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情缘 > 吾命之栖

第66章开宗立派

  • 作者:炫宁
  • 类型:仙侠情缘
  • 更新:07-01 04:04:14
  • 字数:18462

时间不长,一份战后统计,便送到了冯啸天的桌案前,这份战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大陆.。

冯啸天拿起它,仔细的看了看。首先此次大战的参与人数足有四百余万,其中大汉一百八万,各国联军二百多万。

再者此次大战的死亡人数,达到了恐怖的八十多万,大汉军算上全军覆没的赤龙军,共死亡六十万。

而联军们,不过是与大汉军交战三个多时辰,便死伤二十余万,这还是冯啸天暗中帮忙的结果,否则他们只会更惨。眼下大汉,还有近一百四十万的部队回国,而联军还有一百八十万。

这个数字听着是很唬人,可他们的实际战斗力弱的很,.一旦遇见战事,便成了一盘散沙。有实力的向后躲,让那些没实力的去当炮灰,而那些人又不甘受死,自然要反抗,结果就是。

他们上战场寸功未立,先杀了不少友军,这二十万人中,有一大部分都是这么死的,要不然以他们的人数,不会有如此大的伤亡。冯啸天看到这里是哭笑不得啊,看来这是一帮只想着自己的自私鬼啊。

并且其中大部分还都是,那种本事不大.,脾气不小的主。冯啸天对此是十分头痛,但眼下正是用人之际,而现培养也有些来不及了,只能是先用着了。

并且他下定决心,今后重点发展教育事业,.争取多培养些,能够统领千军的英才。再然后,就是冯啸天最重视的收获了,粮草器械可以用堆积如山来形容了,毕竟各国都打算在此长住,粮草足够这些大军用上三个月,还有就是铠甲和武器,赤龙军是被电死的居多,因此铠甲保存的还算完好,基本上是拿来就能用,这可都是大汉国辛辛苦苦攒下的家底啊!

每套铠甲的造价,都在一百金币以上,其中有许多复杂的工艺,使得这铠甲,既有很好的防御力,又非常轻便,是大汉的不传之密,不过眼下却都归了冯啸天,可把冯啸天乐个够呛,几乎把他能派的所有人,都派出去搜铠甲,看的各国十分眼红,却毫办法。

曾经有人提过,想要花钱买几套铠甲回去研究,可被冯啸天狮子大开口,要价一万金币一套,给怼了回去。这东西对于大汉,是不传之秘。但在冯啸天眼里还算不上什么,而且这些人,日后都是自己的部下,早晚也要给他们。不如称现在,他们明面上还是效忠旧主的时候,狠狠的宰他们一刀,然后让他们回去之后,找旧主报销。

这样既让那些人对自己这边放心.,又赚到了实实在在的金币,卓实很划算啊。

果然这些人陆陆续续的,都买了一两套回去研究,至于能研究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想来希望不大,要是这东西真这么好研究,那早就不是什么不传之秘了。

此战至此,就算是全面结束了,各方势力纷纷前来打探,再得知事情结果时,是大惊失色,纷纷叫喊着:“不可能!”

没错,这事听起来是有些扯,他冯啸天一个人,把四百万联军打的大败百归,换成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可这一切,还就这样发生了。这时大家才发现,当一个人,实力强大到无敌的时候,那他是有多么的可怕。

以前大家不注意,是因为根本没有高手会这么干,一般只有修为在第六层以下的人,才会去凡世的国家做供奉。这样的人,天赋有限、能力有限、也就选择了,混吃等死般的生活。而修为一旦突破到七层,那就不再是凡人了,他们都有掌控一方的能力,试问这样的人,又如何甘心给人家当小弟呢?再说有那时间,还不如多加修炼,让自己更上一层楼呢。

凡世的皇权争斗,天下搏弈,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无关紧要了。这就使得大陆上默默形成一个潜规则,那就是第七层以上的高手,不得参加凡人的斗争,违者会被大家所鄙视。

