或曲目进行放范围性攻击或治疗)魔力感知(缘自萌王)元素化(签到所得可化为已有能力元素)

      潜力:???

      系统积分:3333(注:一年涨100积分多出来的是系统回收逍遥身法和逍遥步法宇宙星辰炼体决所得,因为宿主已成为究极概念性生命体)

      系统空间:辣条x999、各种饮料x999,万能腰带(已经与宿主绑定,噙可通过意念进行变身柃)神格面具(由萌王利姆露所带的面具进化而升级而来,可变换形态和面具颜色,带上他你可以掌握神篰的权利,虽然身为究极生命体的你可能用不到,但是带上它可以降低存在感,增加神秘感)万器之主(名:源)。

      伯恩看着面板的介绍“这个元素化可真bug呀,基本免疫物理攻击,别人打我,打不到我,但我能打到他,嗯,挺恶心。”

      “不对呀,我不是有反弹吗?而且还能成倍反弹,咋一这么感觉?其实这个能力也没啥。”伯恩愣了一下,随后说道,“聊胜于无嘛。”

      系统“宿主,这不是聊胜于无,要像平时的话,如果賞你的能力要达到这个层次可能要花很长一段时间嘈,但是经过你签到,敒外加系统空间的修炼在同级别的情况下,还是你要厉害。”

      ΄ “好吧好吧,你说都对”伯恩,随后伯恩收拾了一下就出发取国王火车站。

      临走的时候四个家养小精灵与伯恩挥泪告别。

      卡伦“哦,少爷你要走了我会想你的”

      鲍勃“对的,我们都会想你的”

      杰瑞“对的,对的”

      凯尔“呜、呜、呜……”

      䘞伯恩有些无语的说道“……我又不是不回来,至于这样吗?”

      “好了,各位再见啦!”伯恩挥了挥手,给庄园里的动物们。

      动物们都聚集在庄园门口不舍得看着带着伯恩的车,渐渐远去,当然伯恩还是带了一些动物,比如伯恩提着的这只雕。

      这只雕是所有动物里面最聪明的那几只之一了,伯恩给他取了个名字,됄叫苍穹,这只雕非常满蹨意,这个名字。

      伯恩在车上翘着腿打量着手中簄的车票,正面写着“国王十字车站”,背面写着“九月一日十一点,9又3/4站”,坐上这辆火车,伯恩就能进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伯恩轻笑一声,那一笑,感觉世界都失去了颜色只剩下车上这个像天使一样的人儿,“霍格沃兹……”

      一个巨大的庄园,仅仅是从大门口到房子处,就要走十分钟。

      一个高大的男子正对一个孩子说:“你是一个纯血,永远要记得马尔福家族的荣耀!”

      “是,爸爸。”有着铂金头发的男孩高傲的回答道。

      ………………………………………………

      在伦敦街道上正在行驶的车上,一名男子兴奋地对他的女儿说:“赫敏,爸爸相信你,即使是在魔法学校,你一样是最棒的。”

      一名可爱的女孩扬起脖子,自信的笑道:“那是当然的。”

      ……………

      㶪 一个胖胖的妇女满脸怒火,冲楼上大喊:“罗恩.维斯莱,今天可是你入学的日子,你竟然还没起床!你是要让我向邓布利多校长写信,告诉他你今年不会进入霍格沃茨吗?”

      щ “……正穿衣服呢,哈啊……唉”一个不甘的声音伴着哈欠声懒懒的从楼上传来。

      “你如果不在一分钟内下楼,我就让你永远下不了楼!”妇女咆哮道。

      “好啦好啦……”声音变得慌张起来。

      “扑通”,很明显是什么东西倒地了。

      …………

      还有一个脸色ᦸ,有些苍白头上有个闪电标记的孩子在东张西望。

      …………

      “有意思。”

      喃喃自语一句,伯恩的眼呌神落在了国王车站第九站台和第十站台中间——一座极其隐蔽又极其高明的幻阵。

      不能感知魔力的普通人会下意识的忽略那里。

      这样的手笔,让他不自觉想起了百慕大三角。

      “好了,你到了,小子。第9站台——第10站台,你的站台应该是在这两个站台之间吧,可看起来好像还没来得及修建呢。”

