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孕妇哺乳期av

      沈姣姣咬牙切齿,盯着沈幼清。

      她怎么多了个妹妹呢?爹和娘那么恩爱,这多年她唯一的庶妹其实也是沈家旁系一个死了爹娘的命苦女儿收养来的!

      她一直跟好姐妹说自己阿玛如何如何专一,竟然——打脸了!

      爹就是个混蛋!

      外室女都这么大了!骗子骗子骗子!她很生气!

      “我是。”沈幼清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颔首承认。

      小桃吓了一跳,没曾想自家姑娘这么实诚。眼看着对面的沈姣姣几乎要气得像个河豚鼓了起来,立即就冲到了沈幼清的跟前,挡在了她的面前。

      “你给我让开!”

      沈姣姣很是气愤,伸手就在小桃的胳膊上一拍。顿时——就吃痛地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

      “嘿嘿。”

      小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奴婢可不能让你欺负我家姑娘。”

      “…”

      沈姣姣眼睛都有些直了,她感觉自己拍到了一块铁板上!怎么这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小丫鬟,这么孔武有力?

      后知后觉的沈姣姣,愈发委屈和觉得手疼了,当即眼眶一红,却也不敢再对小桃做什么,而是伸手指着沈幼清,道:“你就是这么管教你身边的丫鬟的?”

      “...”

      沈幼清默了默,面对着这个一上来就想欺负自己的人,嘴角顿时就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来。

      “临安沈家,乃是书香门第。教养姑娘,该规矩礼仪十足才对。你一过来吆五喝六的,还对我的丫鬟动手。”

      沈幼清一本正经,道:“我的丫鬟将你给拦住,也是为了能顾全整个沈家的颜面。你合该谢谢才是,怎的还指摘我呢?”

      这话一出,沈姣姣立即就愣在当场了。

      她还保持着指着沈幼清的手势,但是眼眶却一下子就红了。

      “娘,有人欺负我。”沈姣姣哭喊着,还一边抹着自己眼角的泪珠,一下子就进屋了。

      突如其来跑出来,又再风风火火跑回去的沈姣姣,使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几乎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冗长脸的婆子也是愣了好久,好半晌才勉强缓和了脸色,深深地看了沈幼清一眼。

      “三姑娘倒是厉害。”冗长脸婆子不冷不热地说完这话,却也只能按照着规矩,乖乖地将沈幼清给迎接进了沈家去了。

      临安沈家,是临安一代的书香门第。

      与京城的那个沈家,也就是沈幼清从前的家,其实是毫无关系的。真要说起来,仿佛临安沈家的历史更加悠久一些,前朝时便是书香门第,出过好些读书人的。

      临安,如今作为大周朝的第二大城市,自然也是繁华异常。

      冗长脸婆子洋洋洒洒讲完了沈家的“光辉事迹”以后,就看向了沈幼清。大抵是想,让沈幼清深刻了解到,沈家是如何的书香门第,好让她这个外室女自惭形秽。

      可沈幼清却不为所动,面上只略微露出尊敬的神情来,只道:“沈家,的确算得上是清贵之流了。”

      这些,她早在这三日时间里,就已经让小桃打听过了。

      “…”冗长脸婆子暗地里冷哼了一声,眼神里露出鄙夷之态对沈幼清这个外室女,还是不大喜欢的。

      她们当然是清贵之家了!

      别说是外室了,就连妾室都从未有过。现在竟然…

      也不知道夫人怎么想的,竟然愿意接回来认到自己的名下!疯魔了不成?还是说被老爷的甜言蜜语哄骗了?

      可老爷年轻时算是一方才俊,现在怎么看也是个油腻的中年脱发满脸皱纹的了。要说美色所迷,那也不可能!

      婆子腹诽着,前头却是已经到了沈夫人的住处了。

      “这便是夫人的住处了。”

      冗长脸婆子定住看向沈幼清,态度不是很好地说道:“你且在门口等着,我进去跟夫人禀报一声吧。”

      万一夫人不想见呢?就让她走!