一般的高手,都把面子看得极为重要.,为了这所谓的面子.,那怕他明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也会拼命的博上一搏。只为了大家以后再谈起他时,都会说他是英雄,而非懦夫。

与凡人争斗,则是最让人不耻的行为.,就像一位身穿铠甲,手持长剑的壮汉,去欺负一位才几个月大的婴孩儿一般。冯啸天此举,也等于是把自己的高手型象给彻底毁了,不过想来,他也不再乎这些。

再有大家对于他的实力,又有了重新的评估,尤其是那一招,斩杀五十万赤龙军的壮举!各大势力纷纷打探,都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一击的力量,足以和第九层实力的人相媲美,可是不少见过他的人,都非常肯定的说,他的实力只有第六层。

以第六层的境界,发挥出第九层的战斗力,这足以让全大陆人对他仰视,现在己知的第九层高手,屈指可数。而且大部分都隐退江湖,不问世事,他们现在是生是死,都没人清楚。

但是他们的门派,却始终传承着,并且英才辈出,无人敢惹。大家自然不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去找上门挑事,只为了看看,那几个老家伙是否还活着。

不过眼前倒是有一位刚出炉的高手,后来大家不知从那,得到了一个让人不知所措的答案,那就是冯啸天引动了神明的力量,是神的使者,这样一个听着都荒唐的回答。

随后他们还了解到,冯啸天在他的领地里,建设道观和神像,似乎还要传授神明功法,这可让天下人都坐不住了“神明的功法“多么有诱惑力的名子啊!现在的大陆功法只有一种,那就是基础功法,有多少人因为修炼它,而成为废人,甚至折损阳寿。

相传只有一些古老的门派,才会有高人,创造出新的功法,不过那也是用无数的天才,用命拼出来的。稍有错误,就会让一位天才死于非命,历经数代人完善,才有可能成功。

也正是因为功法太过珍贵,所以非嫡系子孙不能修炼。现在居然有人,要拿神级功法出来,并且发放条件还十分低下,只要报名入观,正式成为第子便可。

大家很自然的,便忽略了刚才的理智,转而重视起这件事来,有些有理智的人,还是怀疑消息的真实性。但是更多的人,都只看到了冯啸天所展现出的实力,他们也愿意相信这样的传言。

.毕竟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平民要想翻身,实在是太难了。靠读书当官的路子非常不好走,任你才学惊人,也比不过世家子弟的官官相护,到头来只能让你无用武之地,做个庸庸碌碌的小官,最后成为凡人。

但以武入职,则是非常好走的登云梯,眼下天下大势,是群雄并起,人人尚武,各国对于有修炼天赋的武者,那是求贤若渴啊!以前可能是因为天赋和功法等原因,让他们错失良机,但现在不同了,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大家都想着,也许修炼了神的功法,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一想法让许多年轻人,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前赴后继的前往楚国.,为自己的人生再拼一把!

冯啸天自然很乐意见到这种结果,于是选出了楚国军中,十几位很有潜力的士兵,用意念传功法,把仙界最差最差的“炼气决”传给了他们.。虽然这部功法在仙界,早以是烂大街的货色.,可到底是仙界流传下来的,况且还经过仙人的修改,只要努力修炼,日后飞升成为一个低阶的小仙官,也是不成问题的。

只是修练此功,需要大量的机缘和灵药来辅助,否则难有大成。冯啸天也为他们,专门配了灵药,来疗养他们小时候,进行觉醒时所留下的暗伤。有了这种方法,相信他门下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强大。

不过这样一个一个的治有些太累了,看了看附近,正好有一处天然的泉眼,泉水不断的从地下涌出.,冯啸天心念一动,不和将它改造成一座药泉,以后无论是大家饮用,还是用它沐浴,都有治疗的功效,这不就成了吗。

