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个猫咪app网站

      话说陈祎和刘秀被长相美艳的粗犷大汉喐提着,在天上飞了一天一夜,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一座被平平无奇的小山包。

      这里就是血神子的藏身之地,整座山体已经被挖空,只魳留下一个入口和탐许多细小的排风洞。而且入口极其隐蔽,若不是血神子带领,恐怕要把这个小山包翻遍才能找到入口。

      一片平均海拔不过两촴百米的山脉中,一座平平⬒无奇的小山包,一个隐蔽无比的山胄洞。

      着重突出一个“칓苟”字。

      血神子缓缓落扷在洞冀口,将刘秀和陈祎放下,“徒儿,这就是为师的洞府,名为纳清府。平时为师会在这里修炼,今后你们就呆在这里了。”

      ‘谁说魔教中人率真!就这么个破山洞还取个‘纳清’?’陈祎在心中腹䰏诽。쎜

      血神子领着陈祎进了洞内蜝,刘秀也赶忙跟上。

      这个洞府不仅入口隐蔽,洞内更是让人无语。一片空旷的平底黜,只是简陋的将地面磨平,在他们正对面有一面二十米左右高⬙的墙壁,也是粗略的打磨平整,这对见惯了高඾楼的陈祎来说并没有什么。让他傻眼的是墙壁上六层排列整齐的黑咕隆咚的洞口,不知道通到哪里去。

      好家伙,洞中洞!多苟啊!

      “师父……那些洞口?”陈祎向血神子问道。

      쐷血神子脸上露出一个莫名的玝微笑,摸了摸陈祎的头,“噢,那里面都是我养的一些小宠物焗,就是有点不听话,你可不要轻易靠近。”

      ꕄ 陈祎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一副原来如此,我记住了的表情。

      刘秀드无语的看着陈祎,虽然他和陈祎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知道,当陈祎表现的越人畜无害,下手的时候就越狠。

      在血神子톭的带领下,两人႓走进了底层从右往左数第二个洞内,走过漫长狭窄的漆黑通道,陈祎能明显感觉到是在往下走搸。

      三人先后进入一个昏暗的房间。

      房间很大,但没有什么内饰,四面墙壁꤫,整齐的放置着三排书架,都放满了书。除此之外就是处于房间中心的一个蒲团和一尊大鼎。

      “平日里为师就是在这里修炼的,你虽然成为了我的弟子,但修为实在太低,就专心在这里修炼。洞府内会有专门的仆人为你提供吃喝和修炼资源,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在十岁之前到达二十五级魂力,明白了吗?”血神子严厉的说道,顺带看了刘秀一眼,刘秀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陈祎听ꑸ到这里,心中小小的惊讶了一下ᓊ,这老人妖对自己有特殊企图陈祎是知道的。但看到老人妖这么严肃……ퟳ陈祎默默的在心中렺把自己的地位又升高了一层。

      “是!师父。徒儿一定会努力修炼,定不会辱没您的威名。”陈祎尊敬的回了血神子一句。

      “嗯,你就在此地修行吧,为师去给你寻些天材地宝辅助修炼。”血神子说罢,只身走入了来时的通道,漆黑的洞口将他的身体吞噬。

      郮 刘秀见血神子走欥了,给陈祎使了个眼色,陈祎假装没看到,默默盘腿修炼。刘秀会意,也盘腿坐在地上开始冥想。

      陈祎身趃上不再散发‘圆ⶎ寂之光’了。

      ꅣ 陠 在他的身体周围若隐若现漂浮着一层黑沙,身处这种昏暗的房间根本看不见。

      少顷,刘秀睁开眼睛,疑惑的看向陈祎,“陈祎……陈祎!”

      “啊?”陈祎被刘秀的喊声从冥想中惊醒,“怎么了?”

      ㉚“你怎么不发光了?”刘秀对陈祎会发光记得很清楚,当时他和袁路还因此吵了一架。

      “什叝么发光?”陈祎疑惑的问道,发狄光?自己怎么会发光?

      “那时在猎魂森林,我们在一个帐篷里,你冥翴想的时候놨身体周围会发出一层薄薄的金光,虽然薄,但十分明亮。现在却不见了。”刘秀道。

      陈祎心中賦一␌动,“你看好了。”说罢,闭目冥想,脑中诵念《金刚经》第一卷。《金刚经》其余三十一卷,陈祎还不知道怎么获得,不过现在第一卷还能用,陈祎也不着急。蟅

      伴随着陈쁤祎念诵真经,他的身箤体周围再次出现金光,虽然还是薄薄的一层,但比之前要暗淡了很多。

      刘秀见状,把陈祎唤醒찚,“陈祎!出来了!”

      “嗯?㍄”陈祎猛地睁开双眼绺,就在他睁开眼的时候,金光散去了。

      ⼘“哪里有?”陈祎摸出身上带着的小镜子,照了照,“没有啊?”镜뱃中只有一个帅气的小脸,哪有金光?

      刘秀无语的看着陈祎手中的镜子,“就算你长得好看,但一个男人身上带个镜子你好鼫意思吗?”