      就在这时,一个推着手推车的中年胖子恰好停在了伯恩身后,他挺着肚子,不怀好意的咧㜜嘴一笑,身上的肥肉也随之颤了颤。

       “嘿嘿!”“哈哈哈哈。”

      同行的瘦高女人和小山一样的痴肥少年也㰮笑了起来,丝毫没有掩饰眼中的幸灾乐祸。

      “柡那么,哈利,祝你新学期顺利。”

      眯起眼睛,中年胖子放开手推车,毫不犹豫的带走了自己的妻儿,只留下一个戴眼镜㫞的瘦弱少年在原地茫然无措。

      显然,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戏耍。

      “那个......”

      哈利.波特想要寻助,内向的性格却让他不知该怎么开口。

      在公共场合携带一只猫头鹰就已经很奇怪了,向别人询问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地方?

      他可不想让人把他当成疯子。

      “跟上我。”

      就在哈利在心中第五次犹豫要不要去寻求警卫帮助的时候,他身前不远突然传来了一个淡淡的声音。

      猛然抬头,一个戴着银白色面具,穿着华贵衣服,手上带着一枚黑金闪闪戒指的神秘少年正平静的看着他。

      “什么?”

      哈利有些反应不过。

      希但伯恩却没有等鏌他,直接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向了ﭼ第九站台和第十站台之间。

      “嘿,等等。”

      眼见着伯恩走出了五六米远,哈利才猛的回过神,赶紧推着装满行ꮡ李的手推车追了上去。

      老实说,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

      不过在大脑意识到自己的异常之前,他的身体就已经跟着那神秘的少年穿过栏杆,来到了一片全新天地。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他进站了!

      “不用谢。”

      伯恩回头,对欣喜雀跃、连呼不可思议的哈利.波特面具里的伯恩微微一笑,然后便头也不ݗ回的上了车。

      火车是老式蒸汽列车,过道虽然不算狭窄,但也绝不宽敞。

      活力无限的少年少女们就像是小蜜蜂钻蜂巢一样在各个车厢里来回穿梭,克莱因被挤进人群,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其中一员,等他顺利脱身在车尾找到一个空车厢时,身上的华贵都快皱成餐巾布了。

      “年轻真好~”

      虽然有些狼狈,但伯恩嘴角却带着笑意,这种全新的体验让他十分愉快。

      “宱整理一新。”

      一个小小的咒语让伯恩摆脱了仪表不整的困扰熎。放好自己的行李箱,他松了一口气似的坐在了Ჟ靠窗户的座位上,翻开随身携带的黑色厚皮书಄安静的看了起来。

      这儿是整列火车最不起眼的一个车厢,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一个人独占这里。

      啇 酪 可惜,霍格沃兹的招生人数远在他想象之上。没过多久,一个少年就拉开了车厢隔间的门。

      ῼ这个⧌少年就是哈利波特。

      哈利波特惊喜的发现就是刚才帮助他的那一个人。

      哈利波特问道“请问这里有人吗?”他指指伯恩对面的位置。

      伯恩抬起头看了一眼随后쵊说道“没有,请坐吧!”

      伯恩起身他并没有聊天ꯩ的打算,把目光放回到书上。

      哈利看伯恩没有聊天的打算,也就坐在伯恩对面,看起了窗外,气賛氛开始尴尬了起来,好在这种尴尬的气氛,没持续多久。

      包厢的推拉门开了,一个红头发,脸上有雀斑的男孩走了进来。

      “这里有人吗?”他指着哈利旁ㆱ边的座位,因为伯恩正在专心的看书,而且ꋟ伯恩还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当然看哈利波特的时候,伯恩没穿越之前看《哈利波特》的时候,伯恩不是太喜欢这个叫罗恩的小男孩因为他光在别人背后说别人坏话,但是他愿意为朋友献出生命的这种精神,他挺钦佩的“别的地方都满了。”

      哈利摇摇࣑头。孩子坐了下来。他瞟了哈利一ễ眼,立刻把目光转向车窗䏫外,装作没看哈利的样子。哈利见他鼻尖上还有一块脏东西。

      “嘿,罗恩。”