泉水位于安平城外十八里处,只平时人们都是用自家的井水,对于这泉用的甚少。

冯啸天想了想,不如就将这道观总坛,建立在这里,在设个阵法,把这给保护起来,以后成为他道观的专用泉水。

说干就干,他大致规画了一下,先圈上一百里的范围,.把这泉水也给圈入其中,日后要是发展起来了,就往后面的山里发展。不知怎的,东方仙人和龙族对于山,有着谜一样痴恋,但凡有点名气的仙人,都喜欢在山里打造一个洞府,并且起一个或清雅,或霸气,或诗意的名子,来衬托自己世外高人的身份。

似乎没有山头的仙人,就不算是仙人了一般,上仙包下绵延万里的大山,小仙则包下不起眼的小山丘,.总之这种根深地固的思想,传承了数亿年都没有过时,冯啸天自然也不例外,他都想好了,这泉便是他道观的入口,用来招揽人才用。

以后还要在山里多弄上几个,方便大家使用,让拜山门的人,先饮上一口药泉,改善他们的体质,当众人觉得有效之后,自然会对道观产生无尽的好奇,无论成与不成,大家都会对道观的神奇,深信不疑。这也算是让他们给自己打广告了,他们去说,总比自己自吹自擂更有说服力。

这种阵法在器符和丹符中都有,只需要十几种灵石和一些灵药便可,现在他灵石不缺,唯独少九种药材,好在这些药材都是常见品种,并不难弄。不过才几个时辰便弄好了,又用灵力弄出一个灵台,把泉水给圈起来,始得泉水形成一个自循环,既不会外泄,又不会枯竭。

阵法在泉水表层,只有在地面上灵台内的水才有效,灵台底是一副太极鱼的图案,更高级的阵法被他给藏了起来,就这样大约一天过去了,这泉水才弄好。有疗伤,治病,补充灵气的功效。

眼下这泉水效果,还没到那种喝一口就管用的程度,这需要日积月累才行,治病方面对于一般的小病,像伤风,感冒、.头疼、脑热.一口便好。

这是为那些凡人特意安排的福利,适当的给他们一些小恩小惠,.他们才会更加相信自己,要知道无论何时,创造价值都是成功的必经之路,光有信仰是走不长远的,只有让大家知道,这东西我信它有用。.可以治病,可以让我有,心灵上的安慰和依靠,大家才会愿意舍出时间与精力,去相信这些东西,无论仙也好,佛也罢,都是如此。(比如那些富的流油的和尚们)

当冯啸天这边正忙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一个意料之中的消息传了回来,那就是原本临阵脱逃的楚皇要回来了,重新以天子之尊执掌天下。面对如此无耻的楚皇,冯啸天也很无奈,可人家是正统皇帝,回来是名正言顺,而自己终归是皇子,若是他硬要掌权,必然会被安上一个谋权篡位的名声。

这事若是放到以前,他才不会在乎名誉呢,可现在他以神使之名自居,就不能在轻易弄出黑历史了,由其是现在,.他的宗门刚成。正需要名气的时候,万万不可失了人心,可是就这样,把自己辛苦打下来的功劳和成果拱手送人。他又实在不甘心,左思右想之后,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那就是称着楚皇未回,自己手中那份总指挥的圣旨还有用,另立新皇,把老楚皇拒之门外,正好因为他的胆小出逃,和强收百姓粮食等,一系列昏招之后。所有的百姓都对他失望至极,而自己的威望,却与日俱增。

只是他碍于身份的尴尬,不敢乱动。况且他已经被楚皇免去皇子身份,成为平民,而他又有道观的事要忙,实在不能既当楚国国王,又当道观观主。

神权和王权不能轻易混在一起,神权必须高于王权,这样才能让大家敬神,觉得神,才是这世界上最神秘和强大的存在。而王权虽然高大,但对民众而言,是能见到的,大家总会对见不到的事物充满敬畏。

于是他放下了手里的工作,交给了那十八位新收的弟子,飞身回了楚国国都。

此时楚国国都内,早以得知了前方大胜的消息,城中百姓无不载歌载舞,欢庆胜利,冯啸天的速度很快,对于百姓的的举动,他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在理会,转而来到了皇宫内。'