      携 陈祎讪讪硝的将镜子重新收到怀里,翻了㫻个白眼,“要不是你诳我,我怎么会让你知道!”陈祎将脸一黑,䧐“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诳我?没想到你刘秀眉清目秀的也会骗人?啊?!” 〔

      刘秀一张脸涨的通红,“我没有骗你,是真的有金光。不然我无故骗你,不是自个儿找骂吗?!”刘秀说的没错,但他拿不出证据啊,陈祎又是个无赖,就认定刘秀骗了他。

      两人谁也不服对方,也鎝许是ﻞ陈祎玩心渐起或是刘秀动了火气,两人竟然在这昏鹯暗的房间里吵了起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突熾然一阵脚步声从通道传来,两人立刻停止打闹,各自盘腿冥想。

      엤 随后一个瘦弱的年轻男子,嗯~一米八几,皮包骨头,确实瘦弱了点,穿着一身宽大的大红绣花锦袍,衣服虽然好看,但十分破烂,像穿了十几年的样子。

      “两位小主人,不要喧哗,主人不喜欢噪音。”男子的声音很沙哑,符合他虚弱的身体状态,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

      “……”见陈祎和刘秀不答话,男子也不恼,转身走回漆黑的通道,只留下一声声的脚步。

      待到脚步声走远,陈祎和刘秀同时睁开眼,轻轻呼了一口气。

      陈祎道:“看来那个人妖真的走了。”

      “嗯。”刘秀应了一声,显得很忧愁。

      “怎么了?”

      “这山洞不仅错综复杂뭊,还有专门的仆人打理,还有那人妖说的宠物,这些都不算的话。仅凭她魂斗罗的修为,咱要逃跑,也难如登天呀!”刘秀总结了一下他们的情况,发现只有等死这一条路。

      陈祎皱着眉头思索,确实如ꁩ同刘秀所说,现在的情况对他们太过不利,一点活路都没有。

      “陈祎,要不我们将那个奴仆引进来,然后……”说着刘秀用手做刀在脖子上抹了一下。

      “不行!先不说对方的实力,能被嵨老人妖看中的奴仆,最起码修为会比你高,而且我们不过两个新晋魂师,贸然动手,恐怕吃亏的还是我们。”

      刘秀对陈祎举的这个例子极其不满,“Ѡ呵~那你说咱们怎么办?”

      陈祎叹了口气,“当下还是专心修炼吧,等到我有了第二魂环,我便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逃出去。”

      刘秀道:“要是我们没修到二十级她就动手了呢?”

      刘秀微微摇头,“不可能뢊。”语气十分笃定。

      “为什么?万一那个老人妖出尔反尔或者咱们突然有了急用呢?”

      “不可能!从老人妖对我的态度来看,我对她有大用,目前只是魂力等级太低。⹊而且,如果她要下手,也会先对我下手,说不定你表现好一点能活下来呢?”说到这儿,陈祎对刘秀一阵挤眉弄㉚眼。

      “你为什么这么笃定自己获得了第二魂环就能百分百瀙逃跑。”刘秀问出了最后的问题,这才是他最关心的ᦫ。

      在性命有关的选择셝中,他不可能因为陈祎空口白牙几句话就无턘条件相信他,即使他没得选。

      “天机不可泄露~”陈祎接着盘坐冥想,却是没有理刘秀。

      刘秀无奈的叹了口气,清秀的小脸皱着眉头,他承受了他这个年纪不该ኽ承受的压迫。

      在接下来的几天,陈祎没有再见过血神子,每天除了那个瘦弱的男子给他们送饭和陪着他们上厕所之外,两人一直在修炼。

      不得不说,这种方式下魂力提升的确实快。一是突破了魂师,没有了魂力的瓶颈;二是两人天赋本就不凡,全身心投䒌入ꭿ的修炼下,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在慢慢变强,让他们更加沉迷其鰧中。

      如此时光,甚至让翍他们产生一种岁月静賭好的感觉。

      襷  ——

      山洞外的小山包,长着一片白桦林,白桦树的叶子탵自从陈祎和刘秀被带到这里,已经落了两次,陈祎也在这里呆了两年。

      这两年펬内,血神子一直不曾回来,期间刘秀曾多次提出逃跑的计划,但都被陈祎拒绝,但认为既然没有生命危险,倒不如稳重一点。

      在那个昏暗的房间里,两人依旧是盘坐的姿态冥想着。

      相比两年前,两人都有了一퇶些变化。长高了,变白了,更蠵帅了。

      两年的时꿴间,刘秀九岁,陈祎八岁。因为长时间处于暗室,媩不见阳光的缘故,两人的皮肤有些不健康的苍白,但这丝毫不筤影响他们的颜ꧼ值。괥

      “两年了吧~”正在闭目冥想的陈祎忽然开口说道。

      “嗯~‘两年前’你说要带我逃出去。”刘秀冷淡的说道,在‘两年前’三个字上特意加重了。

       鶡 評 陈祎缓缓睁开眼,眼中一抹黑沙散去,相比刘秀,他这两年变化的更多,尤其是身上的气质,高贵威严中带着邪气,整个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我已经修到了二十级,只要我得到第二魂环,不出意外,我们马上就能离开。”

      不仅如此,陈祎整个人稳重了不少,说话言谈之间给人一种靠谱的感觉。

      “唉~希望如此吧。”说完刘秀再次进入冥想状态,陈祎的这些话묻他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与其和他争论,还不如提升自己的魂力。

      它虽然不如陈祎修炼那么뭮快,但这两年专心修炼也达到了十五级。紭

      陀 ‘和ס他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