      一对孪生兄弟也来了。

      뾢 “听着,我们现在要到中间车厢走走——李·乔丹弄到了一只很大的袋蜘蛛呢。”

      “哦。”罗恩咕哝了一声。

      “哈利,”孪薜生兄弟中的另一个说,“我们还没向你作自我介绍吧?弗雷德和乔治傛·韦斯莱。这是罗恩,我们的小弟弟。一会儿见。”

      “再见。”哈利和罗恩说。孪生兄弟随手把包厢门拉上了。

      随后罗恩不知道是不是耐不住汁尴尬的气氛,随后激动的脱口而出“你真的是哈利?波特吗?”

      哈利点点头。

      “哦,那好걝,我还以为弗雷德和乔治跟我开玩笑呢。”罗恩说,“那你当真——你知道……”ʎ

      他指了指哈利的额头。

      哈利掠开前额上的一绺头发,露出闪电形伤疤。罗恩瞪大了眼睛。

      “这就是神秘人干的?”

      “是的,”哈利说,“可我已经不记得了。”

      “一点都不记得了?”罗恩急切地问。

      “唔——我只记得有许多绿光,别的什么也不伐记得了。”

      Ú

      “哎呀。”罗恩说。他坐在那里盯着哈利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就连忙把视线转向窗外。

      “你全家쫿都是巫师吗?”哈利问,发现自己和罗恩彼此都对对方感兴趣。

      伯恩合上书静静的看着两小只叨叨。

      哈利和罗恩好像察觉到了伯恩的是目光,转过头看到合上书看着他们俩说话的伯恩,尴尬的笑了一声,说道“对不起,打扰你看书了。”

      伯恩摇了摇头面具中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没勔有盺,就是看书看累了,看些杂杂。”

      某两只杂杂“……”

      哈利说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叫哈利波特”

      “伯恩安德森”伯恩说道

      这些哈利惊讶了说道“你是我想的那个伯恩吗?”

      “是的,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伯恩。”伯恩说到

      罗恩疑惑的挠了挠头“你们在说什么?”

      ῏哈利波特随后激动的说道“你不懂,罗恩,因为你知道巫师界,但不知道我们,额,也就是麻瓜的世界,伯恩非常出名。”

      罗恩思考了一下说道“我倒是知道有个安德森家族,他们的家族,魔法界、麻瓜街,都䠎有其重要地位,是魔法界和麻瓜界不可缺少的。”(小说嘛,看看就得了,我不可能一点都不改吧?本来就是同人,我也是需要改一点的。)

      㹢随后,罗恩对着伯恩说道“请问你是不是那个安德森呢姌?”

      伯恩又回答到“对,就是那个伯恩,就是那个安德森。”

      随后,哈ⷊ利和罗恩都激动了

      哈里说道“请给我一张签名”

      伯恩认真的写了一张他的亲笔签名给了哈利,然后对着罗恩说道“请问这位激动的先生,您想说什么呢?”

      罗恩马䞍上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有点激动,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看到了哈利,又看到了伯恩?安德森”

      伯恩有点懵逼“???额,请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呢?”

      罗恩疑惑说到的“你不知道吗?你在魔法界非常有名。”

      面具下的伯恩翻了个白眼说道“我要是知道的话,我还能像问你吗?”

      罗恩尴尬的说道“也是。”随后罗恩说道“哦,就是你发明的魔法巧克力和魔法糖,还有关于魔法生物的报告。”

      伯恩愣了一下他也没想到,竟是这个事情只是当时闲的无聊的时候制作出来的魔法巧克力和魔法糖,巧克力恢复身体和精神上的疲劳,魔法糖恢复魔法上的损耗,随后李父一样吃了一个,然后伯恩看见父亲吃了一个,问了问“怎么样?”