皇宫里也是一片欢声笑语,虽然楚皇带走了皇宫中大量的人,但还是有一些老宫女,老内监走不动,所以留在这里,再加上冯啸天调来的卫兵,始得皇宫内的安全,还是可以保障的。

只是人员少了许多,显得有些冷清,冯啸天因为心急也没打招呼,直接一个瞬身,来到了大殿之内。

此时的大殿内,万妃和十皇子,正在主位上与众位待卫和臣子们,饮酒设宴、欢庆胜利呢。被突然出现的冯啸天吓了一跳,不由得惊呼出声“啊!~“

殿外的卫兵们闻声而入,急忙入殿查看,当大家认请来人之后,都松了一口气,万妃也一样,惊的打翻了手中的酒,好半天才缓过来,见是他来了,立刻热情的招呼道:“这不是我们的英雄吗?来的正好,我们正要向你敬酒呢,现在人来了,我们也就不用隔空相望了。“

“是啊,是啊,殿下一路辛苦了,我们在此敬殿下一杯!”大臣们纷纷附合道。

冯啸天略微沉思了一下道:“诸位请先自便,我与万妃和十皇子有要事相商.,一会儿在与诸位痛饮。”

说完也不管他人的脸色,走向后殿,大家见他走的勿忙,不知发生了何事,但有几个聪慧的,立马就感觉出不对,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知道这楚国怕是要变天了。

万妃和十皇子那敢不听他的话,立刻跟了上去,确认四下无人之后,万妃先开口问道:“殿下,找我们母子不知所为何事?“

出于对冯啸天的信任,她说话时并没有丝毫胆怯的意思,一旁的冯天泽,也是一脸的好奇,只有六岁的他,还有些稚嫩,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冯啸天却道:“眼下有一件事,迫在眉睫,楚皇要回来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万妃,一点都不奇怪,反而更好奇了,问道:“这有什么关系?”

冯啸天却一脸愤恨的道:“这关系可大了,打仗建功的时候,他跑的远远的,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他又想回来抢功劳,天下那有这么多的好事!”

万妃迟疑了一阵,不清楚他的意图,便问道:“哪你的意思是......”言外之意是问他,是否要弑君篡位,图谋江山。

冯啸天并没有在乎她怎么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道:“我想称现在手中还有权力,民间还有威望,立十皇子为新君,让你从旁协政,等过几年天泽长大了,就让他正式接管楚国。”

“啊~!“听闻此话的万妃,惊的脸色大变,说不我是喜悦,还是害怕,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啊!她入宫这么多年,为的不就是这至高无上的权力吗?眼下机会近在眼前,她如何能不开心啊?

但多年的宫中生涯,让她有了一颗冷静的头脑,至少不会因为一时的得失而乱了分寸,她在想,这么好的事,为什么冯啸天自己不干,反而要给我,难到他这是在试探我?“

出于安全考虑,她并没有马上答应,反而习惯性的拒绝了一下道:“殿下,说笑了,我们母子在楚国毫无威望,那敢想那个位置?这至尊之位,还是留殿下您来坐吧,我们母子愿一生效忠于您。“

她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不这么想,万一冯啸天是真心想扶植它们呢?那它们母子可就赚大了。

冯啸天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她心口不一,只能再次说道:“请你不要害怕,我没有要试探你们的意思,我是真心想让你们管理楚国,.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哦?何事?“万妃顺着他的话,好奇的问道。

“现在还只是个理论,等日后我成功了,你自然就知道了。“冯啸天有些神秘的回答道。

接下来冯啸天又严肃的说道:“我就想问你们一句,你们是敢,还是不敢?”

