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归来叶君临

      “我?”

      荧摇了摇头:“我对乐뙗器的修理没什么心得。”

      “放心,我不是说要让你去维修这珍贵的竖琴,而是这些琴弦上附着的风之元素,浓度还远远不够,你有好好保存特瓦林的泪水结晶吧?”

      趯힜“是这个吗?”

      荧从包里拿出了在低语森林收集到的,特齍瓦林留下的红色结晶。

      在荧接触到结晶的一瞬间,⋥结晶由浑浊的᭏深红立刻转变为清ᕗ澈的碧蓝,回到温迪的手中。

      “你果然可以净化泪滴呢。”

      温迪把荧净化后的泪滴,滴在了天空之琴上,一道柔和的青色的光芒闪过。

      “琴似乎有种,青春焕发的感ఔ觉?”

      琴团长皱着眉头,看向天슣空之琴,殊不知整个酒馆都已经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咖鞽啡味。옮

      “团长在劒夸奖自己耶。”派蒙飞到琴团长的肩膀上。

      “…ϒ我是说天空之琴啦。”

      琴放下手里的咖啡,摸摸派蒙的小脑袋。

      “全靠旅行者净化结晶,天空之琴的风之元素才没有继续枯竭,但距离重新满溢也还有一些距离呢,靖如果能再多得到一些特瓦林的眼泪…”

      温迪一边说,一边偷偷撇向疯狂摸鱼的法玛斯,他正事不关己的看着酒馆吧台后面整壁流整壁的酒。

      “那要怎么收集泪水结晶뿌呢?”荧轻声询问。

      “即便是现在,特瓦林也在哭泣吧,承鵴受着痛苦,在人迹얢罕揍至的地方……”

      ʉ温迪的神色暗淡下来。

      “特瓦林…”

      琴小声的感叹。

      “这不是你们几个人的事,整个西风嘘骑士团也会立刻开始行动,得到泪滴结ⲟ晶以后茵,就再拜托你来净化了。”

      琴突然站起来,再次喝完一杯咖啡后,对荧说到。

      “好!交给我吧!”

      荧点点头。

      “嗯…真好啊,英雄们相互托付、携手启程的桥段,总是那么迷人呢,就让我用这一曲来为你们送行〞吧…”

      就在几人敲定计划后,一直没有说话的法玛斯终于开口,说出✙一句让所有人惊讶的謦话语。

      “如果借用一下迪卢克ﴟ的神之眼,我可以修好天空之琴。”

      ᚶ媐“啊?”

      温迪拿着天空之琴,快步走到法玛斯的身边,在他的身旁悄悄耳语。

      “穆纳塔的武器铸造可和蒙德不一样,你不要逞强啊。”

      “炎之魔神,同样能够理解铸造的道理,没有灿烂而炽热的火焰,又怎么熔铸出狂暴而锋利的兵器。”

      法槩玛斯也悄悄对温迪说,然后看向了一旁露出了然神色的迪卢克。

      “怪不得你一直盯着我的神嫰之眼看,是你早就和这个吟游诗人商量好了吧?”

      迪卢克⺺望向一旁的温迪。

      “我听说,安柏的神之眼失窃了,嫌疑人是一个一身绿色的家伙。”

      “诶嘿,是吗?”

      ᶭ 温迪突然感䯪觉身后传来一种危险的目光,那是琴的眼神。

      “不要慌,我可以解释!” 삩

      看着逐渐逼近的迪卢克和形成合围之势的琴团长,温迪求助似的看耣向一旁逞还没搞清Ꝗ楚状况的荧和派蒙,然后又倻转向法玛斯。

      “法玛斯,你真的要现在来说这件事情吗?”

      “真的有必要吗?”

      ೊ 一阵微风掀起,琴团长本身就是风元ᮋ素멖神之眼的拥有者瞐,异常敏感的发现了温迪想要逃跑的动作,一个巧劲儿,就从风中抓住了温迪桃的手ﱳ腕,然后一拳挥去。

      “别打脸!”

      温迪缩着脖子。

      ——낎——————————————

      “所以情况就是这样。”

      温迪捂着青紫的眼眶,可怜兮兮的对琴和迪卢克解释道。

      “班尼特不知所踪,㘝可莉还太小,迪卢克老爷我也打不过,就只有去抢安柏的神之眼了…”

      ꬃ 琴怀疑的看着法玛斯。

      “所以神之眼,可以恢复你的力量?”

      嫫法玛斯点点头,看着装惨的温迪,只是片刻,他脸上的淤青就已经消失不见。

      뭛 这턴也得多亏琴团长没有下重手。

      ㈯“不管怎么说,你们也太过分了,安柏可是因为弄丢了斤祖父给她的神之眼,哭샓了一整天。”

      琴痛苦的揉揉脑袋。

      “你俩知道这给本ךּ来렇就缺少人手的西风⑋骑士团增加了多少压⽮力吗?我给安柏批了整整三天的假期。”

      就在琴头疼西风骑士귡团的人员安排时,迪卢克盯着法謃玛斯,缓缓的问出榽了一句话钛。

      “您认识克利普斯·莱艮芬德吗?他是莱艮芬德的家主,蒙德城曾经最大的酿酒业商人,我的父亲。”

      迪㧤卢克红色的眼睛ƺ中泛着点点金色光芒甆,奱黑金礼服下的一件白色衣领微微颤抖,红黑色皮质手套下的双手微微颤抖,᢭显得很不平静。

      “不认识。”

      法玛斯看着似乎ⶰ猜出什么的迪卢克,摇了摇头,按췥时间来算,迪卢克的父亲身死时,法玛斯还被封印在地下遗迹中。

      “我怎么觉得气氛有点奇怪啊?”

      温迪适时插话,笑嘻嘻的和琴团长打趣,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所以只要有神之眼,法玛斯你就可以`修好天空之琴?”

      澱一把夺回温迪手上,安柏的神ア之眼,琴团长又开始头疼该怎么和安柏解释,她的神之眼駋在自己手上。

      法玛斯点点头。

      鱳 “真好奇,法玛斯你曾是什么人?”

      “会说话的魔物,蒙德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 膋

      琴甩了甩自己的脑袋,疑惑的看向法玛䅑斯。

      “这家伙活得比蒙德的历史还长,当然没有记录。”

      꿩 圵 温迪在心中默默吐槽,手却不由自主的抓滕向吧台下方的垀一小瓶苹果酿。

      “不过这是法玛斯的秘密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既然大家都相信你,我也不多问了。”

      琴一副理䣸解万岁的样子,看得一旁的荧和派蒙不住的冒冷汗。

      “作쥮为骑士团的代理团长,这么轻易下结论真的好吗?”

      荧看了一眼法玛斯,然后转向一边紧张的迪卢克。

      注意到荧的眼疲神,琴和温迪都看向了吧台后,那个扎着红㏱色马尾的长发贵公子。

      “迪卢克老爷,你愿意吗?”

      ˿ 法玛斯跳到迪卢克面前䥧,深情款款的问。

      “别用这么奇怪的语气啊!”

      迪卢克无力的看着眼前这一团红色的史莱姆,实在是很难把这家伙和赐予莱艮芬德家族百年荣耀的炎之魔神联系起来,但那种奇怪的感觉和猜测,又在迪卢克心里挥之不嫐去。

      “拿去吧。”

      迪卢崂克慢慢解下自己腰带上悬挂着神之眼,然后递给了伸着小短手的法玛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