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i平台

      当下,方星在后台角落,离他七丈左右,白晴站在中间,李海平则在靠近窗户的方向,距离他十几丈远。

      頌铛! ᏾

      咔섎嚓咔嚓。

      方星手伸进铁箱中,冰冷的钢铁交꫶击声突兀响起,齿轮滚动、铁链脱拽的声音若隐若现。

      “嗯?”

      李海平微微皱眉,쳋左右望了望。

      忽的,㕋他猛的抬头,脸色一变,怒道:“尔敢?”

      一个四四方方,长宽近丈的精铁打造牢笼,竟径直对着他倒扣而下。

      횉 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凡人竟然胆敢对他出手。

      难道他真不知道修仙者意味着什么?还是活腻了自寻死路。

      슕 蔂李海平自小出生修仙家族,所遇凡人无不粵恭敬有礼,丝毫不敢有一丝錤亵渎。

      方星此举在他看来,就犹如他这个炼气期突然对金丹期修呛士动手一般!

      毫无胜算,되自掘坟墓!

      “呵~”他怒极反笑,不闪不避。

      在储物袋上一拍,一柄手指长的碧绿小剑当即浮现。

      掐诀念咒,碧绿小剑迎风就长,倏忽间就长ᅊ为一人高的巨剑,剑首吞吐着尺许长的锋锐绿芒。

      “斩。”

      鼵 言出剑随푼,巨剑当即化为一道绿芒向精铁牢笼一霗斩而过,犹如切豆腐一般,

      ꃿ 精铁牢笼立时一分两半,向两侧倒飞出去。

      “哼。”

      “你……”李海平冷哼一声,用看死人的眼神看向方星,脸色阴沉正准备说些什么。

      突然,他心神有感,抬眼矡望去。

      被绿芒斩开的精铁牢笼轰,内部竟然是中空的,其中存放无数清水,仿佛瀑布般落下。

      斩开精铁牢笼的绿芒餔首当其冲,被这些清腗水浇灌而上,两者相遇,밵发出水火不虽容的“嗤嗤”声。

      䐸 绿芒光芒一跎阵闪烁,终于抵不住层层毒水灌溉,哀鸣一声,缩小到手指长短,跌落在地。

      “这是什么水,竟能坏我法器灵性!”李海平脸上终于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毒水下落之势侇不减。

      他一扬手,一张榕赤黄符箓飘出,法力涌入,无风㰡自燃,化为一道ຢ黄色光罩,护住他的箶身形。

      毒水落在光罩上,激起阵阵涟漪,终于还是没将光罩击破。

      “啊!”

      “我的脸……”

      챺 犌李먵海平这边并无大碍,倒是离他M最近的白晴,躲闪不及,쒯被几滴毒水溅到脸上。

      当即在脸上腐蚀出数道深可䪟见ᖻ骨的血洞,流出的血液竟是诡异的绿色。

      “少爷,救救晴儿!”

      白稅晴声音颤聨抖的看向方星所在,她跪在地上,双手竭力捂住脸上血洞,想要阻止血液流出,却怎么也挡不住땍绿色血液从她指缝间流淮出。

      〓她崿本来陔正满心欢喜,盘算着借助万宝楼的渠道,和李海平这个修仙者搭上关系。

      却没料变故如此突然。

      此时此刻,白晴仍然没想通,为何方星ᮤ会突然对李海平下手,为什么他敢对一个仙师下手!

      但这些都不重要。

      白晴感受着脸颊上刺骨痛楚潈,诡异的绿⽷色血液沾满她的双手,心中升起阵阵惶恐。

      䪵 䨧她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姿色不在,容貌被毁,以后该如何自处。

      䂽她还是小觑了【阎王帖】훌之威カ。

      氏 她跪在地上,膝盖支撑身体快速向方星所在的位置移动。

      “少爷,䜌求求您念在晴儿辛苦三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面子上,救救晴儿⼝。”

      白晴声泪俱下,眼泪混杂绿色鲜血在脸颊៭划过。

      她想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方星的谋划,修仙者也是方星的猎物,他竟然是在以凡人之身,算计修仙者。

      欲以凡噬仙!

      现在,也只有方星才能救她。 흸

      “哎。”

      “没救了…”

      方星一声叹息,微微摇头,双眸淡漠异常。筯

      千年毒引调配的万毒帖,哪怕稀释成毒水,凡人肉体直接触碰,也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就连方星,也是指挥他人制造毒水陷阱,ࡊ不敢过于接近。

      在五层门口碰到白晴时,섶看在相处三年的情面上,他特意提醒让她远离,却没想到李海平心血来潮,非得留下她。

      也怪她命该如此。

      “我给你个痛快,让你少鄼受点折磨。”

      眼看白晴拖着绿妤色血痕,努力向他爬来桞的凄惨样子,方星抬起左쓵手,手腕骒弯曲。

      ꯗ 笟 一支袖ⶪ箭“咻”的射젞向白晴眉心处。

      뤩白晴眼睁睁看着精致袖箭离她越来越近,箭尖在她塤眼中越来越大骉。

      㬥 给方星按摩걭时,她曾看到过他臂膀上的袖箭。

      不曾想,有朝一日,她会死在方星亲手发射的袖箭下。

      后悔。

      不甘。

      갉 孤独。

      ……

      临死之际,穆然回繾首,白晴只感到诸多遗憾。

      挗或许她当初在同福客栈前投靠方星时,今日命运便已注定。

      精巧箭矢精准刺入白겗晴眉心,她眼中神采散去,应声倒地。

      【系统提示:玩家白晴死亡,你可以从她交易栏随机抽取一样物品,是否抽取。】

      目睹ﰨ她倒在身前,方星心中平静如水,冷静的让他自셢己都有些心惊。↢

      㡮 不管怎么样,白晴詵之死他都脱不了关系。

      他果然…

      池是一个彻头彻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冷血之人。

      方星没时间过多感慨,无视系╁统提示,目光移开,看向李海平。

      眼下,他已经压上了一怣切,不单单是白晴的性命,甚至连他自己能否活下来都未可知。

      Ⱑ 此时李海平刚刚撑开黄色光罩挡下毒水,就看到方星亲自了断白晴生命的一幕。

      冷嘲뛮道:“枕边人说杀就杀,果真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

      “仙师见笑了。”方星露出温和微笑:“沾染上毒水后→无药可医,晚辈只是让她踟少受点痛苦罢了。”

      “你就靠着这些ᕤ毒水便敢鿒对修仙者下手䢸?”李海平轻蔑道:“可笑。”

      潱 “不ⴰ过,若是你老实交代出毒水的来历,我倒抝可以考虑留你个全尸。”

      李海平虽然已经在心中对方星判了死刑,但他对能够腐蚀法器灵光的毒水,还是十分感兴趣。ꪜ

      “仙师如果愿意教导在下修仙之法,晚辈一定双手呈上毒水配方。”

      方星知道,李海平是在拖延时间,大概是想试试能否重新唤起绿剑法器。

      但他又何尝不是在等人手赶来。

      在嘉庆城经营三年,借助提示语的帮助,他收服的无一不是武功高强、矢忠不二之人。

      就算对上修仙者,᷁也绝对鶡会毫不犹豫忠긄心护主。

      他适才就用机关术,传命给麾下人马,想必他们此刻正在快马加鞭赶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