      李父ᆈ闭上眼,感觉了一下,攥了攥拳头“说道感觉身体不疲劳了,精神也好多了,而且还补充了一些魔法。”

      随后,李父想到了什么,给了伯恩一个拥抱“我的宝贝儿子,你真厉害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做的吗?”伯恩随后就把配方给了李父。

      李父严肃的看着伯恩说道“伯恩你不知道这个的价值吗?➱就这么随手给我。”伯恩说道“我当然知道父亲,如果,在魔法界流传出去的话,将会引起魔法界的轰动,所以我才把配方给你”

      “配方在你手上比较安全”伯恩说道

      㙥 随后伯恩Վ的父亲母亲商量了一下决定在魔法界创造一个厂间,出售魔法糖还有,魔法巧克力,但是配方上的名字写的是伯恩。

      就这样伯恩被安排的明明白白,这个配方给安德森家族带来了名誉和利益因为配方写的是伯恩的名字,所以当时很多人都在讨论羒伯恩。

      又过了几天,伯恩又在预言家日报上发表了一篇关于魔法生物治疗与护理的文章。

      引起了关于保护魔法生物协会的关注,魔法生物协会一一论证之后发现都是对的。

      然后伯恩又火了。

      这也是阿不恩?邓布利多亲自来的㤟原因,同时也是安德森家族防御体系上升的另一个原因。

      怕有人暗害伯恩,当然,就算有人暗害,他也得有那个实力,先不说伯恩,就是庄园里面的魔法努生物,就够人喝一壶的了。

      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列车已驶出伦敦。他们正沿着遍地牛羊的田野飞驰。他们沉默了片刻,望着田野和草场从眼前掠过。

      大约十二点半左右,过道上咔嚓咔嚓传来一阵响亮的嘈杂声,一个笑容可掬、面带酒窝的女人推开包厢门问:“亲爱的,要不要买车上的什么食品?”

      哈利早上一点东西也没吃,于是一下子跳了起来,罗恩的耳朵又涨红了,嘟哝说他带着三明治。哈利来到过道里。

      在德思礼家时,他从来没有一分零用钱买糖吃,现在他口袋里装满了哗哗响的金币、银币。只要他拿得下,他要买一大堆火星棒,可惜车上没有。她只有比比多味豆、吹宝超级泡泡糖、巧克力蛙、南瓜馅饼、坩埚形蛋糕、甘草魔杖,还有一些哈利从未见过的稀奇古怪的食品。哈利一样不落,ﰌ每种都买了一些,付给那个女售货员十一个银西可和七枚青铜纳特。

      罗恩直勾勾地看着哈利把买来的食品抱进包厢,一下子都倒在空位子上。

      “你饿了?”

      “饿坏了。”哈利咬了一大口南瓜馅饼说。

      罗恩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纸盒ﲑ打开,里面装有四块三明治。他拿出一块,说:“她总不记得我不爱吃腌牛肉。”

      “跟你换一块吧,”哈利拿起一个馅饼说,“来吧……”

      “你不会喜欢吃这个的,太干。”罗恩说,“她没有时间,”他连忙又说,“你看,她要同时照顾我们五个。”

      “来吧,来一个馅饼。”哈利说。在这之前他没有和别人分享过任何东西,其实也没有人跟他分享。现在跟罗恩坐在一昍起大嚼自己买来的馅饼和蛋糕(三明治早已放在一边被冷落了),边吃边聊,哈利感觉好极了。

      “这些是什么?”哈利拿起一包巧克力蛙问罗恩,“它们不会是真青蛙吧?”他开始觉得什么也不会让罗恩吃惊的。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这时,在车窗外飞驰而过的田野显得更加荒芜,一片整齐的农田已经消逝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树林、弯弯曲曲的河流和暗绿色的山丘。

      又有人敲他们的包厢门。与ᴬ哈利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擦肩而过的圆脸男孩走了进来,满眼含泪。

      “对不起,열”他说,“我想问问,你们看见我的蟾蜍了吗?”

      哈利和罗恩都摇摇头,他就大哭起来。“㐉我又把它弄丢了!它总想从我身边跑掉!”