万妃听闻此话,心跳开始加快,连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那万人之上的无上地位,谁不想要?尤其是像她这种,在宫里摸爬滚打许多年的老人。

从年少到成熟,她见过太多人,因为没有地位和权力,混的连条狗都不如!最后连死都不得安生!这让她无比的恐惧。

宫中女人一生最辉煌的日子,也就是年轻漂亮那几年,对于她们这些王的女人来说,更是如此。一旦美貌不在,那也就离死不远了。要想活的久,活的好,便只有拥有那凌驾一切无上地位.“太后,”才可以笑傲人生。

眼下机会近在眼前,她如何能不心动,她只是出于习惯性的思考一下,便下定决心,答应了下来。因为此事利大于弊,毕竟此事是由冯啸天,在背后一手扶持的。

就算最后失败了,也有冯啸天来承担此事,她完全不用担心性命问题。可一旦成功了,.那她以后的荣华富贵,便是无穷无尽了,像这种收益大于危害的卖买,要说她心动?那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只是稍微担心了一秒,便不再我豫,立刻点头答应,道:“好!既然殿下,您有心扶持我们母子,那我们再推辞,便显得有些矫情了,我们母子在此郑重承诺,一切听从殿下安排!”

年幼的冯天泽虽然不太懂要发生什么,但还是很乖巧的点了点头,只因为他记得这位哥哥曾救过他的性命,还给过他一块儿糖,是一个不会害自己的人,这便已是足够了。

得到们肯定的答复之后,冯啸天便与它们一同出去,大殿中的众臣,都在那里眼巴巴的等着。见它们一起出来,竟还有些宅异,因为在他们这些政治家眼中,此时乃是天赐良机。

只要冯啸天把心一横,杀了这对母子,那他就是这皇城中,唯一的皇室血脉。再加上他的军功威望,妥妥地是新皇的不二人选,就算老楚皇回来也毫无办法,而且大家也都做好这个准备了。

可是,当他们见到那对母子,平安的出来了之后,不由的有些失望,甚至都有人暗叹着,“说他心太软,难成大事。”

冯啸天现在可没有心情,关心他们怎么想,见众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也懒得解释什么。直接走到大家面前,大声宣布了起来:“诸位,我现在以全国总指挥的身份,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

大家一听他说的如此严肃,立刻停下手中的动作,赶忙起身,整理衣冠,恭恭敬敬的站成两排,仔细地听着。

这些儒生太重视礼节,这让冯啸天觉得很麻烦,可又不得不尊重他们,谁让这是传统呢?好在他们很有速度,不过一会儿功夫,便整理完毕。

冯啸天这才说道:“楚国刚蒙大难,百姓是缺衣少食、担惊受怕。前方战事还未稳定.,而这一切都不及我大楚国,没有新君领导的这件事,更加严重!国不可一日无君.,有了君主百姓才会放心,士兵才有动力,朝堂才有决定,.只有立了新君,一切才可以平复,国家才能安稳。现在我提议,立十皇子冯天泽为新君,万妃为太后,以后我楚国将由它们管理,还请诸位大臣尽心扶持,共护我楚国江山!”

“啊~,这……”听到这个答案,众人是一阵不解,这至高无上的权力,他冯啸天怎么能说送人,便送人呢?难道他对这个位置,一点都不心动?

但还是有人很快的反应过来,想道:“难道他是怕,日后会背负上一个乱臣赋子的骂名?从而转变方式,立个小孩当皇帝,自己则在后面操控一切?”

不过很快又有人想不明白了,自古以来,为了那个位置,别说亲兄弟了,就算是亲父子也敢照杀不误!些许骂名,有什么关系?等自己当权之后,还不是想怎么做便怎么做,毕竟史书,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

不过上位者既然自己有了决定,那他们也就只能听从,总之不管是谁当皇帝,他们也都是臣子,做好自己的事,就已经足够了。

众人也只是惊讶了一小会儿,便反应过来,立刻跪倒在地叩首道:“遵命,恭迎陛下登基,匡扶社稷,振兴河山,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冯啸天这时给万妃使了一个眼色,万妃立刻醒悟的,小声教了冯天泽几句,小家伙听后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有样学样的说了一句“众卿平身。”

那稚嫩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十分有力量,让听到它的人们,都开始直起身来,恭敬道:“谢陛下!”

见大家如此识趣,冯啸天便道:“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么就请诸位尽快准备登基大典,为大楚的早日安稳出一份力。”

“臣等定会尽力而为...“众人再次恭敬的回道。

“至于这时间吗?”冯啸天有些就豫道:“不如便定在后天,一切从简,眼下战事吃紧,国库空虚,实在不好太过浪费,大家以为如何?”