      小桃一直跟在后头默不作声的,此时才忍不住小声开口道:“这个婆子怎么回事?不自我介绍不说,鼻孔都长在脑门上啦,还不停翻白眼。”

      她真觉得委屈。

      要不是姑娘耳提面命,就这种婆子,她能一个人打十个!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沈幼清却道:“咱们先静观其变。”

      来都来了,还是先看看吧。至于回京的事——她还得重新筹划。骤然回去,手上什么筹码都没有,反而会冒冒失失的。

      刚这么想着,冗长脸婆子就冷着脸走了出来。

      她翻了个白眼,淡淡道:“三姑娘,进去吧。”

      “多谢嬷嬷。”沈幼清笑着眯了眯眼睛,觉得这个嬷嬷态度似乎是好了些了,又问道:“不知,嬷嬷怎么称呼呀?”

      “叫奴婢桂嬷嬷就成。”

      桂嬷嬷说完,退到一边继续冷着脸,一副不再想和沈幼清说话的样子了。

      沈幼清正了正身子,准备好了迎接暴风雨的准备,抬脚就进了这沈家后院的正屋。

      正屋布局倒是格外的优雅,门口有着蜀绣的屏风,绕过屏风以后便是黄花梨的桌案。一个中年妇人,正气定神闲地喝茶。

      沈姣姣就坐在妇人的身侧,气势汹汹地嘟着自己的嘴巴。

      “娘,你是不知道,那个沈幼清身边的丫鬟真是厉害。看着瘦不拉几的,我一巴掌拍过去竟然手掌生疼!娘,你什么时候也给我找个这么厉害的丫鬟来呀?”

      “还有呀,娘。你不知道,那个外室女嘴巴可厉害啦,竟然说我规矩不好。娘,你可要好好教训教训她!”

      “…”

      门外的沈幼清将告状的话听了一大箩筐,心里却更加平静了。小姑娘家——好像大多都是这样的。

      “行了,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还有半分沈家大小姐的样子吗?还有,什么外室女不外室女的?现在她是你三妹了。”

      “况且,她也没说错啊,你这规矩的确不怎么样。”

      沈夫人呵斥完了以后,就瞧见了进屋来的沈幼清。稍稍坐正了一些以后,就认真地打量了一下。

      “见过…夫人。”

      沈幼清实在是叫不出“母亲”这个称呼来。

      她母亲离世得早,她还没嫁给建安帝的时候,母亲就已经因病去世了。记忆里的母亲,是个弹琴很好听,画画很好看,跟玉一样的人。

      后来,柳氏嫁进了沈家。

      可那都是她成为皇后之后的事情了。故此即使是柳氏对自己很好,她也十分敬重柳氏。母亲这个称呼,却也是从未叫过的。

      “嗯。”

      沈夫人对此似乎没什么意见,开口就问道:“哪个是小桃?”

      “…”

      所有人顿时就是一愣。

      桂嬷嬷眼睛都直了,心说这怎么回事?外室女回来都不带拿捏一下的吗?夫人怎么看上去竟然好像护着这个外室女的样子?甚至,好像对人家的小丫鬟该更感兴趣似的的样子?

      “是奴婢…”

      沈幼清扯了扯小桃,终于将也在愣神的小桃给扯回到了现实当中来。

      一阵表面上的寒暄以后,沈幼清就回到自个儿住的屋子里。沈夫人对她的态度,让她稍稍有些意外。没有丝毫的拿捏,仿佛她只是一个不关事的人似的。

      外室,这个是对于正室嫡妻极大的羞辱了。

      嫁进沈家这种书香门第的夫人,竟然这么能忍气吞声的吗?

      “姑娘,我们逃吧?这个沈家...太危险了!”

      正当沈幼清理清收敛心神,准备仔细想想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小桃就已经扯起沈幼清的包袱,小心翼翼地望了望四周,作势就要背起沈幼清。

      显然,小桃也觉得这里的一切有些不正常。

      “我…”沈幼清刚刚开口想说先别急,小桃却一把将自己抱了起来,往门口就去了。

      房门大打开的一刹那,沈姣姣歪着脑袋,正看着被小桃公主抱的沈幼清,眉头顿时又皱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