      “它会回来的。”哈利说。

      ̴“是啊,”男孩伤心地说,“那么,旚要是你们看见……”

      蕋他走了。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着急。”罗恩说,“我要是买了一只蟾蜍,我会想办法尽快把它弄丢,越快越好。不过我既然带了斑斑,也就没话可说了。”

      老鼠还在罗恩的腿上打盹。

      찚“它说不定早死了,反正死活都一样。”罗恩厌烦地说,“我昨天试着想把它变成黄色的,变得好玩一些,可是我的咒语不灵。我现在来做给你看看,注意了……”

      他在皮箱里摸索了半天,拽出一根很破旧的魔杖,有些地方都剥落了,一头还闪着白色亮光。

      “独角兽毛都要露出来了。不过……”

      他刚举起魔杖,包厢门又开了。那个丢蟾蜍的男孩再次来到他们俩面前,只是这回是一个小姑娘陪他来的。她已经换上了霍格沃茨的新长袍。

      “你们有人看到一只蟾蜍了吗?纳威丢了一只蟾蜍。”她说,语气显得自高自大,目中无人。她有一头浓密的棕色头发和一对大门牙。

      “我们已经对他说过了,我们没有看见。”罗恩说,可小姑娘根本不理会,只看着他手里的魔杖。

      “哦,你是在施쳈魔法吗?那就让我们开开眼吧。” Ѭ

      她坐在了伯恩旁边。罗恩显然吃了一惊,有些不知所措。

      “哦——好吧。”

      他清了清嗓子。

      雏菊、甜렍奶油和阳光,

      ጽ把这只傻乎乎的肥老鼠变黄。

      他挥动魔杖,但什么搘也没有发生。斑斑还是灰色的,睡得正香呢。

      “你肯定这真是一道咒语吗?”小姑娘问,“看来不怎么样,是吧?我在家里试过几道简单的咒语,只是为了练习,而且都起作用了。我家没有一个人懂魔法,所以当我收到入学通知书时,我吃惊极了,但又特别高兴,因为,我的意思是说,据我所知,这是一所最优秀的魔法学校——所有的课本我都背会了,当然,我只希望这能够用——我叫赫敏·格兰杰,顺便问一句,你们叫什么名字?”

      癌 她连珠炮似的一气说完。

      “我叫罗恩·韦斯莱。”罗恩咕哝说。

      “哈利·波特。”哈利说。

      ㍕ 赫敏格兰杰看着旁边像窗外看风景的伯恩说道“你呢?这位带着面具的先生。”

      伯恩回头用温柔而带一点磁性的声音说道“这位女士,你是在说我吗?我的名字叫伯恩?安德森”

      “真的是你吗?”赫敏有些激动地说道,“你的作㬝品我全都知道,当然——我额外多买了几本参考书。싰”随后他又看了哈利说道“当然还有你的,很多书提到你了《现代魔法史》《黑魔法的兴衰》《二十世纪重要魔法事件》,这几本书里都提到了你。”

      “提到我?”哈利说,突然感到ত一阵头晕目眩。

      “天哪,你居然会不知道。要是我,我一定想办㆜法把所有提到我的书都找来。”赫敏说,“你们俩知不知道텩自己会被分到哪个学院?我已经到处打听过了,我希望能蔲分到格兰芬多,都说那是最好的,我听说,邓布利多自己就是从那里毕业的,不过我想拉文克劳也不算太坏……不管怎么说,我们最好还是先去找纳威的蟾蜍吧。你们俩最好赶快把衣服换上,要知道,我们大概很快就要到了。㑪”

      伯恩看着赫敏和他旁边的那个小胖子说道“你们뚈是在找一只叫来福的蟾蜍是吗?”

      那⮯个小胖子马上说道“对的,你有看到她吗?”

      伯恩摇了摇头说道“我没看到,但是,我能让它过来。”

      “莱福飞来”

      伯恩轻描淡币写的施展了一个飞来咒。

      随后,一只蟾蜍飞到了伯恩的面前,跳到了那个小胖子的鳓手上。

      伯恩看了一眼小胖子,手上的蟾蜍嘴角숇抽了抽,因为他听到了这个蟾蜍说的话“你抓住了我有用吗?下次我还跑。”

      “哦,这是飞来咒吗?”赫敏说道

      伯恩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还有女士,惨我们快到站了,你是不是该出去让我们换一下衣服?”

      “哦,好的好的”随后赫敏就带着那个小胖子走了临㳦走的时候朝伯귑恩要了一张签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