冯啸天虽然做出了一个寻问的态度,却并没有想让大家提出疑问的心情,众人只是皱了皱眉头,便一口答应下来。随后众人草草的敬了一杯酒,就急急忙忙的下去准备了。

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冯啸天又想到了一些事,当下也就一起提了出来.,只听他对万妃道:“对了,.我还有一件事,眼下安平一战之后.,百姓们对于神明一说,更加坚信了一些。我想称热打铁,直接成立一个教派,并且立为国教,让更多的人来信仰,至于名子吗……”

冯啸天犹豫了一下,说真的,他对于起名子方面,真没有什么天赋,直接叫三清观,听起来不够大气。无法承担一个国教的威严,思来想去最后灵光一闪,不如叫“鸿天道宗“对就叫:“鸿天道宗”。

取鸿钧祖师传道,并且开创了鸿蒙大道的意思。

万妃听后笑着道:“殿下客气了,眼下您想做什么,还用跟我们说明?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

冯啸天却很认真的摇了摇头道:”不,一码归一码.,我既然己经有意,放下这份权力交给你们,就等于是让你们成为这一国之主,你们身为主君,任何事情你们都必须知道,若是我一味的独断专行,丝毫不尊重你们的意见,那我之前说的话,不就等于是白说了吗?”

见冯啸天说的如此郑重,万妃也总算放下了一颗,一直悬着的心。说真的,从开始到现在,她一直都认为冯啸天是想扶植它们母子,做一个傀儡,而他自己暗中掌权,直到时机成熟,便杀了它们,自己坐王位。到时候身为鱼肉的它们,是决无反抗之力,只能静静等死,但有了今天的这个举动,才让万妃放心了一些,不过骨子里的多疑,还是让她还是抱着一丝怀疑态度,静看后面的发展。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另一边,老楚皇也在快马加鞭的往回赶,他们从出逃到回国,不过屈屈数日。楚国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那场看似十死无生的大战,居然奇迹般的赢了,为此楚皇还以为探子在说谎,陆陆续续的打了几十个探子了。

可最后的结果还是那样,楚军大胜,联军兵败,大汉逃走,一切恢复如初。直到现在老楚皇都不愿相信,非要自己回去看看,再有就是冯啸天在战场上的惊人表现,虽然他知道冯啸天很强,可从未想过,他会强大到如此地步。以至于现在,他都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他。

最后便是出于对楚国百姓的愧疚了,自己走的时候太过自私,全然不顾百姓死活,更过分的是,他还抢了百姓的根食,如此做法与强盗又有什么区别?若非他现在手里,还掌握着一定的兵权,恐怕他都不敢回国。

只是现在他有了不得不回的理由,原本他还不怎么着急,可就在三个时辰前,探马来报,说城中已经开始张贴告示,说楚国要立新君,而且还是个只有六岁的小孩,楚皇自然知道这个孩子是谁,那不正是自己的十皇子冯天泽吗,当时自己因为出宫,走的勿忙,并没有注意到。

等事后想起来时,却已经晚了,那时自己刚刚罚了它们母子,又有皇后在一旁捣乱,很轻松的,让他忽视了这个问题。后来他派人去接它们,不过让皇后把这个差事给抢了,可到最后,自己也没看到他们。用皇后的话来讲,是宫中有人称乱做案,一不小心把它们母子给劫走了,现在以不知去向。

楚皇深和宫中诡事,听闻此事后,心里便是一凉,他知道皇后话里的意思,恐怕这对母子是凶多吉少,同时心里也有些后悔.,不该将此事交给皇后。有心治她的罪,又没有证据,只能先把这口气咽下,日后再算帐。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再次听到这对母子消息的时候,会是这个结果。这让他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只能是加速赶路,争取早日回去挽回大局。

最新网址: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66章开宗立派)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阅读吾命之栖最新章节 请关注热血小说网(www.rexue.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