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影视大全免费追剧版下载

      随着时间推移,众道人脚步不断加폢快。到了最后,脚、口、手动作愈发快捷,壝争先恐后向花园当中法峇布赶来。

      祥林道长带着府内总管,来到摆ჿ放祭品的供桌前。总管尚䮜未瞧见,两只蜡烛已经点亮。在总管猸惊愕的瞬间,三支梗香悠忽点燃,冒起了袅袅青烟。

      远处鼓楼敲响三更的时候,三队道人围住了法布。向里层层推进,似包围驱赶着什么。最后,每人站立一௢方红布,列成了三十六天罡护法队形。法布中心黄餽布上,祥林道长披发执剑,手舞足蹈,状若厮杀。最后,双剑朝天一举,口中念念有词,大喝一声“疾!”

      “噗”地一声,颩黄布上仿佛喷起ኌ了一蓬血雨。

      三十六天罡护法道人一攤齐面朝外方,席览地而坐,疎似乎用尽了气力。㸓总管和管家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道长用䖪宝剑挑着一个血淋淋的小㐨纸人走到他们面前,气喘吁吁地说:“请看清楚,祟已伏诛!”说罢,快步走耢到那堆香箔纸马跟前,将纸人塞进一匹纸马口中。众道人一㉐齐起身,掂起了法布。此刻,香箔纸马꯾燃黳起,引燃了旁边的秽物。道长一挥手,众道人将毛笔滆、酒杯,四周的蜡烛都抛到法布上,诪将之仍进了正在燃烧的駻烈火中。

      꺌祥林道长揩了把汗,对总管说:“在这里的法事已完,记得出太阳之前刨个深坑将灰烬埋掉。放生的活懓物注意每天购买。另外,我䀲们每天两班轮Ⲛ流诵经,贵府也可以派人不断在观里监督,保持联络。所写注意事项,请不断提醒有䟔关人员遵守。告辞。”说罢,带人出来。

      总管送人回来,❭见三个퐾家院正在议论那个浑身是血的小纸人,遂笑道:“少见多怪,我陪道长䁍到祭品桌前去祭槰奠,蜡烛不点自明,梗香不点自燃,仿佛道长招呼的天兵天将随时就在旁边伺候一般。好了,你们三个不要乱说乱讲,넿待会儿那᝻些物件烧透后就埋好睡觉去吧。”

      쾬 总管也许忘了“三人成虎”这句话,几个家院平Ꙩ素哪里铇见过如此法术,总管说的“仿ⳇ佛”二字被自动省略,什么天兵天将随时伺候在道长身旁,道长用意念操控法事,看蜡烛,蜡烛不点自明,看梗香,뀟梗香ỉ不点自燃,宝剑一劈,妖孽伏诛,流血而亡,说得跟真的一样。

      앁 那勒克德浑少年得志৵,未免年少气盛,心中本不大相信这些,反正有的邖是银子퐢,就譬如此番回京,朝廷寞传旨赏赐黄金白银就有二千余两。心说拿⅖出一点儿破财免灾,给嫡福晋一个心理安慰罢了。由于连日被这些琐碎事情羁绊,休息不好。道人作法时,其从花园阁楼张望了一番就去睡觉了。一觉醒榼来,却早已是旭日东升。想起夜来道人作法之事,急忙朝作法处望去,却早已不ꔎ见道人踪影。럟跑过去一看,除了有一片微微隆起的新土,显示这里埋过东西之外,未有任何异常。

      他走到后宅,嫡福晋房里的小丫鬟见돭了,连忙过来请安。问了一声,得知嫡福晋刚刚醒来,不由得踱进房去,却见其正在梳洗귩打扮。虽然依然清瘦ᒽ,但是,神色却是精神了不少,㪰忙问:“夜来巼休息如何?”

      “多谢那些道长作法,这是我大半年来睡得最好的一个夜晚。”

      “是吗댱?我也是刚刚醒来,觉得神清气爽,头脑分外清醒。”

      福晋皱了一下眉:“㲞那些道长有此㷮手段,要价必然不菲吧?”

      “毛៭毛雨,根本提不上话。再说,花多少钱能买来福晋健康呢。”

      正说着,小丫鬟从厨房给福晋报飯回来,一进门就说:“福晋,贝勒爷,伙房里正说呢큨,说那伙道长可厉害了。人家看⮢一眼蜡烛,蜡烛自明,瞅一下梗香,梗香自燃。好多天兵天将伺候乐着,听候差遣。ﵸ”

      “不要听风就是雨,把总管叫来屲见我和福晋。”他吩咐道。

      刚洗罢脸,老管家就过来了,低眉顺眼地问:“贝勒럊爷找我?”

       “昨晚他们何时走的?临走说了些什么?”

      老管家不由得直起了腰,有些兴奋地说:“昨晚,老奴可开眼界了。白云观这班道长可称得上法力无边。布下那ೋ天罡阵法真厉害,简直是撒豆成兵。他们走时就将近四更天낸了,螎道长嘱咐我絇这几天经摒常派人扙出去芦收购鸽쵙子、金鱼,到最后一天由您和福晋放生。他们这六天六夜轮番诵经,说咱们可以派人轮番去伺候着,有事情的时候好联络。喔,还说他写的条子要经常褾看看,基本上就这些。”

      펬“好吧,安排一两个人时不时过䣼去看看,也不用总盯着,好像不放心怕人家耍滑偷懒似的。道长臔要是问起来,就说㠦效果还不错。”

      “贝勒爷,不管怎么说,您和福晋毕竟年轻,听说冯阁老的老母亲都八十岁了,请人家白云观做了法事,爜精神身体都好了。冯阁老一高兴,嘿,给南北二京的道观都赞助了银子,四百닽两呢。”管家说。͔

      勒克德浑心中一动:“嗯,到时候提醒一下我,咱们不妨也赞助点儿。观中道长叮嘱的事㡱情千万别忘记,好了,你下去忙吧。”

      这天,谢宝看队长又该夜里诵经了,便说:“队长,我看您这几天熬坏了,要不夜间我替您去诵经吧,反正那么多人闭着眼睛半哼半唱的。再说,主蓅家也燢不是秧每夜릎都来人盯着䄳。咱滥竽充数쓏一回,也没有춌人知道。”

      丁宁说⃃:“我亇计划让郑宁到第六晚上替我,我俩身材差不多,到时候郑宁跟我一样打扮,我出来时其就进去。我回来再换过来。”

      说是七天的罗天大醮,实际上进行到四五天以后,主家和寺庙庵观的诵经者就都到了极限,虽然是两班轮替,但是,由于昼夜颠倒,人们都昏昏欲睡,尽管木鱼声声诵经不绝,实际上有人早已半睡半醒,滥竽充数了楎。

      当夜二뻮更后郑宁打扮起来,与丁宁来﹀了个移귌形换位。

      ټ昱(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